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清德與朱立倫的高風險雙北選戰?

2017-08-04 2937

民進黨內敲鑼打鼓要賴清德空降新北,算盤打得路人皆知的情況下,賴清德就算願意轉戰新北,難度跟風險都會比當年的朱立倫來得高得多。蔡英文跟民進黨如果真的要讓賴清德北上參選,必須要有更多的鋪陳與協商,幫助賴清德解決外界觀感與其他各種的困難。只靠政黨需要、民調最高這樣直覺的理由,恐怕都很難成事。

單厚之 / 評論

台南市長賴清德與新北市長朱立倫,藍綠兩陣營的政治明星,最近看起來卻像是難兄難弟,一直被黨內同志拱,希望能承擔一些困難的責任。

賴清德的民調遠高於蔡英文總統、林全院長,朱立倫的民調與高於準黨主席吳敦義。但如果按照目前的情勢發展,2020年兩黨總統候選人是他們的機率都不太高。

賴清德在新北的民調高過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朱立倫則是藍營唯一民調與柯文哲有一搏的政治人物。基於不同的原因,藍綠陣營內部紛紛有人希望他們能夠轉戰新選區,卻少有人從他們的角度,來看其中的風險。

朱立倫近日陸續宴請黨籍立委、縣市長,以及擔任黨主席時的黨務主管吃飯,被外界解讀為有意直攻2020年總統大位。但從國民黨內的角度來看,以目前的情勢,吳敦義就任黨主席之後,2018年的縣市長選舉,理論上執政縣市只會增、不會減,唯一有可能丟掉的,就是新北市。

萬一新北丟了,吳、朱兩人責任也是對開,黨主席也沒有吳下朱上的道理。如果沒有太大的意外,吳敦義在2018的選戰布局也沒有出現大問題,朱立倫未必有挑戰吳敦義的正當性。從目前的狀況來看,藍營在2020年拿回政權的可能性仍舊不高,以朱立倫的年紀,也沒有非要拚2020、當作人生最後一役打的理由。

已經擔任過桃園、新北市長的朱立倫,如果再參選台北市長,贏了、加分有限,輸了、就此打包。除非有必勝的把握,或有萬不得已的苦衷,何苦要跳這個火坑?

更何況,只要遷離戶籍、喪失市長資格,中央政府派帶的市長,必然會鋪天蓋地的查帳,直接連累國民黨全國的選情。

對朱立倫而言,2018年除了固守新北、輔選其他縣市長之外,已經沒有其他的角色。之後的事情,只能且戰且走,看局勢如何變化。

但既然沒有放棄更上一層樓的想法,該做的準備總要做、該吃的飯總要吃。最近這段時間不約,等到吳敦義上任之後再做,流言蜚語只會更多。

有論者認為,轉戰台北市長至少有助於朱立倫保溫。但等到2020大選後,如果吳敦義敗選,再順勢拿下國民黨主席的制高點,其實難度也不高,而且風險很低。

身為執政黨的政治明星,賴清德的選擇比朱立倫來得多。但一如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前立委林濁水所分析的,從2000年至今,任期最長的閣揆不過3年,最短的不過數月。賴清德如果在此時接任閣揆,能夠維持聲望到2024年的機率微乎其微。

賴清德如果接任閣揆又要在2020年挑戰蔡英文,則於政治倫理有虧,唯一只剩下與蔡英文搭檔一條路。但根據過去的例子,副手不僅沒有發揮的空間,難以累積政治資本,還經常會被總統的聲望低迷拖累。就算被封為「賴神」,恐怕也很難創造奇蹟。

雖然因為執政與在野角色的差異,賴清德轉戰新北市沒有老家被「抄」的疑慮,賴清德「保溫」的問題也不一樣。民進黨從中央政府到地方可以分配的位置比在野黨多得多,在有派系作為後盾的情況下,這個問題對賴清德並不那麼急迫。

相較於朱立倫,賴清德能在2020年取代小英、參選總統的機率,相形之下還是高得多。這也意味著,賴清德萬一參選雙北市長,所要付出的「機會成本」比朱立倫高得多,但獲利卻完全不成比例。

賴清德一旦投入2018年底的市長選舉,大致上就與2020年大選絕緣。選輸了灰頭土臉,選贏了,斷然沒有半年之後又參選總統或搭檔的道理。賴清德投入市長選舉的背後,小英也去了心頭最大的隱憂。但賴清德能因此獲得什麼,目前還看不太出來。

雖然民調領先,但賴清德轉戰新北,並非全無風險。從一個直轄市首長,突然拋下原本對選民的承諾,直接到另一個直轄市經營,會引起多少的反彈、流失多少的選票,幾乎沒有辦法評估。

之前的「朱立倫模式」,是在「八八風災」之後,劉兆玄內閣總辭,朱立倫因為中央的需要,在剩下3個月桃園縣長就任滿的情況下,到中央擔任副院長。朱立倫北上的當下,外界並沒有預測他可能參選新北市長,並非蓄意不顧對桃園縣民的承諾。而最後在中央、地方雙重執政優勢下,朱立倫最後也僅小勝蔡英文。

民進黨內敲鑼打鼓要賴清德空降新北,算盤打得路人皆知的情況下,賴清德就算願意轉戰新北,難度跟風險都會比當年的朱立倫來得高得多。蔡英文跟民進黨如果真的要讓賴清德北上參選,必須要有更多的鋪陳與協商,幫助賴清德解決外界觀感與其他各種的困難。只靠政黨需要、民調最高這樣直覺的理由,恐怕都很難成事。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