蔡英文的即刻救援政治絕招?

2016-11-20 2700

執政滿半年,蔡英文總統的施政滿意度降至34%,有高達58%的不滿意度,行政院長林全的民調結果也是差不多。

執政滿半年,蔡英文總統的施政滿意度降至34%,有高達58%的不滿意度,行政院長林全的民調結果也是差不多,東華大學施正鋒教授指出,民調低落是因為蔡英文一下想做太多事,開闢太多戰場,決定政策不是一直開會就可以了,他認為,總統幕僚能力不足,「只會跟著總統抱著貓一起哭」,卻對黨、智庫、專家學者過於傲慢。施正鋒的形容雖然過於刻薄,但卻也反映出目前蔡英文政府失能主政、無力管控與失序治理的政治弊病,雖非病入膏肓積重難返,但只要不能匡正缺失、反躬自省,並找出真正的病因對症下藥,恐怕這樣的政治困境還必須等到政府團隊大幅換血、內閣全面改組之後,才有可能止血並翻轉每況愈下的政治局面。

桃園市長鄭文燦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當人民期待快速改革的時候,深綠覺得轉型正義沒有落實,深藍認為被清算,深藍深綠在尬場,中間聲音突然不見了!鄭認為只要蔡總統積極清理戰場,去定案定調,民調一定會拉高。他表示,執政初期感覺有一點多面作戰,但戰場不是蔡總統開的,是各部會很自然的很多問題急著想要解決,當人民期待快速改革,衍生一個民意的狀態,原來蔡總統訴求一個穩健多數而獲得選舉勝利,執政後「這個穩健多數突然沈默了」,所以民調會掉下來。鄭的論述分析比較客觀中肯,大多數民眾是理性選擇給蔡總統時間去改革、救經濟,是持沉默觀望的態度來看待蔡總統的政治表現,因此不會急於表達他們對蔡總統施政的看法,目前所反應的民調現象是深藍與深綠選民的不滿及憂慮所造成的施政滿意度偏低下滑的結果,只要蔡總統趕快定案定調清理戰場,烏雲密布情形就會馬上改觀,因為穩健多數的政治力量就會表態支持力挺。

那麼蔡英文政府究竟要如何清理戰場呢?勞工一例一休的修法爭議問題經過數次的政治波折,在辦完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的公聽會後就應迅速完成修法程序,婚姻平權法案的修法爭議由於正反雙方立場難有交集,牽涉到意識形態與平權價值觀難解的政治爭議,在立法院司法委員會達成2週召開2次公聽會的共識決議下,縱使可以在本會期結束前完成法案審查,但出委員會後必然會交付黨團協商程序,依法還要等一個月才有機會進行院會的二讀審查程序,看起來,只能等到立院下會期四月下旬才能排入審查,該爭議法案短期內難起波濤,目前不會是蔡政府該頭痛的政治難題。

現在最難處理的政治棘手問題是解禁日本核災地區食品進口以及年金改革爭議議題,這是最難解的政治戰場,需要用執政的戰略高度與政治智慧來做整體評估及考量。事實上,以目前備受爭議的三天十場公聽會模式來向大眾說明政府會嚴格把關、科學管理日本核災食品的進口,顯然是錯估政治情勢與人民反彈恐懼心理的草率決策,縱使再辦兩場電視轉播的公聽會也難以消除外界的疑慮。因此,在政策合理性與政治正當性都有所不足的情況下,蔡英文總統如果不願意改變解禁開放的政治立場,則必須親自出面向國人正式說明為什麼要開放輻射災區食品的理由?是日本的政治施壓還是為了要與日本達成更多的政經合作目的所不得不採取的政治選擇及判斷呢?台灣人民是不會在政府公信力薄弱的情況下相信有關官員的查驗能力與食品健康安全的審查把關能力,要想藉由任何透明化形式的公聽會來去除疑慮及恐懼,恐怕就是「頭殼壞掉」的荒繆思考!根本的解決之道就是要向國人清楚交待進口日本輻射災區食品,台灣究竟可以換取何種國家利益?以及台灣民眾如何在政府嚴格把關、開放食品可以在不造假且明確標示清楚產地來源的情況下依照各自的經濟條件及主觀意思自由選擇吃與不吃的權利?做不到如此的最低政治標準及要求,就別想讓人民吞下這些食品!

年金改革會議也是如此,想要由下而上、一步到位全面解決世代不正義與職業階層的公平問題,原本就是陳義過高且與現實脫節的政治理想,只會治絲益棼難有所成,拖延改革的時程與正當性,製造更多難以化解的對立及衝突。其實,蔡英文政府應該要採取雙管齊下、兩階段改革的政治策略與方法,一方面短期內先由主管部會提出對公務員黨職併公職退休年資以及公保養老給付18%優惠存款利息透過修法或修改行政命令的方法處理,另一方面則繼續召開多次年金改革會議的溝通協調機制找出整合軍公教與勞工、農漁民可以相互讓步的年金改革方案,再透過政府提案並經由立修法途徑正確處理平衡國家財政支出,與政府照顧各職業階層退休養老所需的年金政策,這是中長期改革方案,縱使需要花費蔡總統四年任期期間,也是其該有的政治認識與現實政治必須理解並尊重的政治道理。

國家政經困境相當艱難難解,政經改革錯綜複雜經緯萬端,蔡英文政府會發生開闢戰場過多,疲於奔命到處滅火的窘境不斷,根源在於小圈子用人、幕僚能力不足以及政治溝通整合協調運作出了問題所致,試想,如果外界曾傳聞的事為真?據了解,總統府副祕書長為了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的立法審查所召開的與民進黨立委共商審查策略時,竟然會發生當場質問為什麼會有立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的委員參加,而不是只有內政委員會的委員參加的情形?是這位政治高層竟然不知立法院委員會聯席審查的機制還是他個人對司法及法制委員會的某些委員出席有所保留所致呢?如果是前者,那麼問題就真的很大了!

其實,不管事實真相到底為何?此從蔡總統的府內高層團隊,關鍵樞紐的總統府祕書長可以懸缺一個多月還未甄補,其他人除發言人黃重諺外幾無立法院的政治經歷,國安會高層官員與行政院三長也是如此,要這樣的政府團隊來推動政府重大施政與決策並整合協調行政、立法的政治運作,難道就不會發生與民意脫節及無法適時掌握民情脈動的情況嗎?難道蔡總統就只因尊重某些人的個人生涯規劃就找不到從政經驗豐富的政治熟手邱義仁前祕書長、不分區立委陳其邁、段宜康與郭正亮等政治菁英「即刻救援」,進入總統府與國安會、行政院來襄助輔佐推動政務嗎?這就是真正的問題所在,不是用陳菊市長替換閣揆林全的內閣全面改組問題,那是最後一步的政治招術,還沒有到最後關頭是不用走到這個政治地步!

【圖片為資料照,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