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副總統的公開信─副總統,你的辯解問題非常大

2017-02-06 36839

副總統的千字文,坦白說撇開一些不切實際的部分之外,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最基本的是到底您是不是真的和沈富雄一樣主張設兩個基金水庫,還是就和政府公布的一樣只設一個。如果您要我依據非常繁雜的人事資料提出經過精算後的方案,那真如您說的做不到。但是我認為最重要的改革原則的提出,原則應該先於詳盡的方案。

林濁水 / 評論

副總統,您好:

感謝您費神半夜凌晨在臉書上發文答覆我和沈富雄對政府年金改革方案的質疑;還感謝您在指出我對於方案肯定雖然有「不了解」的地方,但是也還有「部分正確」的地方。然而我仍然要說您對政府改革方案的辯護我認為問題還是非常的大。

您說我有「不了解」的地方,您的意思是說年輕的公教人員不會有我批評的「繳得多,領得少,甚至領不到」的狀況;您說我「有部分正確」的地方,指的是我說的「老的既得利益者繳少領多」。

關於前者,您的解釋是:
一位年輕公教人員以18%的提撥率,再加上3%的基金投資報酬率,服務到65歲滿35年年資,退休時要領取退休前15年平均薪資60%所得替代率的退休金,提撥與投資報酬的總額,和每月領取直到逝世的年金總額約略相同。

您認為這一點我並「不了解」。
這您錯了。您這段如孤立來看,我是同意的。

18%提撥費率並不算低,如果5萬薪水,一年之中,個人就得負擔3.78萬,國家替他負擔7.02萬,還要繳35年這麽久,卻只領15年----雖然替代率是68%(並不是副總統說的只有60%,如果真的是60%就比OECD國家平均的56%稍高而已了;但60%是假的替代率,68%才是依實質所得算出來的替代率),我相信您的精算結論;但是提撥的儲金加上投資報酬和直到去世時的年金總額雖然約略相同,但是要他們真的做到繳多少領多少,卻有一個必須要滿足的前提,那就是繳多的「年輕公教人員任職期間提撥的錢」必須獨立出來成立一個新的基金水庫;同時繳少領多的「年老公教人員任職期間提撥的錢」也必須獨立出來放在另一個水庫,兩個水庫個別自負盈虧才行。

您說了一段話,「年輕公教人員任職期間提撥的錢,都是自己未來要領取的退休年金,並『不足以』再用來支付年老世代的退休年金。」這段話中「不足以」三個字是關鍵字,很清楚,也很強烈地點出了年輕的要「繳多少領多少」,年輕的和年老的各自成立基金是唯一的一條路。

您的主張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沈富雄和站在年輕的純新制現職教師立場的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全教總)都會感動得不得了,因為公教退休儲金老少分別成立基金水庫正是他們一再堅持的主張。他們鐵會認定您文章中的「不足以」三個字真是劇力萬鈞,明確地指出成立獨立水庫的必要性,也簡直是替下一代公教向一批貪婪無情的上一代做了最悲憤的控訴。----這埵r用的是「一批」,表示貪婪無情一點也不是上一代的全部,上一代中為他們年輕一代將來領不領得到退休金而憂心忡忡的大有人在。

談到這堙A要順帶替沈富雄說一句話。您批評他只有批評沒有解決方案,現在我要講,假使您真的主張兩個水庫的策略的話,這策略沈富雄早就提出了,和您現在的主張是英雄所見略同,您好像不適宜批評他沒有解決方案。何況他的方案是想把勞保一併解決,而不只是您在千字文中焦點所在的公教退休金而已。

無論如何,假使成立兩個水庫真的是您的立場的話,那麼就還有一連串的疑問要請教您了。

一,您這不是和政府公布的方案唱反調了嗎?
現行的制度是不分年輕、年老,不分純適用退撫新制或年資兼具新舊制的既得利益者繳交的儲金都共同放在一個水庫的基金中,政府公布的改革方案對現行制度也沒有任何改變。

繳多繳少的儲金放在同一個水庫,將來大家也從同一個水庫領,這時,因為老的繳得既太少領的又超過希臘標準,依副總統的說法便是年輕人繳的「不足以用來支付年老世代的退休年金」,其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基金仍然會破產,只不過讓2030年、2031年就分別破產的公教退撫基金延後到2043年和2044年破產而已。

於是這樣一個改革方案,政府所說的「至少照顧一代人不破產」意義就簡直是:讓下一代的人多繳來支持少繳的現在當權一代,領超希臘規格退休金,直到20多年後他們去世基金還不破產,但是手段是讓多繳的下一代20多年後要領退休金時基金時才破產。

因為這樣,所以您才唱反調嗎?

二、一個水庫和兩個水庫差別這麼大,所以您如果真的主張兩個水庫的話那真的就太有道德勇氣了。但是這一來您po文中提到的年金制度要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年老與年輕世代彼此互助、彼此關愛」的代間互相支持的精神又是什麼意思呢?

代間扶持的確是很美好的想像,也是二次大戰後盛行的即收即付退休制度的精神。但是這制度有其時代的社會、經濟背景,當年台灣也是這樣的制度,只是當時代條件變了後台灣也就只好改變而用儲金制。但是儲金制要能夠維持,世代間繳的和領的要公平才能平衡運作,不幸的是,如今台灣當權一代堅持自己非繳超少領超多不可,毫不顧慮到下一代,這一來制度就勢必崩盤,所以才有許多人在悲憤之餘,支持像沈富雄或全教總的兩個水庫的方案,您也是在這心情下主張了兩個水庫的策略了嗎?

當水庫分兩個,所謂代間互助的精神已經不予考慮了。問題是您文章中似乎既要把水庫分開,又要代間互助,這怎麼可能,簡直太奇妙了,恐怕得請您說一下,大家才會明白。

三、假使水庫分開,水庫中少了多繳的年輕公教提撥儲金的挹注,舊水庫勢必更急速破産,公教基金不必等到2030、2031年就會垮了,這怎麼辦。

您的方案是:
1,退休所得低於年金地板的,他們的優存利息18%會維持不變。

2,退休所得高於年金地板的,18%利息優惠將在2至6年內歸零;並且也會在15年期限內逐年調降退休所得替代率至60%,進一步減少基金支出。

3,撙節的18%政府公費,將全數撥補挹注基金。

4,提高投資報酬率到目前的兩倍,基金餘額就可以更加充裕。

5,在嬰兒潮退休世代凋零之後,基金餘額的快速下降還可以進一步緩解。

5項之中,除第一項和我10年來的立場沒有什麼不同之外其他4項都有問題。

***根據第2項,如果改革案通過,等於讓少繳的當權派,當他65歲退休後,直到80歲去世,一輩子每個月領的平均達到77%超高級的月退俸,比OECD國家平均56%足足多出了21%,而明年領的竟然是85%!

據您說這一個暴高的替代率是依據總統指示的漸進改革原則訂出來的,真的是這樣嗎?如果是,這到底叫暴利改革還是漸進改革?

想盡辦法維護當權派公教利益的手段在1992年通過的制度中固然層出不窮,現在的改革方案這些不當手段賦予的利益也能維持就儘量維持,甚至還有增加新手段的,例如,下面一份最近公布的月退俸計算方式就是一個例子。
依上面的表規定,改革方案計劃採取新制退休的年輕公教不能再以備受詬病的,以最後在職的本俸計算月退俸的基礎,而要以在職最後15年的平均月俸計算,這一來領得少的年輕公教就領得更少了,這本無可厚非,問題是在1996年到現在已經退休的,他們往往已經領了好一段超過百分百的了,但是在未來他們領的月退,計算基準仍然維持舊的最後在職本俸計算,而不用15年均俸做依據,這樣月退就可以繼續維持高人一截的優厚,這真是怎樣都不肯改的肥的愈肥官瘦的愈瘦習性。

***關於第3項調整優惠利率方面,陳總統時代曾削減了18%優存的母金額度,讓退休的少領了一些優惠利息,馬總統也有一些調整,但是都沒有聽他們說過撙節了什麼18%政府公費,要用來撥補挹注基金的,今天為什麼要這樣做,不直接少發就好而要無中生有地先指定一筆政府公費,再用來挹注?是不是因為退休金太暴利,水庫被領得太凶,基金掏空得太利害,所以假借撙節挹注之名,無中生有地進行五鬼搬運術挖國庫補虧空。是不是,還請副總統澄清一下。

***關於基金投資報酬率方面,近年來台灣公教報酬率大摡是3%∼4%和各國比起來還算是中上。雖然不特別高,但是報酬率穩定。澳洲前幾年報酬率曾經連續3年分別達到8.8%、9.4%、12.5%很令人羨慕,外國類似的高報酬率,反改革派常拿來當反對調降替代率的理由,怪政府沒辦法提高基金投資報酬率卻要降替代率,根本是無能很不應該。問題是,投資時高獲利往往伴隨著的是高風險,例如澳洲的報酬率在達到12.5%之後就連續兩年大虧-11.3%和-10.5%,很可怕。看看澳洲的例子,副總統說要提高報酬率一倍,一般個性穩健的公教人員心塈K不了會怕,副總統千萬不要上了反改革派的當。

***由於台灣婦女生育率之低世界第一,維持人口均衡的生育率是2.1%,但是台灣近年來一直在1.1%左右徘徊,非常可怕,其結果就是縱使戰後嬰兒潮世代凋零了,人口仍然會一路降低,您期待「基金餘額的快速下降可以進一步緩解」並不切實際。

副總統,您雖然對沈富雄與我個人費心指教,很感謝,但是我恐怕還是得說,你的po只有千多字,並不算太長,但是堶悸滌暋D卻是真不少。您對沈富雄和我的意見是,我們只有批評並沒解決方案。我的看法是目前的這一個繳多領少甚至領不到,而繳少領超多的方案,對年輕公教來說根本是有改革比不改革更慘,有方案比沒方案更糟。

至於副總統的千字文,坦白說撇開一些不切實際的部分之外,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最基本的是到底您是不是真的和沈富雄一樣主張設兩個基金水庫,還是就和政府公布的一樣只設一個。如果是一個的就不必說了,如果是兩個水庫,那麼坦白說您說得清楚的只有年輕公教的這一個部分,至於老既得利益者那一個水庫,沈富雄的方案其實比您的還具體。

至於我個人,如果您要我依據非常繁雜的人事資料提出經過精算後的方案,那真如您說的做不到。但是我認為最重要的改革原則的提出,原則應該先於詳盡的方案。今天政府空擁有豐富資源,做了細密的精算,也提了方案,但是因為改革的大原則錯了所以方案再細密也是很糟糕的方案。在這樣的考慮之下我提的幾原則是:

一、如果要採取沈富雄兩個水庫案,那是大革命,那麼副總統可以找沈富雄進一步合作。
二、如果維持公教基金各自都只有一個水庫的話,工程小很多容易進行,但是要守住貨真價實的「世代互助的原則」,當權者不可以再進行世代剝削。

老世代,全部都已經佔到少繳,或者擁有不必繳的舊年資,而已經退休的更有許多是領了好一陣子超過百分百替代率的月退了,如今他們絕大多數房子有了,房貸還清了,子女也早都成年了,除非一定要過得奢華,否則必要的花費比起人事業剛起步的公教,每月必要開支少了5、6萬恐怕都不只,那麼他們的月退的往下調整就應該一步到位,不應該分15年進行「漸進改革」;這樣,不分新舊公教,所有的替代率,上限都不應該比OECD平均值的56%高。最後明確具體的提撥率和替代率,希望副總統不要要求我提出來,我們國家有很多精算師,應該找他們共襄善舉。

謹此並祝

平安喜樂
林濁水敬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