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執政的初衷

2017-12-05 2170

今天根本的問題是,民進黨傳統堅持的價值跟框架,並沒有辦法面對目前的國際大環境跟台灣的局勢,民進黨必須要重新去思考,自己執政的目的是什麼?是清算國民黨?是宣布台灣獨立?是遠離大陸干擾?是發展經濟,提升國家競爭力?還是公平正義,經濟差一點也無所謂?

單厚之/評論

為了《勞基法》修正草案,立法院衛環委員會聯席會議又爆衝突。立法院衝突不是新鮮事,但是這一次,民意完全不站在民進黨這一邊。

上個月13日,台灣世代智庫公布的民調,有66.6%的民眾贊成一例一休修法;對於修法的方向,則有68.3%的受訪者表示支持。上個月19日,台灣民意基金會公布的民調,則有60.5%的受訪者贊成修法;對於提高加班時數上限、加班費改核實計算,也分別有5成9和6成受訪者支持。

當時學者還形容,一例一休修法,是蔡政府自去年上台以來,所創下「單項政策最受民眾歡迎」的紀錄。結果不過兩個星期,媒體揭露的總統府民調卻顯示,民進黨在20到29歲的民調崩盤,支持度比國民黨還低。

要修《勞基法》是賴揆的既定政策,民調或許有帶風向的味道,但府、院、黨一定也做過相當的評估跟沙盤推演,不至於是完全逆勢而為。今天「好好一隻鱉殺到屎流」的情況,反應的是民進黨決策跟執行的各個環節,都出了不同程度的問題。

原本靠「賴神」救援的蔡英文總統,如今不得不反過來「救援」賴揆,表明自己會負起最後的責任。誰都沒有想到,賴神落入凡間居然只有兩個月的賞味期。蔡總統力挺賴揆的同時,也提前預言了兩人難兄難弟的命運。民進黨未來要振衰起弊,希望更為渺茫。

民進黨立委邱議瑩一席「勞工抗議放錄音帶」的談話,一巴掌清脆的打在蔡總統的臉上,當初口口聲聲承諾的「謙卑、謙卑、再謙卑」、「最會溝通的政府」、「勞工是民進黨心中最軟的一塊」,如今都成為了笑話。蔡總統已經信用破產,再文青的修辭,再美好的遠景,也沒有辦法讓全民信賴、跟隨;除了「大聲跟政府拍桌」之外,人民沒有更好的選擇。

回顧過去這一年半的執政,民進黨不僅僅是嘴炮被打臉而已,幾乎所有堅持的理想、價值都跳票。

選前承諾的國會改革,如今幾乎沒有一項落實。當初說好的委員會中心,如今動輒就「停止討論、全數保留」;爭議法案粗暴的送出委員會,在野黨表達異議的空間比過去還小。當初承諾會發揮專業的亮麗不分區名單,如今一個個成為政黨的打手;黨意凌駕民意的狀況,比國民黨時代更嚴重。當初不斷強調公開透明,擴大發放記者採訪證;如今卻要把記者趕到樓上的看台。

當初讚揚公民不服從,一上任就撤告太陽花。如今警方對於抗議的民眾,手段卻越來越強勢;動不動就將抗議者送辦。

環保、愛鄉土,是民進黨一貫的主張,就連黨旗都是綠色的。結果卻搞到史上火力發電比例最高、空氣品質最差的窘境。

當初一番照顧勞工的美意,認定勞工能因進步的《勞基法》而得益,也不會影響經濟發展;如今卻又回頭向資方靠攏,要勞工先共體時艱,然後等待資方的善意。

民進黨歷代人不斷努力得來的完全執政,到手竟然是這番光景。台獨不敢宣布、環境污染嚴重、與勞工弱勢為敵、年輕人支持度降到比國民黨還低。這真的是民進黨人參政的初衷嗎?這真的是民進黨追求的執政目標嗎?

有人說,執政的角色、責任都與在野時不同,民進黨不能繼續犯「左傾幼稚病」。但看看今天民進黨的表現,忽左忽右、時左時右,稱得上有一點「成熟」的樣子嗎?要跳電的時候,就把環保放到一邊,「火力全開」;但此同時,又冒著缺電的危機,死抱著「反核」的神主牌不放,這時候的民進黨,又是左了。

為了提升經濟,民進黨寧可犧牲勞工的權益修《勞基法》,往右的方向靠攏。但在兩岸關係上,卻又沒有任何彈性,又把企業的需求跟利益丟到一邊。

今天根本的問題是,民進黨傳統堅持的價值跟框架,並沒有辦法面對目前的國際大環境跟台灣的局勢,民進黨必須要重新去思考,自己執政的目的是什麼?是清算國民黨?是宣布台灣獨立?是遠離大陸干擾?是發展經濟,提升國家競爭力?還是公平正義,經濟差一點也無所謂?

不去面對自己基本主張的矛盾,不去思考基本價值衝突時的優先順序,民進黨就不可能真正的擺脫「左傾幼稚病」,也不可能逃離目前這種忽左忽右、頭痛醫頭的輪迴。國民黨短期看不到大起的跡象,時代力量看似也還不成氣候。民進黨應該要停止進步、改革的自我催眠,停下角度來思考,什麼是自己執政的初衷,要把台灣建設成怎樣的國家?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