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叩關CPTPP:政治角力?或經濟互利?

2021-09-27 500940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我認為兩岸執政當局都應從民生的角度,看待雙方申請加入CPTPP一事。前副總統連戰說過:「兩岸一起賺世界的錢。」因此,先進、後進不是問題,重要的是兩岸都能參與區域經濟整合。

趙春山/評論

兩岸近期分別於9月16日和9月22日,提出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的書面信函,且雙方都厲兵秣馬,積極展開對成員國的遊說工作。從經濟利益的角度看,誰都不會忽視這個擁有超過5億人口、生產總額達11兆美元,占全球國內生產毛額(GDP)13%的經濟圈。

《金融時報》引述我政府官員談話指出,臺灣不能承受錯過加入CPTPP的「機會之窗」。CPTPP成員國多為我國重要貿易夥伴,占我國際貿易總額超過24%。根據臺灣投入產出模型量化模擬結果,加入CPTPP,臺灣的GDP將至少成長0.52%。因此,民進黨政府宣稱這是攸關臺灣未來重要經貿戰略的決策,盼加入後能增加企業商機、就業機會、民眾所得,以及有助加速國內產業轉型升級。

中共重視與東協(ASEAN)成員國之間的經貿關係,雙方去(2020)年的雙邊貿易額達6,846億美元。此外,中共與東協在去年11月15日舉行的東協峰會上,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隨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11月20日舉行的「亞太經合會」(APEC)視訊峰會中,首度表態將「積極考慮」加入CPTPP,而據中國大陸經濟學者估計,中國若加入CPTPP,將拉動GDP成長0.74%至2.27%,出口則將成長4.69%至10.25%。

中共申請加入CPTPP不會只著眼經濟利益。CPTPP的前身為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任內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歐巴馬當時除了為推動自由貿易和全球化的戰略外,也想藉此對中共進行「經濟圍堵」。但川普上任後,採取單邊主義的「逆全球化」政策,導致美國於2017年退出TPP。以日本為首的11個國家隨即接手,並於2018年1月另訂新的協定架構,改名為CPTPP。

拜登上任後,基於國內政治考量,對於美國是否重新加入CPTPP始終舉棋不定;但為了持續圍堵中共,拜登政府自今年下半年開始,接二連三派遣高官出訪亞太國家,對該地區發動新的外交攻勢。例如,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7月底訪問新加坡、越南和菲律賓;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8月初連續五天參加五個與東協有關的部長級視訊會議;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則於8月底出訪新加坡及越南。

僅管拜登政府在外交上改採主動,但正如《美國之音中文網》(VOA)引述「美臺商業協會」(USTBC)的聲明所說,「如果少了自由化貿易,美國在亞洲的雙邊和多邊努力將處於劣勢。」

中共在美國心存觀望之時,趕搭CPTPP列車,想必是為了先占有一席之地。中共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同一時間訪問越南、柬埔寨、新加坡及南韓,不會只是巧合。多數西方媒體認為,王毅此行是劍指美國,「意在削減拜登政府在亞太地區重構聯盟所作的努力。」此外,就在拜登與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9月15日突然宣布締結「澳英美三邊安全協議」(AUKUS)的隔天,中共即宣布申請加入CPTPP,也不會是另一個巧合,其中應有地緣政治的考量。

最後,中共希望加入CPTPP的舉動,對於西方的誤導「共同富裕論」,能發揮「撥亂反正」的作用。不可否認,習近平近期對私營企業採取的連串監管措施,已引發外界對中共強推「平均主義」的批評。因此,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及副總理劉鶴,在中共申請加入CPTPP的同時,分別強調中共堅持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不變,對包括民企在內的各類所有市場主體「一視同仁」,且將維護公平競爭。言下之意,中共申請加入CPTPP,代表中國大陸的發展,不會脫離經濟全球化的軌道。

然而,中共能否順利加入CPTPP仍有待觀察,因為CPTPP不僅涉及商品關稅,也包括促進服務及投資自由化,且CPTPP在勞工問題、環境保護和爭端解決等領域已訂有許多規則,而外界對於中國能否遵行一直存在疑慮。此意味北京在達到CPTPP門檻前,必須對經濟體制進行大幅度改革,且還須經過一段長時間的談判過程。

除了體制和規則方面的問題,美國結合盟國對抗中國,也是阻礙北京加入CPTPP的另一個重要因素。例如,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曾對媒體表示:「以目前中國的情形,真的能加入嗎?」表面上,麻生是從「在商言商」的角度,提出中共加入CPTPP談判的前提條件;但骨子裡,日本不無藉此制衡中共的意味。澳洲反對中共加入CPTPP,是把它作為籌碼;澳洲提出的條件,是中共必須解除對澳洲的經濟杯葛,並儘快恢復兩國的部長級接觸。

至於臺灣,加入CPTPP擁有的「技術性」條件應優於中國大陸。日本身為今(2021)年的輪值主席國,已公開表達對臺灣的支持之意。目前日本國內的「親臺反中」氣氛濃厚,是臺灣申請加入的有利時機;問題在於,日本能否和其他成員國一樣,不顧本身的經濟利益,抗拒來自中共的政治壓力?中共聲稱在「一個中國」原則下,堅決反對臺灣加入任何官方性質的協議和組織。在兩岸缺乏溝通的情況下,臺灣申請加入CPTPP,勢將演變成相關各方的一場外交角力。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我認為兩岸執政當局都應從民生的角度,看待雙方申請加入CPTPP一事。前副總統連戰說過:「兩岸一起賺世界的錢。」因此,先進、後進不是問題,重要的是兩岸都能參與區域經濟整合。馬克斯主義者強調經濟是「下層基礎」,我相信深化經貿交流合作,有助於強化「兩岸一家親」的理念,進而為包括社會、文化等不同內涵的兩岸融合發展,奠定更加厚實的民意基礎。

【圖片為文章示意圖,資料照,翻攝自Juan Carlos Baker推特】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