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護既得利益,進一步壓榨下一代,這樣的年金改革及格嗎?

2017-01-23 17546

加重下一代的負擔緊縮下一代的待遇換取保護當前既得利益者超國際水準的好處為禍巨大,為什麼非要這樣做,當初或許考慮到可以做為減低既得利益者的抗爭力道,俾利於儘快地解除迫在眉睫入不敷出和破產的危機,然而這樣的姑息現在看來反而強化了既得利益者反改革的「正當性」,這策略實在得不償失。

林濁水/評論

耗時經年,遍地烽火後,政府提出年金10項改革計劃,儘管以高階公教人員為主的反改革人士,益加歇斯底里地反對,但是對照起OECD各國的標準,政府的改革計劃仍然是一個不及格的方案。

一、在公教年金方面,仍然是一個優厚超希臘水準的方案。

依方案,公務員月退金依兩個公式改革:

1.優惠存款分2年、4年、6年分別降為9%、6%、3%;

2.高於本俸2倍的60%額度的退休金,每一年降1%,到6%為止。

現在就用這兩個公式來算一下一位35年年資在2011年退休的簡任12等年功4級官員的退休金。

首先,他是屬於月退優厚得最離譜的所謂年資涵蓋新舊制的。在職的時候,不兼主管他可以領到93,705元。如果完全依1992年萬年立委臨別時通過的法律,那麼他月退可以領到依本俸2倍算來的每月103,596元加上18%利息的23,266元竟然有126,866元,替代率136.3%—這當然是連過去制度最腐敗的希臘公務員都想像不到的優厚。

其次,依公式他明年後每個月領的是:
表一、35年年資在2011年退休的簡任12等年功4級官員逐年月退休金

依這個表,他在2018年每月領到79,613,比舊公式足足少了47,240。少了近5萬,這恐怕是他們所謂「腰斬」的意思,但是縱使這樣,替代率仍然高達85.3%,不只保證是世界冠軍,同時也只有希臘在被歐盟強逼著改革以前才有的優厚。

依兩個新公式,他的月退要領到2033年才回歸正常。而所謂的正常是63,690元,替代率是68.2%。如今OECD國家平均是56%,偉大的中華民國直到15年後還足足比現在OECD國家高出了12%,一點也不客氣地名列世界前茅。由於各國年金替代率逐步降低是1980年代到現在從來沒停止的趨勢,因此到了2033年,台灣領先OECD國家恐怕還會進一步遠遠超過12%。

台灣公務員在2033年擁有的68.2%,大概是OECD國家在1980年代的水準。

政府說經過改革之後,我國的制度將「和國際接軌」;然而經過這樣比對,所謂的和國際接軌並不是讓現在的台灣和現在的國際接軌,而是讓20年後的台灣和30年前的國際接軌。台灣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竟然在改革的時間差上落後了超過半個世紀之久;而且再怎麼樣改,優厚過分的程度都是舉世無與倫比,使台灣成為唯一維持了希臘在被歐盟逼迫改革前的替代率的國家,新政府真的是這樣界定改革的定義嗎?

二、肥大官瘦小吏。

國家給公務員的退休金要提供的是有尊嚴的退休生活而不是優渥的享受。

除非例外,一個當了幾十年的公務員,他退下來時都已經有房子,房貸也還清,子女更早已成年,一般交際應酬開支也減少,因此,首先,像OECD國家一樣領到56%替代率退休金,要維持有尊嚴的退休生活已經不是問題;其次,也因此,高階公務員和低階公務員的退休給予就不必像在職時薪資的差距那樣大,OECD國家的作法是愈高階的愈壓低替代率,愈低階的愈維持相對較高的替代率;但是封建意識仍然強烈的台灣,一向的作法正好相反。端傳媒畫了一個比較圖,這圖充分彰顯了台灣官場的封建精神。
圖一、台灣和OECD國家替代率比較圖

政府現在可能知道太過分了,因此做了調整,但是調整的原則並不是依正常國家的軌道讓高階的適用相對低的替代率,而是高階低階一體適用同樣的替代率。例如,在2018年簡薦委同樣35年年資在2011年退休的,替代率每月都是85%,到了2033年同樣是68%。

這依OECD國家的標準和實際生活需求來說,所謂改革,仍然是維持肥大官瘦小吏的精神。

三、呵護既得利益,進一步壓榨下一代,反世代正義。

依據新方案,政府說,若不改革,勞保明年入不敷出,2027年破產;公保2015年後年入不敷出,2031年破產;教師2020年入不敷出,2030年破產。政府依計劃,增加提撥,降低替代率,延退後,破產時間分別是2036年、2044年、2043年大致都延後10年出頭才破產。
表二、入不敷出和破產年限

經過逾年遍地烽火的交手之後,竟然只使年金延後10年出頭破產,這成果和民眾對年金改革的超高支持度,和民進黨國會絕對多數的優勢及戰況的慘烈相對照未免太不成比例了。這樣的改革目標縱使達成,其後續發展令人充滿疑慮:

1.依計劃,不到30年,勞保、公教基金仍然要面臨破產危機,雖然說將來會定期重新檢討調整,但是怎樣檢討怎樣調整,會調整成什麼樣子,調整有沒有用,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令人憂慮,衝擊到大家對未來生命的妥善規劃。

2.所謂調整無非是再增加提撥、減少替代率和延退,那勢必使將來領薪水的人在職時繳更多,退休時領更少,無論在職或退休時日子都更難過。

3.就公教人員來說,現在愈年輕,年資愈少的將來愈可憐;相反的他們的犧牲最具體的效應只在讓現在兼有新舊制年資,無論他們是已經退休或者不必多久就可以退休的,保費提升他們或則已經不必繳,或則再繳沒有幾年,但是卻仍然可以維持超希臘級的退休待遇。

這樣一來,陳副總統所說的「透過定期滾定檢討,讓基金永續,世世代代領得到,長長久久領到老。」的制度其本質無非是繼續鞏固「呵護既得利益,不斷地進一步壓榨下一代」的體制,這是反世代正義的。

4.依公式,超額金額要15年後才結束,那麼明年以65歲年資退休的,假設他活到當前台灣人平均壽命80歲,那豈不是讓他超額待遇一直領一輩子?這算什麼改革?

四、改革只為減輕蔡總統任內入不敷出和破產壓力?

假如不進行改革的話,3年內所有的職業年金都會入不敷出(見表二),而且短缺的程度將隨著時間愈累積愈嚴重,然後約十年就全都破產,也就等於在蔡總統兩任8年任期的後面幾年所有職業年金將瀕臨全面破產邊緣。由於入不敷出和破產危機迫在眉睫,因此目前的改革方案雖然不是長久之計,但是卻可以實實在在地讓蔡總統在任期內可以卸除危機。

但是改革這樣就夠了嗎?

加重下一代的負擔緊縮下一代的待遇換取保護當前既得利益者超國際水準的好處為禍巨大,為什麼非要這樣做,當初或許考慮到可以做為減低既得利益者的抗爭力道,俾利於儘快地解除迫在眉睫入不敷出和破產的危機,然而這樣的姑息現在看來反而強化了既得利益者反改革的「正當性」,這策略實在得不償失。

結論,不要讓台灣的年金制度和國際永脫軌下去。

無論如何,陳總統說改革要使台灣的年金制度和國際接軌,只是目前的改革方案只會使台灣的年金制度和國際脫軌。

先進國家年金制度雖然每個國家都不一樣,但是其間仍然有共同的目標和原則,要和國際接軌,既有許多範例可以參考,又有民意高度的支持,更有國會的絕對多數可以當後盾,實在應該果斷進行改革。至於年資跨新舊制的那些公務員,他們真的有高貴到給歐美國家的替代率、提撥費率和延退作法都是怠慢嗎?如果他們真的是那樣堅持,雖然民眾皆曰不可,政府還是非遷就不可嗎?怎樣做道理是很清楚的。

【圖片來源:中央社】【文中圖表為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