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為何陷入「朱羅紀」困局

2022-04-08 15231

朱立倫不需要放狠話、跟羅智強賭氣,只要儘速完成桃園市長的提名,拿出足以服眾的人選,自然就能化解如今的政治危機;只要藍軍支持者看到贏的希望,就沒空繼續跟朱立倫生氣。相反的,如果除了排擠羅智強之外什麼都不做,難免重蹈當年的覆轍。

單厚之/評論

為了桃園市長的提名,台北市議員羅智強槓上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不惜請辭副秘書長也要參選,而國民黨秘書長黃健庭也舉行記者會反擊,不僅公開說「羅智強很弱」,還表明選策會已經排除提名羅智強的可能性。政治原本應該是妥協的藝術,國民黨卻硬生生玩成粗魯的叢林廝殺,也難怪會被稱為「朱羅紀」。

根據挺羅智強的政治人物和名嘴所言,朱立倫在和羅智強通話時嗆聲要「魚死網破」、「民調再高都不會支持你」。雖然黃健庭在記者會中明確否認此事,但從黃健庭特別強調「選策會已排除提名羅智強的可能性」來看,國民黨中央是鐵了心要封殺羅智強,朱立倫的話即便沒有講到這麼難聽,恐怕也相去不遠。

面對黨中央態度,羅智強7日喊出要拚抖音百萬粉「證明羅智強不弱」,擺明了要以民粹與國民黨中央的黑箱對撞,深藍支持者也群情激奮,對朱立倫批評不斷。繼6年前的「換柱」事件後,朱立倫又再一次站到深藍的對立面。如今的朱立倫毫無疑問是藍軍支持者最討厭的國民黨主席,比起當年私心自用、吃相難看的吳敦義,有過之而無不及。

為了回擊羅智強挑起的深藍怒火,朱立倫特別引用洪秀柱的一段話「人家歡迎你的地方,去的話,就是強將,願意去的話是很好的事情,如果不歡迎的地方,跟人家強爭、強占,那不是好事」。

國民黨桃園市的提名根本八字都還沒有一撇,今天問題的關鍵也不在是否提名羅智強,而是有沒有更強的人選。以台北市為例,羅智強原本也有意要參加初選,但因為有更強的蔣萬安,所以不管是黨中央主動「沒收初選」或羅智強自己「知難而退」,都引不起太大的漣漪。

反觀桃園市,眾所周知民調領先的是立委魯明哲跟萬美玲,其次才是羅智強和立委呂玉玲。國民黨中央不勸進較強的魯明哲和萬美玲,卻不斷放話勸退羅智強,自然讓外界覺得是刻意護航呂玉玲,讓深藍懷疑朱立倫的動機。

更可議的是,國民黨中央以地方反彈、羅智強民調不如魯明哲、萬美玲為由,不肯把羅智強列入考量名單;但在地方早有共識的新竹市,卻想推翻地方經民調支持的資深議員林耕仁,改由立委鄭正鈐披掛上陣。

朱立倫這次當上黨主席,地方派系的支持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尤其在傅(山昆)萁入主「中央選戰策略會報」之後,難免更容易從心理上放大地方派系的影響力。但國民黨目前有實力的派系,大多集中在雲林、屏東等僅有兩個立委席次的小縣市,在六都或較大的縣市,派系的影響力就遠不如國民黨的想像。

以2018年選舉來說,新竹縣地方當初力排眾議,結果硬生生把外界不看好的楊文科扛上了縣長寶座。但新竹縣的人口僅56萬,與人口227萬的桃園縣,絕對不可同日而語;而今日桃園地方對呂玉玲的支持強度,遠遠不如當年新竹地方力挺楊文科的十分之一。更別忘了,今年的1月9日,國民黨還輸了原本認為派系實力最強的中二補選。

桃園的「朱羅紀」不僅衝擊到今年桃園的選情,還可能影響今年國民黨整體的士氣跟選情,但最直接可能受到波及與牽連新北市長侯友宜、台北市立委蔣萬安,至今仍舊是一副「自掃門前雪」的姿態,沒有任何明確的表態,也不願撫慰、回應藍軍支持者的情緒。

從2015年選總統的洪秀柱、2020年選總統的韓國瑜、2021年選黨主席的張亞中、到此時此刻的羅智強,這些外界眼中的深藍、民粹政治人物,之所以總能在藍軍內部引起很大的波瀾,其實有相當程度源自於藍軍政客的保守冷漠,只要事情不燒到自己的頭上,就悶不吭聲、躲得遠遠的。

藍軍支持者一再面對「十萬將士齊卸甲,竟無一人是男兒」的難堪處境,突然有一、兩個擺出願意承擔的姿態,敢主動請纓出征,不管夠不夠格、像不像樣,也好過不死不活的投降主義、失敗主義。從當年的柱粉、死忠韓粉到支持張亞中、羅智強的深藍族群,其實一直都有高度重疊。

朱立倫引用洪秀柱的話貶抑羅智強,但其實他正陷入當年相同的困境。「換柱」一直是朱立倫心頭的痛,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和洪秀柱和解。但當年朱立倫的大錯其實不是「換柱」而是「提柱」,如果沒有錯誤的提名洪秀柱,就不需要為了錯誤的提名而換柱。

當年的情況時,時任黨主席的朱立倫是國民黨公認最強的總統候選人,但朱立倫自己不願耗損所以不想參選。洪秀柱原本想的只是立委,但朱立倫卻不願給又不介入協調,最終雖然一再設下門檻,但騎虎難下的洪秀柱仍然跨越「防磚」的門檻,弄假成真成為總統候選人,才埋下後來不得不「換柱」的種子。

今天的情況頗有幾分相似,羅智強何嘗真的以為自己能贏下桃園市長,不過是以小博大、藉機創造聲量、累積政治能量,但朱立倫遲遲不處理桃園市長的提名,不願意得罪地方的任何人,任由地方變變成一攤泥淖,才讓羅智強有機會走到今天的聲勢。

個性決定命運,朱立倫事隔6年重新入主國民黨中央,卻又讓自己陷入相同的困境。朱立倫不需要放狠話、跟羅智強賭氣,只要儘速完成桃園市長的提名,拿出足以服眾的人選,自然就能化解如今的政治危機;只要藍軍支持者看到贏的希望,就沒空繼續跟朱立倫生氣。相反的,如果除了排擠羅智強之外什麼都不做,難免重蹈當年的覆轍。

【圖片為資料照】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