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侯、柯三腳督選票的常量與變量

2023-06-12 15301

未來的勝負取決於候選人的韌力,誰能在攻防戰中贏多輸少,越跑越起勁,才是終點線上的贏家。一個合理的勝負評估方式是:候選人所屬政黨基本盤構成的「常量」是否積極投票,中間選民具較大變動彈性的「變量」是否熱情支持。

陳國祥/評論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三國演義開場白「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精準點出歷史興替的殘酷事實。放到當今台灣政壇看,全面執政八年的民進黨還能繼續呼風喚雨嗎?是非評價不一而執政成敗互見的國民黨,能因推出一個本土性色彩濃厚的總統候選人而重回執政嗎?以柯文哲一人之力撐起來的民眾黨有機會成為台灣政壇的關鍵性力量嗎?

台灣人在看,全世界密切關注;畢竟,台灣已經成為地緣政治的關鍵性要角,領導權歸於何黨何人不止影響台灣內政發展與兩岸關係,更將牽動區域穩定與強國對抗態勢。這回台灣總統大選非同小可,美國在台協會主席羅森伯格近日公開在台對三個主要政黨候選人做了「面試」,可見美國高度重視這次大選的候選人的政策主張及其執政取向。

依據近期各項民調,賴清德居於領先地位,侯友宜和柯文哲伯仲之間,但現在起跑槍聲剛響,還要競跑七個月,未來變數繁多,一切預言都為時太早,全不可信。未來的勝負取決於候選人的韌力,誰能在攻防戰中贏多輸少,越跑越起勁,才是終點線上的贏家。一個合理的勝負評估方式是:候選人所屬政黨基本盤構成的「常量」是否積極投票,中間選民具較大變動彈性的「變量」是否熱情支持。

暫時領跑的賴清德看似聲勢可觀,但近期遭颶風侵襲,黨內風波連綿不絕,搞得他焦頭爛額,但這只是幾顆試金石,未來的考驗將會更嚴酷。這次選舉是在美中「大兩岸」關係以及陸台「小兩岸」關係空前對立的背景下舉行,選舉的影響因素更將繁複多端,而且受外部環境影響較大。選舉結果將對世局產生重大影響,所以受世人關注程度甚於前七次大選。選戰主題攸關戰爭與和平的選擇,賴清德刻意避開其所長期執著的路線是否將引戰的疑慮,但選民的主要關注是和平能否確保。在這個關鍵性問題上,賴清德處於不利地位,他所倡導的「和平保民主」缺乏具體的實踐方法,說服力不夠。

賴雖不再強調「務實台獨工作者」,但也沒有轉型成為「務實的和平工作者」,所以在三位候選人中被視為對台海和平的穩定最有疑慮的一位。儘管他在言詞上竭力淡化自己的獨派色彩,但其論述與主張卻是扎扎實實的兩岸兩國主權各自獨立,與中華民國憲法不符,也與中共基本主張對撞。

這裡牽涉到「戰略短視」及「戰術投機」問題。如果候選人選擇了現實上無法實現的理念目標,而且很可能招來無法抵禦的衝突,就是犯了戰略短視的錯誤。如果措辭前後不一,主張一變再變,將被質疑在戰術上投機取巧。賴清德民調雖高,但也出現「天花板效應」,一直上不去,或許正是受制於戰略短視和戰術投機,無法在中間選民中拓展票源,也就是說,他只擁有相對穩定的「常量」,而未能在不斷變化的「變量」中有所增長。

侯友宜民調現況不如賴清德,一方面是藍營的「常量」原本小於民進黨,深藍一時又無法衷心接受侯,所以在基本盤未歸隊情況下,民調不增反減。至於中間選民的「變量」,侯友宜尚未提出具體國政主張,也尚未展現國家領導人的氣派,所以支持者有限。他的挑戰是不但要取得國民黨基本支持者的積極支持,而且要獲得中間選民以及淺綠選民的熱情支持,難度相對較大,但仍有努力的空間。

藍綠兩黨的基本盤是否穩定不移,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做了一個生動比喻。他認為,民進黨基本裡面的核心有一塊是省籍情結,不過,國民黨已經在地化,所以沒有35%的存在。他甚至認為,這次選戰,民進黨像性騷案這種事若再一直出來,35%立刻就會被打崩掉,而賴清德只是這最後的一塊遮羞布,若扯掉這塊遮羞布,民進黨就掛掉了。

至於國民黨的基本盤是否會因民眾黨鯨吞蠶食而變得越來越少小?吳子嘉董事長認為不會,因為相對於民眾黨,國民黨的基本盤太大了,民眾黨現在看似只有黨主席柯文哲。柯文哲開始跑攤,都沒有特定樁腳在幫忙,即使柯文哲的民調繼續在成長,這就像國民黨和民眾黨在打準決賽,其中一個打贏後,會變成一組或是出現一個勝方,再跟賴清德打。換句話說,非綠兩位候選人最後可能出現棄保效應,選票會流向勝算較高的那一方。

柯文哲有機會成為非綠的票源集中處嗎?三腳督的選戰格局目前已經形成,但這是選戰過程的態勢,選舉結果不必三強鼎立。在台灣藍綠對立嚴重的情況下,親綠者固然可觀,恨綠者也不在少數,因此非綠票源合攏的可能性較大。柯文哲吃基本盤太小的虧,雖然口條富於創意與趣味,但就「戰略短視」而言,他不以下架民進黨為目標,很難成為非綠選民希望之所繫,難以非綠共主地位集中選票;在「戰術投機」方面,他的因人因事而調整立場的表現令人印象深刻,變動性與投機性猶甚於賴清德,所以一般選民感到他的可信賴度較低。而且,言多必失,言詞與政見又多流於空泛,未來七個月的選戰中是否展現韌性,不無疑問。因此他「常量」不多,只能在「變量」上求擴大化。

相對而言,侯友宜擁有的藍營「常量」不小,關鍵在如何激勵他們的投票意願;在中間選民和淺藍選民中的潛在「變量」也有開展空間,端看能否讓他們信其避戰的方法與國政的主張。由於他的基本主張立足在中華民國憲法上,反對台灣獨立與一國兩制,戰略上符合民眾渴求和平穩定與反對武統的意向,在這個戰爭陰霾目標的時刻,比較容易安選民的心,經得起民眾期盼維持現狀的檢驗,也因為戰略正確,所以在戰術上可保持常性,不必投機取巧,在求「常量」穩定化與「變量」最大化上都有超越機會。

【圖片為文章示意圖】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