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震撼!年改修法後基金提前廿年破產!!

2017-06-29 55826

事到如今,大家開始誠實面對嚴峻的現實吧。這嚴峻的問題得馬上處理,一點也不能閃了。無論如何,非覺悟退撫法修法通過不是年改的完成,相反的,貨真價實不玩假球的年改非從修法通過而開始了。

林濁水/評論

修法通過非年改完成,反而才真正踏出第一步。

通過修改的公教退撫法,條文真正革命性的部分完全不在於現在大家吵個不休的18%歸零時間,替代率降到70%時間縮到10年上面;而在規定了「2023年7月1日起初任公務員者重設新制」!

前兩項修法只是對舊法「技術性」的修補;不是革命性的改革,後者才是。前兩項解決不了現有基金的破產;後者則催生了可以永續經營的新基金。

由於沒有注意到這些關鍵規定,各界無論肯定、批判都因為誤解多多。

例如殷乃平教授說基金只是延後破產,不是永續經營的制度,銓敘部退撫司長呂明泰說,考試院102年提的版本是整體性的思考,政策目標是逐步關掉現在的基金,重新建立制度,完成提存準備,將來就不會有破產的問題,是可行也是治本的方案,可惜未能通過,現在的改革只是治標,只是讓退輔基金延續若干年,最後它還是要破產的。

他們兩個都錯了,新法「2023年7月1日起初任公務員者重設新制」的規定,已經催生了可以永續經營的新基金;而呂明泰說的考試院的版本,給了老公務員太優厚的待遇,則加速了舊基金破產的時間。

只是讓未來年輕公務員另立可以永續的新基金不可能沒有代價。

儘管民進黨立委沒接受府方一再勸說而通過了距離年改會有滿大距離的《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修正案;但是因爲社會對修正案肯定的聲音太大,因此包括年改會成員民進黨和政府都非常振奮,林萬億很高興地說謝謝大家,讓原先預估可能在民國120年破產的公務人員退撫基金,至少可再撐30年,到民國139年以後。

林萬億也錯了!如果完全依年改會版通過雖然仍會破產,應該可以撐那麼久沒問題,現在18%歸零和替代率回歸70%時間大幅縮短,基金撐的能力當然會更好,問題是通過的法律又規定2023年7月1日起初任公務員者重設新制。這問題大了。年改會原來的一廂情願是靠年輕新進公務員繳的高提撥費來「挹注」基金,支撐上一代公務員超高替代率退休金,享受30年好景。現在年輕人的另立基金,沒有了這個「挹注」的源頭,基金破產的時間反而至少要提前20年!通過的條文不只解決了2023年後一代的新的公教年金基金永續問題,還通過「在職公務人員亦可結清此前年資與自繳之本利和轉換為前項制度」的規定,那麼這一來,基金恐怕破產時間還要再提前5年。

換句話說新法真的許諾了未來年輕公務員一個真的永續經營的新基金,讓年輕世代繳的儲金不致於給老享受們啃光光而到自己退休時基金正好破產!

但是代價是老一代的基金黑洞要自理,於是舊基金破產時間自然大幅提前。

問題夠大條嗎?只是老的既然非維持高人好幾等的超級替代率不可,總統府年改會也這樣規劃,儘量保護住他們的特權,那麼要留下一代有一條生路可以走,只有另立基金一途了。

真相如此,一般人搞不清楚,專在18%和10年過渡上大做文章也就罷了,林萬億居然也搞不清狀況,為自己的貢獻而欣欣然,真怪。

情勢嚴峻嗎?當然!為什麼這麼嚴峻?沒有人不懂道理何在:1992年通過1996年實施的制度實在太喪盡天良造成的。這制度那麼喪盡天良要改革卻一拖再拖,如果改,包括過去幾次和這次年改會版本都只願意做技術性的救急,無法痛下決心,進行正義公平的根本改革,以至於累積的潛在黑洞愈來愈巨大造成的。

只有另立基金才能救下一代,其實這一點,陳建仁、林萬億在幾個月前我依年輕教師的意見做建議時,兩人也都同意,有一段時間兩人還積極呼應,但是不幸被壓下來而在年改會版本中不見了。

只是,當立委擋不住年輕公教求救的呼喚後,另立基金的計劃又在國會中復活。通過的法案使得老既得利益者死要享受不顧下一代死活的過分之處終於赤裸裸地曝露而無所遁形。

事到如今,大家開始誠實面對嚴峻的現實吧。這嚴峻的問題得馬上處理,一點也不能閃了。無論如何,非覺悟退撫法修法通過不是年改的完成,相反的,貨真價實不玩假球的年改非從修法通過而開始了。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