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備輸出之政治承擔

2018-03-21 8781

日前媒體報導指出,中科院大幅提升年度行銷預算,預計動支四億餘元,積極投入軍備外銷。儘管整個研發生產團隊信心十足,政府高層亦期待甚高,但是國家若要進軍國際軍備市場,不僅是商業算計,更必須考量到政治承擔。軍備外銷不應只是研發產製者主導,政府更應善盡政策指導責任,方能避免產生負面效應。

張競/評論

日前媒體報導指出,中科院大幅提升年度行銷預算,預計動支四億餘元,積極投入軍備外銷。儘管整個研發生產團隊信心十足,政府高層亦期待甚高,但是國家若要進軍國際軍備市場,不僅是商業算計,更必須考量到政治承擔。軍備外銷不應只是研發產製者主導,政府更應善盡政策指導責任,方能避免產生負面效應。

首先必須嚴肅指出,軍備外銷絕非僅止於創造利潤,或是平抑分擔武器軍備研發成本,甚至是著眼於形塑國際社會製造研發能力形象與品牌,而是透過軍備輸出,營建我與對象國間之安全合作關係,維繫雙方邦誼並且鞏固國家安全利益。

甚至在必要時,軍備輸出亦可作為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之外交籌碼,替某些不太方便由其本身出面進行公開援助者,運用我可提供軍備品項,作為平衡區域安全穩定籌碼,來換取盟邦對我支持之政治利益。

其次要提醒,軍備輸出必須注意是否具備自主知識產權,否則就會傷害到本身未來軍備獲得來源。軍備所涉及品項與零組件都充滿政治敏感性,未經原產製國家同意,就加裝到其他系統裝備然後轉向出口,將來都會後患無窮。所以務必再三評估,整個轉移輸出過程,會不會發生侵權情事。若是不察而失誤時,就不僅會是產生商業糾紛,甚至還將遭致政治杯葛。

所以由此衍生之政治與外交考量,就是必須遵從所有國際軍控規範,絕對不能便宜行事。我國因為外交情勢艱難,諸多國際武器與軍備輸出公約與體制,都不得其門而入,但我又因具備高科技研發能力,考量日後獲得尖端科技進口,亦須積極遵守國際規範,管制高科技戰略輸出,其實就是考量整體國家安全利益。

經濟部負責訂定並不時修訂公布「戰略性高科技貨品種類、特定戰略性高科技貨品種類及輸出管制地區」,並供政府相關部門據以實施進出口管制,就是在彰顯整個政府團隊必須共同參與作業,才能落實政策,因此在積極投入軍備外銷時,更必須注意國際軍備市場並非單純之商業供需,其所涉及之政治考量與國際義務,必須由更高層級政府單位全權統籌,而不能讓軍備研發產製體系獨自承擔。

因此對於輸出對象設立標準,並據以進行考察審核就極度重要。儘管大部分軍備外銷都是國家間政府對政府交易行為,但國際組織與非政府組織亦可能成為潛在客戶。特別是非屬殺傷性武器之軍備品項,還可能成為支援人道救援利器。此外私人企業與商業團體亦是潛在客戶,銷售對象取捨標準與查證審核方式,如何取得可信最終使用者保證文件(EUU: End User Undertaking),都須建立管制體制。

軍備輸出屬於政治敏感議題,如何配合政府政策管制資訊發佈,就必須深思熟慮。特別是當銷售對象有所爭議時,如何事先取得利害關係國諒解,這更是政治藝術。若是要幫他國出面,對特定對象銷售軍備,來換取政治利益時,特別要精算整體得失。此外運用軍備去武裝潛在敵手國之仇家,雖然在感性上能夠逞其快意,但亦要付出關係更加惡化作為代價。

此外軍備外銷都具有政治風險,政治動盪軍事緊張地區雖然必有高度軍備需求,但是對其輸出軍備,在國際社會上可被視為提油救火,亦可被詮釋為協助維持區域穩定。銷售對象是否可靠?會不會將軍備武器轉售可能對我產生傷害之國際恐怖組織,甚至落入跨境犯罪集團手中,這都有政治風險必須承擔,所以售後能否有效管制其流向,亦是在輸出前必須再三確認之要項。

再者就要提醒,所有軍售關係不是單純將軍備品項交付顧客如此單純;透過軍售聯結關係,可以成為後續發展外交與軍事關係之基礎。透過售後服務、整體後勤、教育訓練、測試驗證與後續延壽升級,整個營建關係發揮空間極大。但是如何建立由軍備輸出所帶動整體關係發展規畫,此重任亦非軍備體系所能單獨挑起。

政府施政講求團隊,如何配合軍備輸出過程,與對象國建立與發展附屬關係,外交與國防主政機關,要以何種方式建立配套方案,這個是整個國家安全團隊要去考量的議題,而不是扔給武器系統研發產製單位,由其本身出面協調,否則必然事倍功半,無法發揮整體外交實力。

最後就要講到行銷手段,行銷系在創造商機與說服潛在客戶,但是軍備輸出行銷作業不光在品質打轉,而是在於滿足銷售對象需求。所以雖然不是最優質尖端產品,但只要能夠確實辨識出並正確掌握客源,亦可在國際軍備市場占有相當分量。

許多國家都於軍備需求,受到其所處區域對手國威脅程度所左右,所以在籌購軍備時,必須考量如何以其有限之財力,購買到最具性能價格比例優勢之軍備品項,而不是籌購難以維持,性能太過精良可能觸發軍備競賽之尖端系統。

特別是許多國家本身就沒有良善之後勤體系,所以不需太高後勤負荷低科技軍品,往往才能投客戶所需。所以在進軍國際軍備市場前,商情調查不僅是要掌握同質性競爭對手之產品水準,更要去理解何處存在潛在客戶,如何讓其心動並且採取行動進行採購作業。

總之鼓勵軍備體系走向國際市場並無不當,但整個得失算計,絕對不是那張商業損益數字表可以看出其全貌。軍備輸出必須落實政策管制,整體外交上政治精算,才是左右最後軍備輸出決心基礎,建立體制才是重要本務。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