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總統做好事沒有好報

2017-01-26 6196

這些本土手段7個月運作下來,結果就是政府選對了本來民眾多數支持的議題,整個社會不斷地紛紛擾擾,卻一直沒有把道理講得讓民眾了解,而內閣、黨團和總統滿意度一路奔跌。無論如何,假使獨創的本土方法真的不太靈光,還是回到常態民主國家的軌道上做事吧。

林濁水/評論

在接近除夕時,接連有好幾個民意調查,都呈現了同樣的一個很奇怪的現象。

一,年金改革

20日TVBS民調中心調查結果,高達民眾62%支持政府進行年金改革,同時,高達50%民眾認為應該溯及既往,減少現在已經退休人員領錢。

但是到年金國是會議召開前夕,總統處理年金改革的表現滿意的民眾只有32%,不滿意的反而有44%。

總統找來對的題目做,民眾卻高度不滿,這很弔詭。

二,同志婚

1991年,中研院公布的調查顯示,11.37%的人贊成同性結婚,57.96%不贊成。再過20年後的2012年便遇到了轉捩點,TVBS民意調查中心所公布的民調顯示,有49%贊成同性婚姻合法化,29%不贊成。此後到現在,支持同婚的一直維持在5成多些的多數。

但是總統府要立法院黨團為同志婚修法後,蔡總統聲望下跌。這也奇怪。

三,每週工時40小時

台灣在2016年之前,已有65%企業已實施週休二日。只剩35%未實施。早在2015馬政府修法通過週休二日規定,在這背景下,蔡總統上台後推一例一休,去年6月時民調顯示,獲得多數民眾支持,因此推動得很放心。(《自由時報:8成贊成「一例一休」? 勞動部民調曝光》)

不料此後波折不斷,到如今TVBS民眾對一例一休不滿意高達65%,滿意比例剩下18%。

這最慘。

四,英捷之旅

蔡總統進行的「英捷之旅」1月20日TVBS的調查有50%民眾認為有助於提升我國國際地位;但是民眾滿意英捷之旅中主角蔡總統表現的只有39%,兩者之間落差很大,有11%。

這最慘。

這幾個離奇的民意反應,至少澄清了許多說蔡總統一上就亂點烽火的批評。既然選擇的題目都有高度的民眾支持,怎麼可以批評她亂點烽火。無論如何,題目選的並沒錯。

問題是這民調也說明了總統無論做什麼多數人認為對的事都得不到多數人的肯定,連帶的總統的滿意度從當選以來一路下跌。

為什麼會做好事沒有好報了?

總統領導和決策能力是常被拿來檢討的理由;在綠營方面不少人認為這是因為內閣成員太藍的原因;至於執政核心則怪政務官既無能又怯戰還不善於和民眾溝通,因此把決策權乾脆就從內閣搬到高層決策會議中。

批評政務官怯戰還是不善於和民眾溝通倒似乎批評得不離譜,現在先分析這一點。

國家制度官分政務官和事務官兩途,慣戰善於和民眾溝通當然是政務官必備的性格,但卻不是事務官的特質。

參選和國會縱橫是養成一個人慣戰善於和民眾溝通的最好途徑,所以一般國家政務官絕大部分從民選的國會議員和地方首長出身,然而馬蔡兩位總統,偏偏專愛從沒有參選經驗的事務官中挑閣員,所以內閣實質上就成了「事務官內閣」而不是政務官內閣,這樣的內閣怯戰還不善於和民眾溝通恐怕就難以避免了。

「事務官閣員」雖然不善戰及和民眾溝通,但如循一般正常的國家的做法,還有透過國會議員在國會中和在野黨政策辯論的途徑,像看到電視轉播英國國會辯論的情形一定會印象深刻。

國會選舉大勝後,總統本來可以既充分利用民進黨掌握國會多數的條件,充分運用國會把政策說明清楚,然後進一步用國會多數的優勢做成決議來推動改革。不料一開始,以年金改革為例,總統對找社會團體代表到總統府開共識會為政策拍板落案的興趣遠大於讓政策在國會中進行政策辯論和多數決。她想用共識民主取代多數決民主,似乎希望總統府中共識一旦形成,國會只要跟在後面舉手通過就好。

由於共識決民主,原則上承認少數者的否決權,因此在民進黨國會少數的時代,一些親綠學者建議台灣採用共識決民主取代多數是很自然的,但是蔡總統在民進黨國會選舉大勝後,還在總統府經營共識民主,再策略就很奇怪了,其結果大家也看到了。

更奇怪的是一旦有些政策進行得延宕不前時,以一例一休為例,便靠柯建銘最擅長的議事策略,在委員會不經討論,以一分瑩的手段通過再送院會應付「朝野協商」;同志婚修法一案也一樣,總統府要求委員會召委把草案「一天送出委員會」。這作法排除了不運用國會委員會議找專業國會議員以進行政策辯論的方式向民眾溝通,把道理講清楚的途徑。

無論是用總統府中的共識決取代國會的多數決或在國會中用一分瑩、一天將同志婚修法送出委員會以及後續的朝野協商,全在用台灣獨創的本土方式取代正常民主國會的議事和決議功能。這些本土手段7個月運作下來,結果就是政府選對了本來民眾多數支持的議題,整個社會不斷地紛紛擾擾,卻一直沒有把道理講得讓民眾了解,而內閣、黨團和總統滿意度一路奔跌。

無論如何,假使獨創的本土方法真的不太靈光,還是回到常態民主國家的軌道上做事吧。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