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兵推」到「和平推」:兩岸應思「趨吉避凶」之道

2024-06-13 20737

無論涉及中美之間的傳統安全或非傳統安全議題,台灣總是主動或被動地捲入其中。民進黨政府無法與對岸進行「和平推」,只好隨美國的「兵推」起舞。

趙春山/評論

過去10年,美國政府及智庫不時針對中共武力犯台問題舉行「兵推」(war game)。兵棋推演的目的是要洞燭先機,進行「預防性國防」;但因兩岸關係日益嚴峻,「兵推」往往為台海上空增加了幾分肅殺的氣氛。美國中央情報局長勃恩斯(William Burns)就曾表示:「中共國家主席已下令在2027年之前做好入侵台灣的準備。」這句話聽來讓人膽戰心驚。美國總統拜登日前接受《時代》(Time)雜誌專訪時,還針對這個問題第5次提出他的「武力護台說」。

值得注意的是,應「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邀請訪台的耶魯大學國際領導中心創始主任艾瑪. 思蓋(Emma Sky),日前在台北演講提出另一套稱之為「和平推」(peace game)的不同思維。「和平推」不同於「兵推」,它不重視誰是贏家,而是想辦法在區域政治衝突中「降低風險」(de-risking)和「強化韌性」(becming resilient)。因此,「和平推」更重視合作,即參與者利用「軟實力」來共同解決問題。艾瑪期盼兩岸都能付出更多努力來做「和平推」,而非一味進行「兵推」。她認為可以從民間的互動開始,一路建立政府與政府之間的交流。

事實上,在前總統馬英九執政那八年,兩岸關係發展就經歷了上述「和平推」的過程。兩岸在「九二共識」的互信基礎上,從「海基」、「海協」兩會領導人的會面,到兩岸事務部門主管的會面,一直升高到兩岸領導人的會面,雙方還簽了包括ECFA在內的23項協議。

行政院長卓榮泰被問到是否支持「和平推」時表示:「可持開放態度,面對任何對台灣正面、善意的友善建議,但最終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反對武力、反對暴力,堅持用和平的方式,促進印太穩定、發展。」卓院長沒有明確指出和平的方式為何;但我認為,以當前的民共關係來看,「和平推」是在執行一項「不可能的任務」。

首先,從賴清德總統發表的520就職演說,以及對岸做出的強烈回應看,在民進黨未來執政期間,兩岸關係將是一場「反獨促統」和「抗中保台」的鬥爭,民共之間的相互敵視,有使兩岸關係從「內部矛盾」升高為「敵我矛盾」的可能。而且,這將是一場「零和賽局」,只有「備戰」而沒有「避戰」的空間。

其次,決定台海戰爭與和平的因素是中美戰略競爭。政治學者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從現實主義的觀點,強調兩個核子強權本來沒有爆發戰爭的可能;但從權力平衡的觀點看,美國擔心中國崛起挑戰其霸權地位;而中共則擔心美國遏制中共會危及其安全環境。因此,米爾斯海默不排除中美會因南海和台灣等問題,捲入一場地緣政治衝突的可能。

拜登針對《時代》雜誌詢問美國動用武力護台問題時,他的回答是「要看情況」,「但沒有排除使用美國軍事力量的可能性。」;接著卻補充說:「這和派遣陸軍、空軍與海軍等方式,有明顯的區別。」拜登的說法維持以往的「戰略模糊」,即承諾軍事援台,但不確定是否派兵參戰,顯然再一次吊足台灣人的胃口。

我認為中美都沒有兵戎相見的打算。拜登三番五次論中共武力犯台,顯然是要配合美國國內的「反中」民意主流,目的當然是為了爭取選票。美國雖是總統制國家,但像涉及國家安全的核心利益問題,也不是總統說了算。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事後就為拜登的話緩頰,強調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沒有改變,表示拜登是「直率的人」。

就是為了避免總統的「一言喪邦」,《華盛頓郵報》等媒體曾報導,在川普下台前,時任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Mark Milley),曾私下兩度致電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表達美國不與中共開戰之意。另外,根據《金融時報》2023年12月14日報導,在舊金山「拜習會」前,雙方高級國防官員就曾在華府秘密進行會面。

事實顯示,「拜習會」後中美兩軍就逐步恢復各層級的對話管道,當中共防長董軍與美國防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在「香格里拉對話」會面後,中美兩軍高層交往已全面恢復。意味著雙方將致力管控分歧,以免走向直接衝突及全面對抗。我認為中美當務之急是防止雙方因實施軍事威懾,而出現擦槍走火的意外。

中美在非軍事領域的對抗,日益受到外界的關注。大陸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李巍就認為,美國已對中共發動三場經濟戰,即關稅戰、技術戰及金融戰;未來中美將在外交、資本及技術三方展開戰略競爭。

例如,隨著美國總統選戰加溫,拜登政府正發動新一波對中晶片戰。據彭博資訊報導,拜登政府考慮將人工智慧(AI)應用所需的晶片,列入禁止出口至中國大陸的範圍內,並鎖定才剛進入市場的「環繞閘極」(GAA)製程技術所生產的晶品。由於GAA可讓半導體具備更強大的功能,美國此舉會提高大陸建立AI糸統的難度。

無論涉及中美之間的傳統安全或非傳統安全議題,台灣總是主動或被動地捲入其中。民進黨政府無法與對岸進行「和平推」,只好隨美國的「兵推」起舞。

艾瑪此行對兩岸關係提出許多逆耳忠言,但都是知易行難;在「可操之在我」的部分,艾瑪提出下列三點值得台灣參考:一是必須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和脆弱之處;二是要強化社會的凝聚力;三是要展現台灣的軟實力,即台灣的吸引人之處。

【圖片翻攝自龍應台文化基金會臉書專頁】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