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習會」,日本憂「台灣有事」

2022-11-21 130587

台海問題是這次「岸習會」討論的一個重點。岸田藉機重申「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習近平則以「必須重信守諾、妥善處之」加以回應。看來雙方各說各話,沒有交集。僅管如此,我認為兩國領導人都想利用這次難得的會面,改善雙方的關係。

趙春山/評論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這次廿國集團(G20)和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峰會的場邊會,行程排的滿滿。其中除了眾所注目的「拜習會」外,還前後會見了14個國家的領導人和聯合國秘書長。習近平一向重視「元首外交」,上台後曾馬不停蹄走訪世界各地。但最近三年受新冠疫情影響「足不出戶」,這件事還曾引起外界的各種揣測。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與習近平17日在曼谷的會面,特别受到關注。這是中日首腦時隔3年的再次面對面會談,也是岸田首次與習近平面對面會談。今年是中日建交50週年,建交之前,日本曾以「政經分離」原則,處理當時與中共的非官方關係;但在美國前總統尼克森於1972年訪問中國大陸後,日本震撼之餘,立即「趕搭巴士」,搶先在美國之前與中共建交。

建交後的中日關係起伏不定,在50年後的今天,日本民調顯示,民眾對兩國關係感到滿意的比例只有6.1%;逾四成受訪者表示對《中日和平友好條約》持懷疑態度。歷史認識和領土爭議是中日存在的老問題;新問題是日本和美國一樣,對「中國崛起」後在周邊地區的軍力投射,感到十分憂慮。

日本新版《防衛白皮書》即多次提及中共在日本周邊的軍事行動,甚至暗示中俄兩國有軍事合作的可能。日俄之間亦存在「北方領土」糾紛,如果中俄軍事結盟,再加上近在咫尺的北韓核武威脅,那絕對是日本心中的一個巨大夢魘。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說:「台灣有事即日本有事,也就是日美同盟有事。」從地緣政治的角度看,近期台海緊張情勢的升高,使得日本較周邊任何國家都感到關切。今年八月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台後,中共採反制行動,發射的導彈竟穿越台灣,落人日本專屬經濟區,這讓東京驚恐不已;但日本除口頭抗議外,別無他法。據說1996年爆發台海危機,時任日本首相的橋本龍太郎,曾擔心的徹夜未眠;但最後也只能靠柯林頓總統派出的兩支美國航母戰鬥群,暫時解除了危機。

如果今天台海發生同樣的情況,我認為岸田政府也只能「唯美」馬首是瞻。日本公益財團法人「新聞通信調查會」13日發布的一份民調顯示,近8成日本受訪者,對台海情勢有危機感;但若中共決定武力犯台,有超過7成受訪者,反對日本派自衛隊跟美軍聯手對抗共軍。

台海問題是這次「岸習會」討論的一個重點。岸田藉機重申「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習近平則以「必須重信守諾、妥善處之」加以回應。看來雙方各說各話,沒有交集。僅管如此,我認為兩國領導人都想利用這次難得的會面,改善雙方的關係。岸田在開場白就說:「雙方加快努力,建立建設性和穩定的關係很重要」;習近平也表示:「中日關係的重要性沒有變,也不會變。中方願同日方一道,從戰略高度把握好兩國關係大方向,構建契合新時代要求的中日關係。」

就習近平而言,中共廿大後開展「大國外交」的主要對手還是美國。如果中共要弱化美國的「反中統一戰線」,也必須對日本進行「統戰」工作,而經濟則是中共手中最有力的一張牌。

受到新冠疫情及俄烏戰爭的影響,世界經濟面臨通膨上升、糧食及能源價格上漲的問題,而中共似乎相對受傷較輕。「世界銀行」報告顯示,中共自2013年至2021年,對世界經濟成長平均貢獻率達38.6%,超過七大工業國貢獻率總和,已成為世界經濟成長重要引擎。

中日經貿互動並沒有受到政治因素太大的影響。在中日建交之初,雙邊貿易額只有11億美元;但到2021年已創下歷史新高,達到3495億美元,增長超過300倍之多。中國已連續15年穩居日本第一大貿易夥伴,雙邊貿易額占日本對外貿易總額中的20%;而日本僅次於美國,是中共的第二大貿易夥伴;日本且是累計對中國投資額最高的國家。

習近平目前對日本打的就是「經濟牌」。根據《新華社》11月18日的報導,習近平在「岸習會」後表示:「兩國經濟相互依存度很高,要在數字經濟、綠色發展、財政金融、醫療養老、維護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暢通等方面,加強對話合作,實現更高水平優勢互補和互利共贏。」

以岸田目前在國內的處境,「經濟安全」比「台灣有事」更具急迫性。日本《放送協會》11月的民調顯示,岸田內閣支持率下跌到2021年上任以來最低的33%,較今年10月的調查下滑了5個百分點,是連續4個月創新低;不支持率也從前次調查的43%,上升到目前的46%。如果岸田要避免被倒閣的命運,改善國內經濟比修憲成為「正常國家」的邊際效益更大。日本此刻沒有必要和中共為敵。

日本《共同社》也在11月18日發出報導,說明「岸習會」同意就日本外務大臣林芳正的訪中進協調,並將儘快重啟部長級的「日中經濟高層對話」和「日中高級別人文交流磋商機制」;雙方也同意加強溝通,儘早啟用作為防務部門間相互通報體制「海空聯絡機制」核心措施的熱線,以及加強外交和防務部門高官間的「安保對話」等。

「岸習會」和「拜習會」的成果可以說是異曲同工,雙方對於爭議的問題都未提出具體解決方案,但都承認分歧,並希望透過制度性的溝通機制管控分歧,避免造成誤判而演成一發不可收拾的狀態。

國際局勢瞬息多變,「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中美和中日關係的常態就是「既聯合,又鬥爭。」兩岸以和為貴,「抗中」不足以「保台」。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