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崩潰了?

2017-12-01 4346

我們未必能給太陽花下一個定義,但是還是可以大致描繪出:哪些人代表太陽花?哪一些價值,是太陽花的核心?哪一些議題,是太陽花的共通點?以及太陽花又有哪些其他的特色?透過檢視這些選項,我們可以對太陽花是否已經退潮、不潮了,有一些概念。

單厚之/評論

立法院衛環、經濟委員會本週一聯席審查《勞基法》修正草案,民進黨立委邱議瑩向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嗆聲時,吐出「太陽花已經崩潰了」!結果被指為對太陽花嗆聲,引發了一些爭議,尤其是曾經參與太陽花人士的不滿。

如果回頭看當時的錄影,邱議瑩的意思,很顯然是嘲諷徐永明杯葛議事的作為,會讓太陽花覺得崩潰。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民進黨上台以來的表現,也的確讓當初支持民進黨執政的太陽花們感覺崩潰。

也不過就是去年,民進黨上任後不久,先是全盤接受華航空服員罷工的訴求,調高空服員的待遇;接著又與國道收費員達成共識,由政府拿出4億、遠通拿出2億,解決國道收費員的問題,甚至連過去抗爭的便當錢,政府都回溯補助。而如今,同樣一個政府、同樣一個執政黨、同樣一個邱立委,卻要把「七休一」改成「十四休二」。

原本以為「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結果國民黨倒了、民進黨上台,政府卻仍舊是所有問題的根源,甚至還變本加厲。套句比較粗俗的台灣諺語,「走了一個疶尿,換了一個滲屎」(走了一個漏尿的,換了一個拉屎的)」。換做你是太陽花們,你會不會崩潰?

邱議瑩的「崩潰說」,被認為是向太陽花嗆聲,顯然是有人錯誤解讀為「崩壞、潰散」。但究竟是怎樣的主客觀條件、怎樣的心理因素,導致這樣的錯誤解讀、引發了類似的自我防衛機轉?太陽花是否真的已經崩壞、潰散了?甚至變成一碰就痛的傷口?

要問太陽花是否崩壞、潰散,難免必須要釐清,到底什麼是太陽花?

對於太陽花的定義,每個人大概都會有不同的答案。太陽花時期發生了很多事,除了反黑箱、反服貿之外,還有其他的議題,影響延續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如果沒有太陽花,就不會有台北市長柯文哲跟時代力量。當然,也不是所有的參與者,都因為太陽花獲利。

我們未必能給太陽花下一個定義,但是還是可以大致描繪出:哪些人代表太陽花?哪一些價值,是太陽花的核心?哪一些議題,是太陽花的共通點?以及太陽花又有哪些其他的特色?透過檢視這些選項,我們可以對太陽花是否已經退潮、不潮了,有一些概念。

太陽花最典型的代表性人物,首先當屬時代力量。他們吸納了太陽花絕大多數的政治能量,甚至有人以「收割」來形容。時至今日,時代力量仍舊堅持的太陽花時期的主流價值,始終如一的認真監督、反對國民黨,對民進黨的監督反而少。時代力量雖然想要走出自己的路,但很清楚的是,下次選舉還是得跟民進黨合作才有空間。

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民調,時代力量的支持度在去年七月是15%,去年底有13.9%、今年2月12.1%,到了今年9月只剩下6.4%。從這一點來看,太陽花的代表人物,的確是逐漸退潮。在相同的區間內,民進黨去年7月的支持度是30.4,到11月降到27.6%,今年9月又回到30.2%。時力的實力幾乎已經逼近過去「台聯」的水準,民進黨當然不會放在眼裡。

太陽花主要的訴求是反黑箱服貿,背後包含了反黑箱密室、反中、反國民黨、反統一、公民參與等訴求。

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11月的民調,台灣人對習近平的感覺是51.52分,有29%的人對習近平有好感,19.9的人對習近平反感。而台灣人對前總統馬英九的感覺只有41.64分,只有23.6%的人有好感、41.1%的人對馬英九反感。台灣人喜歡習近平的程度,居然超過馬英九。台灣的內部矛盾,似乎比兩岸的敵我矛盾更嚴重。

而根據聯合報最新的民調,有40%民眾願意西進就業,比去年大幅增加9%;願意讓孩子去大陸唸書的比例從去年的32%增為38%,兩者都創8年新高。尤其30歲以下年輕人願意西進的比例,也從去年的30%暴增到53%。

8年前,4成5的台灣民眾對大陸觀感不佳,只有4成對大陸有好感;但今年卻有49%的民眾對大陸有好感,37%感覺不好。對大陸政府的印象,則從去年31%有好感、54%不好,變成今年的40%好感、45%不好,好感度創歷史新高、反感則是歷史新低。

如果我們認同反中、反統一是太陽花的重要價值,那太陽花的確也應該「崩潰」。

「公民不服從」,也是太陽花時期重要的口號。把與政府對抗的正當性無限上綱,把警察的執法都打成「國家暴力」。但隨著這兩年警察對網路的使用越來越熟練,今天警察的形象已經截然不同。就在幾天前,NPA署長室的臉書,才公然挑戰法院對拒絕酒測的判決。

太陽花運動相當程度是「預支」了大眾對於社會運動的熱情。過去這一年多,除了本身就「潮」的同婚議題外,其他的社會運動都很激起社會的關注跟共鳴。包括在凱道雨中被驅離的原住民、前兩天才衝撞總統官邸的大觀自救會,都沒有引起社會太多的關注,大眾對社會議題的熱情,甚至比太陽花運動之前更低。

太陽花運動中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元素—科技。這從太陽花運動一開始透過PTT集結,到運動中期引進很多新科技轉播、向全世界發聲;一直到後來影響到參與式預算和各種公共參與的應用。相信科技的運用能夠改變政治、改變現實、改變世界,其實是太陽花運動的重要內涵。

參與式預算在柯P手中玩殘,審議式民主在大巨蛋等案中破功就不必贅述。國發會的「公共政策參與平台」,最後給國人最深的印象是:要不要恢復鞭刑、要不要更改時區、吃沙威瑪是不是虐待動物?原本標榜開放、自由的網路平台,最後卻成了納粹、偏見、惡搞的樂園,逼著全民一起降低智商,玩著沒有營養的遊戲。

在太陽花運動時,包括網路直播、資料視覺化都是很新的技術,是靠一組瞭解傳播科技,走在時代尖端的年輕人,才達成了那樣的成就。但時至今日,任何一個人,用一隻手機,打開FB,就可以輕易做到當年一組菁英竭盡心力才能做到事情。

太陽花的菁英們透過科技,突破了傳統制度的限制與媒體的把持,拿到了與媒體、政府、政黨等量齊觀的發言權,凝聚一股沛然莫之能禦的力量。如果他們能夠繼續把持這樣的話語權,或許有可能進一步的顛覆傳統、顛覆制度。

但是,科技進步的速度不等人。太陽花剛拿到麥克風不久,臉書跟網路就把話筒發給每一個人了。無論賢、愚、肖、不肖,每個人都能掌握同樣的話語權。世界還來不及在新菁英的引導下改變,就完全的世俗化、低俗化了。網民寧可去看爆料公社、報廢公社,也不去追逐菁英的尾巴。公民提案平台,充斥了沙威瑪這種沒有營養的東西。

眼看他泛舟哥起了,又看他泛舟哥落了。過去這兩年,浪淘盡了多少網紅?在這個女神比鄉民多的時代,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15分鐘,卻沒有什麼能夠持續不墜,太陽花的「崩潰」也是必然。

太陽花給這個社會最大的啟示應該是,不要被自己的過去、自己的經驗,限制了自己的未來。包括太陽花本身,都是我們應該共同拋棄的過去。科技會改變未來、網路會改變政治,卻不見得是按照我們想像的方式改變。太陽花崩潰,其實未必是件壞事。

【圖片為中評社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