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反改革烽火勝負早已底定

2017-04-24 7874

無論如何走到這一步,負責年改的當局,應該不致於再看不清早在新政府上台之前,年金改革和反改革之戰勝負已定,假如是這樣,年改會的版本雖已經確定是唯一的官版,但官方實在不必堅持,大可放手讓立委做更像樣的改革。

林濁水/評論

19日立法院初審年金改革法案,院外有八百壯士加上各地動員上千退休軍公教抗爭,追打官員、立委,院內有國民黨發動議事發言車輪戰,民進黨立委答應先開兩場公聽會後再繼續審查。國民黨和反改革人士都說獲「初步的成功」,反改革聯盟還嗆聲等到立法院再進行審查,他們將重新聚集立法院壓迫立委實質讓步。

不過當天實際的情勢透露的訊息應該是他們的抗爭已經「確定失敗」,而不是「初步成功」;將來實質審查時,最後通過的案,不只不可能從年改會的案上面有他們要到的讓步;相反的,立法院將來通過的法案,改革幅度必定比總統府年改會規劃的更大。

19日立法院委員會審查公教年金改革法案,反改革者在院內院外的抗爭調性迥然不同:

立法院場外的退休公教見一個追打一個地對付到立法院的政府官員、民進黨立委和不相干的縣市長,粗魯得非常突兀;相對的室內國民黨立委搶占議事台、杯葛發言這些習慣性的議事抗爭都不見了,他們一旦上台發言,語氣比起過去在立法院動不動的歇斯底里的情形,高亢程度大有改善,溫和得突兀。內外兩股反改革人馬的演出氣氛也就非常突兀地不搭調。

兩個背向的突兀都源自於對當前和未來情勢的悲觀。

回顧過去,反改革的公教人士不只使關中的改革案胎死腹中,令他鬰鬱去職,還令國民黨2014、2016兩次選舉在他們的警告中重挫。反改革運動戰績還真是輝煌。

站在這樣的基礎上,面對新政府的改革,反改革人士人人鬥志昂揚地攘臂迎戰上台的新政府。他們的第一擊非同小可,2016年93大遊行,規模宏大,人數超過12萬,令社會吃驚,令總統府戒慎恐懼,他們投射出來的強大壓力,應該就是年改會的方案會以「為德不卒」的面貌出現的原因。

93遊行既然壯盛,自然讓反改革公教油然而生大可乘勝追擊的興奮,於是規劃2017年1月22日年金改革國是會議舉行當天動員25萬人上街頭,到了1月22日前夕反革聯盟宣布至少將有3萬人,人數大大縮水,等到22日當天實際到的更萎縮到只有9千人,而如今在立法院委員會開始審議時再巨幅萎縮到千人。動員到的人數這麼少,動作如果再斯文,抗爭起來就不痛不癢,於是動作只好求大,顧不了形象地畢露粗魯本性。

人數的崩跌幅度真是驚人。氣勢衰竭得這麼快,將來國會進入實體審查時還有什麼實力動員可以構成壓力的群眾,實在可疑。

這一切,國民黨立委一一看在眼堙A愈來愈發現支持抗争而和社會多數人對立並不是什麼划得來的生意,尤其最近他們發現了一個過去沒有察覺到的現象,那就是年輕公教之中浮現了一股愈來愈強大的對反改革反彈的聲音,他們還看到當退休警察向守在立法院門口的年輕員警咆哮「現在的我,就是明天的你!」時年輕公教的回應卻是你們少繳還要多領,我們的命運便只有多繳,退休時卻領不到。

當年輕公教覺醒到不應該再忍受被上一代吃乾抹淨的命運時,如果國民黨硬挺退休和現職資深老公教的,便形同和年輕軍公教為敵,國民黨立委慌張之餘,一些比較敏感的,動作便斯文得突兀起來,講話也含糊得突兀起來,這一切反改革公教看在眼堙A便有19日幾位國民黨立委也成為被羞辱抗爭的對象。

雖然93大遊行當時,規模的壯盛把大家都嚇住了,現在大家卻已經看清楚93遊行本質上只是強弩之末。

其實反改革的力量並不是2016年93之後才突然雪崩的。反改革氣勢衰弱得這麼快,是因為他們在對抗馬總統和關中推動的改革時,雖然讓馬關重挫,也教訓了國民黨,但是也付出了沉重無比的代價。

首先,愈抗爭,他們不合理到天方夜譚的退休待遇曝光得愈清楚,而他們抗爭的正當性也愈流失;其次,在抗爭中,國民黨立委幾乎不分本土、深藍有志一同地支持反改革,這使他們社會形象大損;而改革失敗,又使整個黨聲望受損;何況反改革者還挾餘怨懷抱教訓國民黨的心,這些因素作用下來,結果一旦選舉大敗,國民黨居於國會絕對弱勢,他們便會面對國會勢必通過遠比關中改革幅度更大的改革的定局。從這個角度,當時他們興高采烈地打敗關中,換來的只是今天更不利的悲哀處境而已;然而,假如更大幅度的改革是福國利民之事的話,那麼他們打敗了關中,雖然委曲了關中,卻反而對國家是有貢獻的好事。

終歸一句,在上一梯次失敗的年金改革中,在國民黨之內,改革派的馬、關和反改革的已退休和當權公教及國民黨立委根本落得兩敗俱傷之局;這就在國民黨之外的改革力量來說,只要執政,只要進行收拾戰場的工作而已。可惜的是,民進黨和國民黨都被關中被打垮和93遊行的盛大聲勢所迷惑,以致於做了一些大有問題的決定。

在綠營方面,總統府找來各路利益團體人馬到總統府開20場協商會再召開共識會議,形同對勝負已分的戰場上,把輸贏歸零,大家回到原始序戰之時重新出發開戰,在不瞭解勝負已定的情況下,妥協出令何飛鵬失望,令年輕公教悲鳴的方案。

在反改革陣營方面,在過了這麼多年,反改革人士道理愈講愈困窘,愈令社會反感的過程似乎沒有令他們覺悟到,接下來的公聽會也必定令反改革人士愈自曝其短而已。他們佔的便宜已經多到世界冠軍,年改會也已經向他們妥協出如今仍然世界冠軍的版本,他們還貪得無厭地錙銖必較,將來處境只有愈來愈對他們不利。

無論如何走到這一步,負責年改的當局,應該不致於再看不清早在新政府上台之前,年金改革和反改革之戰勝負已定,假如是這樣,年改會的版本雖已經確定是唯一的官版,但官方實在不必堅持,大可放手讓立委做更像樣的改革。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