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主席選舉的數學習題

2017-02-24 5148

一路輸到了今天,所有位置都沒了、所有人的聲望也都半斤八兩,放眼全黨上下,找不到一個中興的共主,黃袍加身、眾望所歸那一套都玩不動了。只剩下「數人頭」,這唯一的一條路。權力來源的改變,必然會造成國民黨的質變,這件事對國民黨的影響,會遠比外界想像的更深遠。

單厚之/評論

國民黨主席選舉煙硝味越來越濃,洪秀柱任命的副主席陳鎮湘,在面對黃復興黨員時,痛批黨主席參選人吳敦義和詹啟賢。吳敦義和詹啟賢兩人今天隨即重砲回擊;而引發爭議的陳鎮湘,卻突然神隱,國民黨中央也沒有任何回應。

距離520黨主席投票還有3個月,國民黨內扁鑽、小刀、暗器已經紛紛出爐,這場選舉幾乎註定不會跟「君子之爭」、「不傷和氣」之類的字眼沾上邊。箇中原因除了主事者的性格、格局之外,其實也是戰局的確混亂,讓所有人都覺得沒把握,寧可砍到刀刀見骨,不留未來相見的餘地。

從威權時代至今,國民黨當權者的權力來源,都跟黨員沒有太直接的關係。早年主席不由黨員直選,都是總統兼任,只有李登輝剛繼任總統時,遇到過黨內勢力的挑戰;而無論是黨內的勢力或派系,也都與能掌握的黨員數沒有直接的關係,看得還是職位、資歷、聲望等。

一直到李登輝時代,國民黨的主席都還是「起立鼓掌」通過,連票選的形式都免了。2005年馬英九、王金平競選黨主席,才是第一次真槍實彈的「競選」,但選完之後,一切又回復原樣。黨員對黨的參與,基本上只有繳黨費這件事;而且黨還不靠黨費過日子。

一路輸到了今天,所有位置都沒了、所有人的聲望也都半斤八兩,放眼全黨上下,找不到一個中興的共主,黃袍加身、眾望所歸那一套都玩不動了。只剩下「數人頭」,這唯一的一條路。權力來源的改變,必然會造成國民黨的質變,這件事對國民黨的影響,會遠比外界想像的更深遠。

在歷經多次大敗之後,國民黨的支持者早已「寥寥可數」,既然要玩新的遊戲規則,所有的候選人莫不努力招募黨員,講白了就是抓人頭。根據國民黨公布的統計,在今年1月20日具投票權的有效黨員為25萬5877人,其中免繳黨費的黨員(65歲以上且滿40年黨齡+中低收入戶)為19萬7333人、繳一萬元的終身黨員為1萬123人、繳費的一般黨員為3萬6061人。

到了2月21的最新數字,有效黨員已達36萬6241人,比一月增加了11萬餘人,成長幅度接近4成。其中,免繳黨費的黨員數略降為19萬7068人、終身黨員為1萬147人,一般繳費黨員已達9萬9390人,是一個月前的近3倍。

根據國民黨的遊戲規則,黨員必須要在1月21日之前入黨才有投票權,但若去年底入黨,就必須要繳去年和今年兩年的黨費,整個成本就會倍增。黨員數會在短期內暴增,是各組候選人基於成本考量的合理計算。但在萬少丞入黨事件之後,黨中央對新入黨的審查必定會更加嚴格,就成為計算之外的變數。如今還想要增加黨員,就只能找失聯黨員、一次補繳4年的黨費,但難度肯定比招募新進黨員高得多。

2016年3月26日的國民黨主席補選,當時的有效黨員為33萬7351人,投票人數為13萬9558人、投票率41.61%,結果洪秀柱拿到7萬8829票、黃敏惠4萬6341票。

去年的選舉競爭並不激烈,投票率是史上新低,但仍是近年來唯一有效的參考指標。去年的有效黨員為33萬7351人,今年初剩下25萬5877人,其中19萬的免繳黨費黨員、1萬的終身黨員,基本上是不會變動的。所以大致上可以推論,這減少的8萬人,應該多數是沒有參與投票或較本土、支持黃敏惠者。

除了去年41.61%的超低投票率之外,2005年馬王選黨主席的投票率為50.17%、2007的吳伯雄與洪秀柱競選,投票率為53.75%、2015的朱立倫同額補選,投票率為56.34%。假設今年的投票率以50%來計算,想要在第一輪過關者,就必須要拿下9萬票以上。

外界一直傳言,吳敦義陣營認為進入二輪投票未必更有利,希望能在第一輪就決勝負。但在六人參選的情況下,想要在第一輪就過關,即便對爭取連任的洪秀柱都有相當高的難度。除非新進9萬黨員多數都是吳敦義可以掌握,還要能維持相當高的投票率,不然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圖片翻攝自中國國民黨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