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困境:內政難插手,兩岸不好表現,憲改不願決策—解讀十月總統民調何以不振

2017-11-02 5810

值得注意的是,民眾對蔡總統的信任度和滿意度並沒有隨著民眾對賴清德正面評價的上升而上升。總統信任度和滿意度都只有不到1%的浮動,只是維穩。結果造成蔡總統和賴清德的信任度和滿意度的差距比上個月進一步拉開,分別達到24.1%和19.2%,實在不小。

林濁水/評論

一、賴清德民調拉高民進黨喜好度;卻拉開了和蔡總統差距;柯文哲出現警訊。

十月分戴立安替美麗島電子報做的國政調查發現賴清德民望持續上揚,比起上個月,滿意度上升4.9%,達到55.5%,信任度上升1.7%達到66.6%。雖然不滿意度也上升了5.7%,達到21.5%,不信度也上升了4.9%,達到22.5%,但是一旦執政,做的是價值重分配的事,只要滿意度在5成以上,信任度在6成以上,而不滿意度和不信任度在35%以下,就政黨政治來說都算合理的幅度,所以20%出頭的負面評價不算什麼問題。在賴清德的拉升之下,民眾對民進黨的好感度,從38.2%來到39.8%,上升了1.6%大幅領先國民黨的28.7%。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民眾對蔡總統的信任度和滿意度並沒有隨著民眾對賴清德正面評價的上升而上升。總統信任度和滿意度都只有不到1%的浮動,只是維穩。結果造成蔡總統和賴清德的信任度和滿意度的差距比上個月進一步拉開,分別達到24.1%和19.2%,實在不小。

這是不是意味著賴清德當閣揆後對總統民望的抬升效應已不再?這不禁令人擔心;另外民眾對總統的信任度也仍然落在柯文哲和朱立倫之後,這也令人擔心;幸好民眾對民進黨的好感度遙遙領先國民黨而相當程度地解除了總統競選連任的危機。

這一份民調也發現,民眾對柯文哲的信任感滑落了,掉了2.7%,尤其在中立人士這個領域尤其明顯,雖然仍然大幅領先蔡總統和朱立倫,但是已經落到賴清德後面,這也舒緩了2020對民進黨造成的壓力。

一般的說法柯文哲正面評價的下降是民進黨打壓成功;但是事實上,過去的狀況是柯文哲並不怕打壓,反而愈打壓愈勇,所以現在他評價的下滑應該是在舉辦了世大運和賴清德上台後他自己太過頻頻急切出手,造成頻頻失誤的結果。

二、準內閣制的憲政運作巨幅拉升總統的信任和滿意度。

本來,蔡總統在林全擔任閣揆的1年多期間,展現了她對國家各領域的政策都有強烈介入的意志,這興趣使她發展出像大政委、年改會、政調會等等體制外掛機制以方便她的介入,這造成了內閣決策的混亂,和民眾對她滿意度的崩潰。等到閣揆換人時,她還發明了前所未有見的布達儀式:以蔡、林、賴三人同台記者會方式「布達」賴的上台,並巨細無遺地公開交代賴應該執行的政策,借以向賴告知她繼續高度介入內閣各項政策的意志;9月26日賴清德上台在立法院初試啼聲,大受好評,接著,蔡總統在10月2日接受中央社扎扎實實地超過兩個小時專訪,更加巨細無遺地暢談大大小小的國家政策。

總統意思很清楚,對各項政策她仍然秉持強烈介入主導的意志。

為了貫徹她這一個意志,在林全當院長時,忙著由總統府發言人頻頻密集發言,形同取代行政院發言人一樣成為內閣政策發言人,意志之強,使她作風和過去幾任總統迥然不同。

在賴清德擔任閣揆後,雖然總統仍然一再宣示她對主導各項政策的興趣,但是賴清德決策迅速果斷,使決策緩慢的她在介入時緩不濟急,於是總統府發言人不再對內閣政策頻頻放話,很快的,在內政方面,體制的運作居然形同西歐國家準內閣制,或向內閣制傾斜的雙首長制的運作了。更沒有想到的,這樣的運作之下,不只出現了17年來第一次行政院長就任後社會評價持續升高的現象,還在上個月硬擋住了總統的民眾信任度和滿意度雪崩的態勢,並一口氣往上推升了超過8.0%。

那麼10月分民眾對賴清德評價持續上升,也推升了民眾對民進黨的滿意度,但是總統的滿意度為什麼沒有同時升上來?

三、習近平十九大政治報告衝擊蔡總統滿意度。

賴清德一開始站上立法院答詢台,便侃侃高論台獨和兩岸戰略,頗有「神回答」的演出;針對他的神回答,蔡總統在中央社專訪中,特別強調兩岸議題是她的「專屬領域」,賴清德必須嚴守分際。接下來,賴清德公開告訴大家,兩岸的確是總統專屬職權,希望立委不要追問他這方面的議題,只是這一來國民黨立委當然更樂得見縫插針,繼續向賴清德追問兩岸議題。

就在兩岸政策屬誰掌理的議題被炒熱時,中共十九大也正在開議中。開議前如卜睿哲等多數專家警告習近平將在十九大政治報告中對台灣提出威脅動武和統一時間表等非常嚴峻的政策;但是蔡總統則強調善意,並向北京表達對建立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新模式的強烈期待。一時大家對政治的關切聚焦在兩岸議題。

等到十九大政治報告出來,雖然卜睿哲等多數專家嚴厲的警告落空,但是北京態度還是很強硬,對一中原則,九二共識仍然堅持,所以不接受九二共識的蔡總統,她期待的兩岸互動新模式看不出有出現的機會。就在這樣的時間點,美麗島電子報針對兩岸議題進行國政調查。民調結果,民眾清楚地表現了在兩岸議題上對蔡總統的失望。

四、總統兩岸議題陷兩難:民眾支持總統兩岸的立場,不滿意兩岸政策。

這一份民調焦點鎖定在兩岸關係上面。這範圍內的題目共有六個,且先看其中四項:

首先,民眾認為蔡總統兩岸做法對台灣經濟有利只有22.8%,不利高達60%。
其次,民眾認為蔡總統兩岸做法對台灣國安有利只有32.5%,不利高達49.3%。
第三,民眾認為兩岸政府能夠保持協商對話、進行交流對台灣利大於弊的有83.5%,弊大於利的有6.0%。
第四,民眾認為兩岸政府對話溝通停頓,責任在台灣政府的有33.4%,責任在中國政府的有31.3%。

根據這四項民調看來民眾對蔡總統兩岸政策真是高度不滿意。

目前要恢復兩岸政府溝通對話,北京的立場很清楚,必須接受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原則。然而,在10月國政民調中多數民眾又調查出來,認同北京「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認同兩岸同屬一中」立場的民眾只有28.8%,而反對的高達56.8%。這等於說民眾雖然不滿意蔡總統的兩岸措施,但是在主權立場上,民眾是站在蔡總統這邊的。

這幾項民調結果很清楚地指出,如果拒絕接受九二共識,兩岸溝通停頓,民眾多數會站在和總統相對立的那邊;但是接受九二共識,多數民眾仍然會站在和總統對立的另一邊。

兩岸議題,總統已經陷入正確立場和正確政策的兩難困境了。要從這個兩難中脫困,關鍵或許只真的只繫於賴清德說的「北京一念之間」,只是北京這一念就是轉不過來。

為什麼連民進黨的好感度都拉升,但是總統的正面評價只能維穩?在眾人在政治面聚焦兩岸關係時的10月分美麗島國政民調這就提供了一個理解的途徑。

五、馬總統的處境會比蔡總統好嗎?不會!

蔡總統固然陷入兩岸困境,但是這不是蔡總統個人的困境,而是台灣任何領導人,任何政黨執政時都閃避不了的困境。例如馬總統,他是接受九二共識的,所以在他當總統任內,兩岸之間雖然也曾經鬧得很僵,搞到雙方頻頻宣布破獲了對方的間諜,搞到甚至北京片面的不提九二共識—注意,是北京不提,不是台灣不提—但是整體來說,兩岸溝通還是相當順暢,問題是這樣民眾就滿意他的兩岸政策了嗎?

根據2016年4月台灣指標民調,對馬總統兩岸政策民眾認為對台灣經濟有利的37.8%,不利的36.8%。雖然比蔡總統好,但是頂多只算五十步笑百步,民眾評價一點也不高;在國安影響方面,對馬總統兩岸政策民眾認為有利國安的只有30.9%,不利的40.5%。評價和蔡總統比更加只是半斤八兩。

最嚴重的還是由於接受九二共識造成了他在主權立場上的肯定度的民眾評價巨幅落後蔡總統。根據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2013年的調查,民眾對他維護主權上的表現居然高達72.1%民眾不滿。最後,是他的兩岸上的表現,總體上高達61.1%不滿。狀況一點也不比蔡總統好。
資料來源:政大選研中心

由這樣的分析可以見到,在北京的「一念之間」還沒有轉過來之前,任何台灣領導人要在兩岸關係的處理上獲得多數民眾肯定,幾乎都是不可能的。

六、蔡總統的困境:內政不宜插手,兩岸不好表現,憲改不願決策。

一方面既然準內閣制的運作有利於政府施政,可以讓總統的民調水漲船高,在內政方面總統不宜插手;另一方面,在一些雙首長制國家,劃歸總統的外交權限,其重中之重的兩岸,總統又陷入難以表現的困境,愈出手等於愈讓民眾看到她的徒勞無功,於是民眾對總統的正面評價就難免一直大幅落在賴清德柯文哲之後,甚至還贏不了朱立倫。

幸而在9月24日民進黨黨慶時,蔡總統終於找到脫困之道,她宣布將推動憲改,使我國的體制能符合權責分明,有效運作和國會選舉票票等值等原則。

她提出憲改主張,立刻獲得民眾高度肯定,先是美麗島電子報調查的結果是63.6%支持憲改,接著<財訊>,和台灣新世代做的民調,憲改也得到同樣的高支持度。一些媒體還廣泛報導總統終於回到了國家元首真正應該有的高度了。

可是奇怪的是,最近民進黨黨團下令冷凍憲改進度,這顯然是受到總統方面指示的緣故,很不幸的,這強化了一些人說總統憲改玩假的質疑。

獲得民眾那麼高度支持的憲改,為什麼總統要加以冷凍?難道總統要放棄對她來說可能是唯一突圍的機會嗎?

真正的原因我們並不清楚,但是有幾個跡象也許有助於我們理解總統方面的顧慮。

一、國民黨雖然是少數黨,但要在國會否決修憲案,實力一點都不是問題。
二、修憲案要經過公民投票這一道手續,公投要公民過半數同意才通過,門檻超高。
三、國民黨既堅持修憲首要是恢復國會的閣揆同意權,國民黨這一個立場又獲得民眾多數的支持,依美麗島九月民調有63.5%民眾支持,過去其他一些民調的結果也差不多如此。因此如果修憲的方向和這一個民意的絕對多數對做,很難想像修憲可以過得了關。

問題是恢復國會的閣揆同意權這一點民進黨內很保留的人似乎很多,民進黨立委甚至已經成功完成了總統制修憲案的連署,選擇總統制,當然就是拒絕恢復閣揆同意權的意思;至於總統方面,對恢復國會的閣揆同意權也從來沒有表現出正面肯定的態度。

假使總統的憲改立場和民進黨立委的提案一樣,那麼叫黨團喊卡就是當然的了。當然也可能是總統立場雖然和黨團提案不一樣,但是或許對能不能說服黨籍立委不要堅持總統制沒有把握,或許這只是她過去凡事謹慎到猶豫不決習慣的延續。

如今總統的大額支票已經開出,現在不管真正的原因是什麼,支票如果變成空頭,那麽損失的,不只是總統平白的放棄了目前看得到的,站在元首高度唯一突圍的機會而已;無論如何,有一個市井皆知的利害,開空頭支票的下場一定比不開支票更壞。憲改工程浩大,在立法院通過本來就得一定的時間,立法院通過後還要6個月才可以交付公投,不管要在2018年或者2020年選舉交付公投,時間都相當緊迫,愈蹉跎只有對總統愈不利。

【圖片來源:中央社,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