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眼中的台獨雙簧

2018-04-26 15134

當前民意多數傾向台獨,民進黨群眾更是如此,而蔡總統的兩岸維持現狀的立場又一直受到獨派人士強烈的挑戰,甚至在「台灣價值」上的立場都受到質疑,在這現實之上,蔡總統和賴清德如果在台獨議題上嗆聲對立,將嚴重的破壞自己在綠營或台灣價值族群中的領導地位。

林濁水/評論

賴清德拉開了兩岸戰略空間,但不是和蔡英文唱台獨雙簧

賴清德在台南市議會答詢說自己的立場是台獨,親中愛台,造成了很一番衝擊,如今國台辦主任劉結一「確認」賴「就是台獨」並且說在福建舉行的軍事演習就是針對台獨,更表示衝擊將會持續發展。

台獨固然是台灣社會大多數人的立場,但是在職的重要政治領袖,這樣公開講的賴清德是頭一個。由於太不平常,所以對賴清德為什麼有這麼一個大動作,便被認為有必有重大動機,沈富雄首先說這是一記變化曲球,球拐了個彎,目標是和蔡英文主張的「維持現狀」做區隔以取總統之位;等到蔡英文任命賴當閣揆後,政界—尤其是在藍營之中—流行另一個說法:賴清德和蔡英文兩人說法不一樣其實是倆在唱雙簧。

無論是說賴清德投變化球或和蔡英文演雙簧,都是把賴清德說成了一個權謀專家了,只是台灣政界或許處處有權謀算計,無論如何,權謀算計並不符合賴清德的行事風格,和社會對他的普遍印象背道而馳。何況所謂雙簧,雖然兩人內心一致,但是雙簧要演得成功,外表上的對立必須表現得非常尖銳,然而當前蔡英文毫無和賴清德演雙簧的條件。

當前民意多數傾向台獨,民進黨群眾更是如此,而蔡總統的兩岸維持現狀的立場又一直受到獨派人士強烈的挑戰,甚至在「台灣價值」上的立場都受到質疑,在這現實之上,蔡總統和賴清德如果在台獨議題上嗆聲對立,將嚴重的破壞自己在綠營或台灣價值族群中的領導地位。所以我們看到總統對賴清德的說法雖然非常不以為然,但是從未公開正面加以否定,只是說些賴院長知道分際的話,或要賴清德在說台獨時追加一句,澄清他也支持維持現狀政策,然後自己再補上一句「賴院長想表現出來的是他的務實的一面。」蔡總統這一些的作法完全不符合唱雙簧的作工。

儘管賴清德說了他也主張維持現狀,但是他既然一再強調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就清楚地表示他要維持的現狀就是台灣獨立的現狀,因此外界很少認為兩人看法是一樣的。

兩人看法的確不同,效應上就拉開了台灣面對北京時的戰略空間;但縱然是這樣,兩人畢竟不是在唱雙簧。

北京眼中的台獨雙簧主角:竟然是蔡英文 - 馬英九?

畢竟,唱雙簧是人類社會中常見的一策略,北京以唱雙簧的角度看台灣政界領袖的角色扮演自然一定是有的。在去年國民黨中常委改選之後,中國網路流傳一篇文章<統一台灣最大的障礙原來是這個>。這篇文章痛批在獨立議題上台灣政界唱雙簧的現象,不過令人驚奇的是,被批唱雙簧的主角不是蔡英文 - 賴清德而是蔡英文 - 馬英九。

文章說,馬英九「不統不獨不武」就是暗含實質的台獨立場,國民黨是偽裝成不獨的「暗獨」,反而更難對付,因為會影響到中共以武力促統的決心。此外,他也提到,民進黨的「明獨」和國民黨的「暗獨」皆是在反對統一上唱起雙簧,認為國民黨和民進黨根本就沒區別。

文章作者尹國明是有名的專欄作家,不必懷疑,他是極右派。中國的極右派,嗆起聲來,經常和北京中央不同調,但是調子不同就是基本立場不同嗎?

要回答這個問題要依據北京對台灣政策的核心立場做檢驗基準。

北京眼中的台獨定義那塈銆o到

由於台灣社會的主流立場是台獨,因此如果藍營人士攻訐蔡賴唱雙簧的目的是在向台灣社會告狀,那等於向台灣多數人嗆聲說他站在大家的對立面,簡直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問題若國民黨不是砸自己的腳,實在就很難辯解他們告狀的對象是北京,是在向北京説蔡賴兩人都是都是台獨,不要被兩個人表面講法不同,甚至媒體報導的兩人為台獨爭議而非常不愉快所唬弄了。

北京會不會真的認為蔡賴唱台獨的雙簧?而台獨北京又怎樣定義?有朋友非常嚴肅地問。他的第一個問題意思應該是,北京已經指明賴清德「就是台獨」了,如果北京認定蔡英文也是台獨,所謂維持現狀只是和賴清德唱雙簧那就糟了,他的第二個問題顯然是希望找到北京定義的台獨後,可以避凶趨吉。

我告訴他,北京應該認為台灣有人唱雙簧,但是被認定唱雙簧的,恐怕不是蔡-賴;現在北京打賴力道大於打蔡,應該也不在於沒有看穿兩人唱雙簧。另外,兩人是不是唱雙簧,當然要看台獨的定義是什麼,至於台獨的定義問題,北京因為對「中華民國」沒有像國民黨一樣的感情和利益的糾結,所以定義起來反而很理性,也很一貫,幾十年來沒有什麼變化,根據的就是政治學的ABC,不會有像國民黨一樣的感性扭曲,有左拐右彎的變形到無法以政治學原理去理解,在這情況下,北京的立場是:在台灣自立中央政府,然後既不努力追求統一,又不願意和中共打內戰就是台獨。北京對這一個台獨定性的最完整的論述在2000年《一個中國的原則與台灣問題》白皮書之中;最簡捷的定義則在1970年代和世界各國建交公報和2005年的<反分裂國家法>之中。(註)

中共這幾個文件出現的時間從1970年一直到2005年,雖然前後涵蓋了35年之久,但是其中兩岸的立場,對台獨的定義在精神面、文字面都前後一貫,沒有什麼變動,只有在政策面隨著局勢的變化而有所增添。這些文件歸納起來,重點是:

3,無論是兩個中國、一中一台、一個國家兩個政府、兩個對等政治實體、台灣已經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現階段是「中華民國在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並立、台灣是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以及借口兩岸是制度之爭,中國大陸在民主化以後再談統一等等,本質上都一樣,都是「分裂國家」的主張。這些主張,2005年的<反分裂國家法>把他們總括起來,雖然不同名義不同方式,但都是複姓台獨的一家子家族成員。<反分裂國家法>第八條這樣規定:「台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得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

4,在1995年,台獨運動還不成氣候,而國際社會在聯合國國席位之戰中,國際社會推動兩個中國的努力北京印象還很深刻,所以,在1993年《台灣問題與中國的統一》白皮書之中,在幾個分裂國家的主張中,一中一台排在兩個中國的後面,換句話說,「中華民國」是比「台灣國」更屬於北京的優先敵人。但是1995年之後台獨認同在台灣迅猛增長,於是到了2005年立<反分裂國家法>時,台獨不只成為優先的首要敵人,還成為總括各種「國家分裂」方式的名詞。

這幾份文件把國民黨人士所有的「不統、不獨」的兩岸主張,列舉的列舉,概括的概括一網打盡,全擺進台獨家族了。所以,尹國明說蔡馬唱雙簧的說法,從上面的文件看來,一點都不離譜,試想2013年習近平在印尼會見蕭萬長時說,「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終歸要逐步解決,總不能將這些問題一代一代傳下去。」不正是當著蕭萬長的面強調你們不要再和民進黨唱台獨雙簧嗎?

習近平和尹國明講的有什麼不同嗎?兩人的話,意義沒有什麼不同,只不過一句是文言文一句是白話文罷了。

回顧中共這30多年留下的文件,在「統一」、一個中國、中國只容許一個中央政府的前提下,從台獨、兩個中國、兩個政治實體、一中各表,都是「分裂國家」,也都是台獨的家族成員。

當然雖說都是台獨家族,北京要打撃時還是有優先次序,有首要敵人,次要敵人的差別,但是兩個中國曾被列為比一中一台要優先打壓的對象,說明的是,是不是中華民國與否的名義雖然涉及國民黨的「核心價值」,但是中共對所有台獨家族成員的名字並沒有什麼偏好和偏惡,因此當北京今天的首要敵人被打垮了,次要敵人不但並沒有因此可以安然無恙,反而馬上升格成首要敵人。所以就賴清德的台灣獨立雖然不是因為和蔡英文唱雙簧卻為蔡英文拉開戰略空間一樣,今天正是有了民進黨的台獨,才給了國民黨的一中各表稍稍喘氣的空間。所以國民黨如果以消滅台獨為職志,那是形同非搶到民進黨前面讓中共當成首要敵人不可一樣,真是不可思議。換句話說首要敵人或次要敵人的選擇是策略選擇問題不是好惡的情感糾葛問題。

最後,劉結一這次好像才發現新大陸一樣,特別鄭重其事地確定賴清德是台獨實在是一個非常奇怪的事。賴清德公開在正式場合自稱台獨,台獨工作者已經好幾年了為什麼到現在才確認?關鍵當然一點也不可能因為「今天才終於知道」,而在於中共一旦有了對對手明確的「定性」,依理就有進一步採取具體因應行動的問題。於是類比起來,這就像馬英九一再拒絕談判和平統一,依反分裂法早就是台獨了,早就是在和民進黨唱雙簧了,但是遇蕭萬長習近平卻只能講文言文,不能講白話文「唱雙簧」一樣。換句話說,各型各式的台獨都是台獨,都不能接受,但是無論打擊的優先順序的選擇和方法都不是那麼容易拿捏的緣故。

無論如何,明白中共處理兩岸、台獨的基本立場後,台灣在尋找因應策略時,才不致於做白工、甚至誤入歧途。

註:

各重要文件中定義台獨的重要依據:
一、1970年代開始,北京在和各重要國家建交時,堅持列入建交公報的「一個中國三段論」: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台灣是中國的領土。
二、1993年《台灣問題與中國的統一》白皮書 其重點是:
1,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央政府在北京。
2,一國兩制。
3,台灣問題是國共內戰遺留下來,純屬中國的內政問題,兩岸應盡早接觸談判。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什麼問題都可以談。
4,謀求同一些與中國建交的國家發展官方關系的「務實外交」,是推行「雙重承認」,制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對此,中國政府堅決反對。
5,台灣參加國際組織只能在北京允許之下,作為中國的一個地區以「中國台北」身份參加。各國和台灣通航必須得到北京同意。
三、2000年《一個中國的原則與台灣問題》白皮書 重點是:
1,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宣告成立,取代中華民國政府成為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和在國際上的唯一合法代表,中華民國從此結束了它的歷史地位。國民黨統治集團退踞台灣以來,所謂「中華民國」和「中華民國政府」,實際上始終只是中國領土上的一個地方當局。
2,中國政府統一和平為方針,但是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所以沒有承諾放棄使用武力的義務。
3,一九九二年十一月,海峽兩岸關系協會與台灣的海峽交流基金會達成在事務性商談中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
4,「兩個政府」、「兩個對等政治實體」、「台灣已經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現階段『中華民國在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台灣是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的主張都是不合法的。
5,如果出現台灣被以任何名義從中國分割出去的重大事變,如果出現外國侵占台灣,如果台灣當局無限期地拒絕通過談判和平解決兩岸統一問題,中國政府只能被迫采取一切可能的斷然措施、包括使用武力,完成中國的統一。
6,德國被分裂為兩個國家,德國問題完全是由外部因素造成的。而台灣問題則是中國內戰的遺留。
四、<反分裂國家法>
第八條 「台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得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

【圖片為資料照,圖片來源:中評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