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變成暴力黨…

2017-07-15 6723

在民進黨上台一年多之後,「暴力黨」三個字,終於也政黨輪替。從以往幾乎是民進黨的專有名詞,開始被套用在國民黨身上。以往只會譴責「多數暴力」的民進黨,也開始步上以往國民黨的後塵,開始「譴責暴力」了。

單厚之 / 評論

立法院13日再次召開臨時會審查「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特別預算」,卻爆發肢體衝突。在當天上午的談話會中,國民黨立委許淑華甩了民進黨立委邱議瑩一巴掌;下午臨時會時,國民黨立委又灑紙錢、丟預算書抗議,導致林揆無法上台進行特別預算的報告與詢答。

事情的導火線是,國民黨立委蔣萬安為了杯葛談話會的進行,自己帶了麥克風進入議場,一向剽悍出名的邱議瑩,單槍匹馬衝入藍軍的陣營。但因為之前國民黨在《前瞻計畫特別條例》審查時就因太過軟弱,被藍軍支持者罵翻,就算是作戲也不能差太多,結果就擦槍走火。

事後民進黨發言人譴責國民黨暴力杯葛,並要求施暴立委道歉。但許淑華卻表示,是邱議瑩主動挑釁,拉扯國民黨立委的麥克風,她在拉扯中不小心揮到邱議瑩,並非故意;她願意為負面示範向社會大眾道歉,但堅決不跟邱議瑩說對不起。

在民進黨上台一年多之後,「暴力黨」三個字,終於也政黨輪替。從以往幾乎是民進黨的專有名詞,開始被套用在國民黨身上。以往只會譴責「多數暴力」的民進黨,也開始步上以往國民黨的後塵,開始「譴責暴力」了。

許淑華一戰成名,被藍軍支持者封為「神力女超人」,辦公室加油打氣的電話不斷,臉書的人氣也從原本發文僅有個位數分享、十位數留言、百位數的讚,一夕躍升到百位數的分享、千位數的留言、上萬的讚,人氣直線飆升。反倒是被稱為「無影腳」的邱議瑩,並沒有佔到任何便宜,不僅被藍軍支持者洗版,媒體也把邱議瑩過去的舊帳又翻了一遍。

過去很多藍委都自詡理性問政,認為支持者不會支持脫序、教壞小孩的動作,但也同因此給外界溫和、軟弱、沒路用的印象。從李登輝時代開始,執政的國民黨在面對肢體衝突時,經常都是由南部、相對不那麼重視形象,甚至是有黑道背景的立委,站在第一線跟民進黨對抗;都會、形象牌的立委最多就是挽起袖子,站在一邊叫好。

國會的對抗,最終是缺不了這些願意為黨犧牲形象、流血流汗的人,所以國民黨的黨鞭從增額立委末期的王金平,到國會全面改選之後的饒穎奇、廖福本、曾永權一路到林益世,都是南部出身的立委;直到林益世落選之後,國民黨南部幾乎寸草不生,才開始有北部立委擔任黨鞭。但回頭來看這個時間點,也幾乎就是國民黨國會戰力衰敗、馬英九跛腳的開始。

國民黨去年重挫之後,內部還是改不了過去的習性,個個愛惜羽毛,不相信選民會接受自己大動作的抗爭,只會文爭、不會武鬥,面對民進黨懸殊的人數優勢,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但民進黨接連推動一例一休、年金改革引發重大爭議,又要橫柴入灶強過爭議更大的「前瞻計畫」,這不僅是硬「騎」國民黨,更是挑戰人民容忍的底線。

有了許淑華的例子,有了支持者的掌聲,在14日的臨時會中,藍委一改過去溫吞的作風,人人一馬當先、將士用命,單是那張K中吳秉叡的水球照,對林為洲的新竹縣長之路,就不知道可以加多少分。最後民進黨只好放棄林揆的專案報告及備詢,直接以人數優勢,將「前瞻基礎建設特別預算」付委審查。

為了前瞻計畫,民進黨已經開了很多惡例。一個暑假開三次臨時會,比過去馬英九執政時期還要誇張。把臨時會當成正常會期,次數越開越多、時間越拉越長的背後,代表國會效能比以往更低落,而不是提升。

在上次臨時會中,史無前例地讓朝野黨團在「朝野協商」中「質詢」官員。雖然立法院相關的法令,並沒有詳細規定「朝野協商」該如何進行,過去朝野協商中也會讓官員有說明、表達意見的機會,但卻從來沒有「質詢」的例子。

這樣的「先例」,其實也代表立法院其他的機制出了問題,院會、委員會該做的事情沒做、該發揮的功能沒發揮,所以朝野協商才會越長越大、越來越四不像。民進黨當初承諾的是委員會中心、委員會專業化,但結果卻搞成「朝野協商中心」。

13日林全要到立法院報告時,為了避開國民黨娘子軍的包圍,直接從側門進入議場。隔天無法排除國民黨的杯葛,民進黨就直接跳過特別預算報告跟質詢的程序,這都是過往很少見的狀況。

雖然立法院給人的印象經常是脫序,但立法院是一個非常講究程序、慣例的地方,至少立法院院會、議場這一點一直都守得還不錯。如果閣揆可以從側門進入議場,那以前民進黨鎖住立法院議場後方的門,為何院會就停開?4200億特別預算的備詢,也不能因為在野黨的杯葛就便宜行事、直接付委,難道將來等到要二、三讀之前,再到朝野協商「質詢」嗎?

邱議瑩跟許淑華的「無影腳VS如來神掌」對決,如果不是許淑華、不是知名度高的邱議瑩,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其他的人身上,結果肯定截然不同。這樣的一個擦槍走火,讓藍委在一片黑暗之中,看到了一線曙光,也點燃了藍委的「抗爭魂」。

民進黨千萬不要天真的以為,這只是單一、偶發事件。潘朵拉的盒子打開後,在選票的激勵之下,未來無論是院會或委員會,只要遇到合適的議題,藍委的激情表現只會更多,民進黨還會有更多、更多的機會,不斷重覆的「譴責暴力」。

不過短短一年多的時間,民進黨在立法院的策略,就已經步上馬英九後期失敗的道路,依賴人數優勢、不耐久戰、偷吃步盡出;而當初的太陽花,就是這種氛圍孕育出來的。朝野攻守已經異位,未來民進黨無論在社會、在國會,都會運到更多的困難跟阻礙。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