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王會,柯文哲獨憔悴

2023-02-16 14335

郭台銘的動作對國民黨是壓力,對柯文哲的衝擊則更大。雖然柯文哲很早就表態要選總統,但以民眾黨和柯文哲的實力,原本就很難撐起一場總統大選,理所當然必須要找人結盟、合作,而郭台銘一直是最重要的選項。

單厚之/評論

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日前會見前立法院長王金平,表達希望爭取國民黨總統提名的意願。郭台銘一方面以「年輕氣盛」來回應四年前退黨的那一段摩擦,雖然沒有道歉,但也算是給了個交代,另一方面又以相信朱立倫「會吸取四年前的教訓」對國民黨喊話。雖然國民黨內反郭的聲音也不少,但在侯友宜一直「侯侯做代誌」的情況下,郭台銘的高調與積極,對朱立倫和侯友宜都會造成一定的壓力。

四年前,郭台銘、柯文哲、王金平曾經試圖結盟選總統,但週二的「郭王會」後,郭台銘和王金平都否認有「郭柯配」,王金平更斬釘截鐵地說「只支持國民黨提名的人」。郭台銘沒有說死萬一拿不到國民黨門票的下一步會如何,但以週二的場面來看,無論郭台銘最終有沒有拿到國民黨的總統門票,應該不至於再去組「第三勢力」。

郭台銘的動作對國民黨是壓力,對柯文哲的衝擊則更大。民眾黨台北市議員「學姐」黃瀞瑩日前接受媒體專訪時曾表示,「柯文哲不一定要當正的」,引發外界不少的聯想,就連民眾黨內也有不同的意見。雖然柯文哲很早就表態要選總統,但以民眾黨和柯文哲的實力,原本就很難撐起一場總統大選,理所當然必須要找人結盟、合作,而郭台銘一直是最重要的選項。

在郭台銘表態沒有「郭柯配」之後,柯文哲即便想要當郭台銘的副手也不可得,就只剩下「藍白合」一途。但以目前的情勢來看,郭台銘若真能成為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回黨也才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斷然沒有再找非國民黨人擔任副手的道理,不可能找柯文哲搭檔。

反而是在侯友宜出線的情況下,「藍白合」或許還有談的空間。但侯友宜最終的出線,必然是一個朱立倫、侯友宜、郭台銘等多方妥協的結果,侯友宜的搭檔並不操之在己。可以想見的,為了達成這樣的妥協,朱立倫、侯友宜、郭台銘等國民黨內各方勢力,對於選後的布局必然已經有了一定的共識和分配,留給柯文哲的空間已經不多。

今天媒體報導柯文哲一定參選、要當關鍵第三勢力,「誰當選,由我來決定」,其實就是柯文哲要「以戰逼和」。柯文哲的參選與否對民進黨的影響小、對國民黨的影響大,柯文哲能決定的不是誰當選,而是國民黨候選人是否會落選。

柯文哲與國民黨之間難以達成合作的關鍵在於,柯文哲的政治實力與要價之間的落差。以柯文哲台北市長的資歷,要個副總統、閣揆都不過分,但柯文哲能對國民黨的加分,卻顯然不到這樣的程度。雖然剛過去的「九合一」大選,黃珊珊取得不錯的戰績,但外界的肯定與惋惜,多半僅止於黃珊珊個人,而非整個民眾黨或柯文哲;而新竹市的高虹安,在新的局勢下,究竟會支持柯文哲、民眾黨,還是跟著郭台銘走,應該已有定論。

立委「單一選區兩票制」大幅壓縮了台灣第三勢力的空間,因為總統和立委經常是合併選舉,區域立委是支撐總統候選人的重要基礎,小黨在無法提出足夠有實力區域立委候選人的情況下,總統的選情也很難拉抬。在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之後,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曾三度參選總統,得票率最高的是2016年面對朱立倫和蔡英文,在國民黨必輸的情況下,得到12.8%的選票;2012年面對馬英九、蔡英文和2020年面對蔡英文、韓國瑜,宋楚瑜只分別得到2.77%和4.3%的得票。

柯文哲在八年前的確曾經引起一陣旋風,當時的「開放政府、全民參與」也真的打動了不少人,認為能創造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局面;但如今再從柯文哲口中吐出「選舉是改變台灣政治文化的社會運動」,就讓人覺得蒼白無力、毫無長進。雖然柯文哲一直覺得民眾黨已經有一番不錯的局面、一定的支持群,但去年市議員選舉,民眾黨議員的得票率僅4%,成為中選會認證的「4%黨」。民眾候選人良莠不齊、形象南轅北轍,民眾黨給人的形象相當模糊,試問,當選的高虹安、落選的黃珊珊,到底哪個比較能代表民眾黨?

民眾黨和柯文哲的定位不明、對國民黨的威嚇能力不足,國民黨自然也不會有大幅讓步的意願,藍軍內部已經自立自強,努力將民眾黨邊緣化的聲音。為了降低變數、提高勝算,雙方應該還是會嘗試合作,但當郭台銘已經做出選擇之後,柯文哲可以談判的籌碼已經大幅減少,除非未來短期內柯文哲能展現驚人的爆發力,不然只能「降價」和國民黨談判。若真的參選到底,又不足以成為「關鍵少數」,對柯文哲才是最壞的結果。

【圖片為文章示意圖,資料照】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