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街」地氣 國民黨怎麼爭取年輕票

2021-11-05 25056

想爭取年輕選票,沒有藍綠或年紀之別,但最基本要先搏感情,要了解才能融入,而不是充斥老少尊卑的權威心態,想要主導一切,那麼只會適得其反,把年輕選票往外推。

王正寧/評論

為宣傳街舞運動協會舉辦的賽事,理事長也是國民黨中常委沈智慧10月27日在臉書PO上國民黨公職「群舞」影片。包括黨主席朱立倫、立委蔣萬安、林奕華、洪孟楷,以及新北市議會議長蔣根煌、桃園市議會議長邱奕勝等人,示範Locking和Popping等舞步,被形容是「會動的長輩圖」,但此舉也引發內部反彈;在此同時,部分理事以獨攬大權,甚至逾2年未召開理事會為由,連署向內政部陳情,要求撤換理事長。

根據媒體報導,街舞運動協會的內訌其實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當初會成立街舞運動協會,關鍵在於不能認同以國標舞為主體的「中華民國體育舞蹈總會」來帶領街舞界,希望能夠維持街舞發展的主體性。沒想到,沈智慧就任理事長後未經過理事會同意,即加入中華舞總、成為團體會員,引來「投降」罵名,為此已經埋下對立的種子。

此外,去年總統大選,沈智慧也要求參加世界街舞大賽成員出席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的聯合競選總部成立大會。之後為了反萊豬議題,甚至還要協會編排「萊豬舞」以供宣傳,也引發內部不同聲音,質疑沈智慧把整個協會拿來服務政治,同時營造個人聲望,如今又找來與街舞毫無淵源的藍營政治人物拍片,讓這把火一發不可收拾,甚至大動作要逼退沈智慧。

每次選舉挫敗,國民黨的檢討改革報告,爭取年輕選票一定是「基本配備」。因為所有的民調都顯示,年輕人對國民黨的認同感都偏低,就以最新公布的《美麗島電子報》10月國政調查為例,20-29的年齡層對國民黨好感的比例只有31.7%,反感則是過半的51.4%,而30-39的年齡層好感更只有26.5%,但反感卻高達62.3%。因此在分析國民黨的黨員結構,才會呈現出40歲以下比例竟然不到4%的警戒數字。

因此,爭取並開拓年輕選票成為國民黨當務之急、重中之重的課題,年輕人熱愛的街舞運動成為拉近彼此距離的管道之一。基於選戰布局與拓展政治能量及影響力等考量,政治人物爭取單項運動協會理事長等要職,所謂「政體兩棲」的情形相當普遍,政黨也總是鼓勵積極參與,在國民黨一黨獨大的時期,較冷門一點的協會還會要求立委「認養」,就是要牢牢掌握這些民間體育團體。

只不過,有些藍營政治人物還停留在過去的「輝煌年代」,以為理事長是一呼百諾或者大權獨攬,可以為所欲為。尤其是針對以年輕人為主體的協會,這些政治人物在參與的過程有做過功課?有真的了解他們發展的歷史、文化與生態?以街舞運動協會為例,身為理事長的沈智慧,顯然不了解年輕人並不認同讓「中華民國體育舞蹈總會」來帶領街舞界的過去。

再者,雖然《國民體育法》排除「家族化」的可能,但並沒有明文限制「政黨化」,當街舞運動協會各縣市分會主委大量安插前現任國民黨立委,甚至視為私產,毫不掩飾為黨、為特定人所用,內部的反彈與衝撞只是早晚的事。

回歸嘻哈本質來看,這個美國黑人所創造的次文化,源自都市貧民窟有色人種青少年,面對所處環境所作出的反應,不論是饒舌、街舞亦或是塗鴉的內容元素都緊密聯繫,都是某種程度對社會的控訴,用來反映黑人在面對所處逆境的憤怒與自尊。其中發洩情緒的活動演變成的街舞,當中最後定點的「freeze」舞步,其實展現的就是向對方嗆聲、宣示自我立場的動作。

也就是說,在嘻哈的世界裡有他們自己的文化,水的深度不是在外面看到那樣,自然別以為想進入,就可以莽莽撞撞的闖進來,然後以理事長之姿發號施令,尤其是一個長期被國民黨漠視或陌生的次文化領域。想爭取年輕選票,沒有藍綠或年紀之別,但最基本要先搏感情,要了解才能融入,而不是充斥老少尊卑的權威心態,想要主導一切,那麼只會適得其反,把年輕選票往外推。

【圖片翻攝自沈智慧臉書】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