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成功,卻衝擊立法、行政運作模式

2017-06-30 6258

年改會長達一年的工作,及總統府威信都受到衝擊,也就是說,接著走下去的軍保及勞保部份,總統宣示的方向還會受到人民的信任嗎?還有諸多重大政策例如同婚、司法改革等等,總統府及行政院提出的修法版本,真的會如實地通過嗎?

陳敏鳳 / 評論

年金改革有關公教及政務人員部份完成立法,除藍營選民之外,幾乎都是拍手鼓勵,尤其走入街區,過去對於民進黨執政感到失望者,年金改革完成,讓他們覺得民調應該會上升,對執政又重新期待。只是這次年改完成,透露民進黨立法行政部門運作未來可能面臨考驗。

這次年改通過最終版本,完全與年改會的版本相距甚遠,先不論各自年改版本的優劣,過程中,立法部門把行政部門遠遠甩在一邊,逕自通過黨團版本,儘管蔡英文總統想要拉回年改版本,但竟然黨團內英派立委或者黨內不分區立委也無人理會,在黨團內部連拉扯一下都沒有。也許黨團認為版本較年改版優良,因此擇優而出。

但絕不可能掩著頭否認,年改會長達一年的工作,及總統府威信都受到衝擊,也就是說,接著走下去的軍保及勞保部份,總統宣示的方向還會受到人民的信任嗎?還有諸多重大政策例如同婚、司法改革等等,總統府及行政院提出的修法版本,真的會如實地通過嗎?尤其是司法改革方面,到目前的內容完全走調,知者當然希望司改的內容不要實現,因為內容離人民要的司改太遠了。立法院方面也多次表達不會照案全收。

聽到這個,當然一則以喜,一則卻以憂,喜當然希望司改可以走上正途,憂的當然再次發生立法部門超越行政權及總統府的意旨,直白地說,就是讓府院提前跛腳,令不出府院。其他政策不提,光就年改方案,總統府也號稱聽取各方的意見,可為何府方聽取的意見跟立法院黨團聽取的意見相差如此之大呢?未來如果不修改這種差距,就令總統府更難貫徹執行自己的意旨。

發生這樣奇怪的運作模式,必然是多項因素造成的,其中之一,必然與行政部門的弱化有關。過去一年多,行政部門的施政未受到民意肯定,總統的民意下滑,更是讓很多立法委員覺得不能再聽行政部門,否則會讓民調更低,立委這次多少也有自救的味道。但這樣卻給六百多萬票選出來的總統,走到一個尷尬的處境。也讓政府施政憑增了不確定的變數,短時間也許看不出來,或者是有利的方向,但畢竟短多長空。

長久下去,蔡英文的聲望可能受到衝擊,未來一旦在選戰中,面對對手的攻擊,將使選戰處理趨於弱勢,對民進黨總統大選是否真有利,真的很難說。
但當然也不可能要求立法部門全盤接受政院的政策,尤其不良的政策,的確需要立法部門加以平衡。

只不過,在顧及行政中心的尊嚴及總統的威信,以及在顧及立法委員對政策反應民意之中,應該有更周全的處理方式,例如總統府在類似情況下,是否也把立法院黨團加入溝通的行列。或者雙方溝通應該更加強密度,讓意見可以上下流通,達成一致的共識。

其次,蔡英文總統應該加強行政院的功能,讓行政院各部會有能人可以說服立委,可以超越立委,這樣才能說服立委接受政策,否則立法行政部門強弱不一,就可能發生溝而不通的情況。

因此,在傳聞內閣改組前夕,蔡英文總統應該深思熟慮,拋棄過去用人的模式,不怕用強將強兵,才會使自己更強,即使傳聞可能更動兩院的幅度,若有需要,也必須執行,尤其要趁早,趁任期未到一半之時,強拉自己民調才能壓住陣腳,否則執政民調再往下走,不只行政權受到衝擊,立法院席次也才能力保。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