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再主流化的最後機會

2023-06-27 10699

侯友宜角逐總統大位,不僅是個人權位的追求,更是台灣重建主流價值希望之所繫。他應抓住自己在台灣發展全局中可以扮演的引領角色,同時清晰提出台灣應該恢復與體現的主流價值,讓這次大選成為因此具有全面翻新的歷史性意義。

陳國祥/評論

侯友宜民調落後,支持者心神不寧,藍營沉不住氣者懷憂喪志,深藍陣營大發反侯議論,甚至興起「換侯」聲浪;蹭柯文哲者有之,寄望郭台銘者有之。

侯友宜上陣打擊確實準備不足,論述能力尚未到位,整合程度更是遙遙落後。在這個低迷氛圍與民調低谷的困境中,侯友宜請出馬英九輔選大將金溥聰參贊選務,又讓競選辦公室執行長張其強出任國民黨副秘書長;前者可將選戰謀略大大提升,後者有助於侯團隊與黨中央的整合。選戰策略增強了,戰力整合強化了,在這個新起點上加速前進,侯友宜可望止跌回升,重回三強鼎立局面。

近期民調所呈現的狀態,讓人想起2000年連戰與陳水扁、宋楚瑜競選,國民黨落居第三的慘況。另一方面,有馬團隊加入,又有黨中央強有力支持,加上國民黨各路精英好漢積極加入與支持,又有如同2008年換黨執政的殷切民意,國民黨未嘗沒有再主流化的可能。

過去近十年台灣政壇的主流政黨當然是民進黨。權力全然在握,主導政府所有憲政機關、獨立機關以及行政機關,民間組織大半歸順,居於社會主流的愛台、抗中、反統、親美民意也與民進黨的路線與作為相當契合。不過,權力的全面掌控導致專制、壟斷、排他、腐化、極端等病症;目前兩岸關係緊張到了兵凶戰危邊緣,結構性貪瀆到了呼之欲出地步,換黨執政的民意反映在各項民調中。民進黨的主流地位面臨嚴峻挑戰。

2008年馬英九競選總統之際,國民黨已經攀上主流政黨的高峰邊緣,他執政初期確立了國民黨主流地位,直到318學運才被拉下。在高居主流地位的黃金時代中,馬英九集結了台灣非綠各路精英,發揮專業治國的效應;在九二共識的護蔭下,兩岸官方交流與協商順遂進行;在全民總統的理想下,為朝野和解與全民團結創造了主觀性條件;在清廉執政的嚴謹落實下,政風清正,貪腐罕見;在尊重自主機能下,政府機關及公民社會自主運作。那個時代的台灣確實是個美好的年代,也是國民黨在台灣執政數十年所受非議較少的年代,更是國民黨本世紀唯一主導台灣政局的時期。

國民黨的主流地位淪喪近十年了。這十年的國民黨權力非主流化,失去主導地位,內部分崩離析,所信價值被邊緣化,在社會各領域的影響力也式微了。最重要的是,國民黨在馬英九時代信奉體現並且行之有效的九二共識,由於民進黨政府的曲解與擱棄,也由於中共的片面化詮釋,已經失去純正的意義與民意的支持,再也無法成為兩岸公信而可行的政治交流基礎,反而民進黨處心積慮實踐兩岸兩國路線,一面倒親美甘為其制華戰略棋子,而使兩岸關係益趨緊張,陷入戰禍臨身的危機。

前兩次國民黨總統選舉提名人選,從政治角度言,都不足以代表代表台灣主流,非僅無法成為表彰台灣價值的典範,也沒有才具可以主導台灣政壇,甚至無法整合黨內凝聚一體。這次推出諳於警政與市政的侯友宜,他雖非強勢候選人,論述能力與歷練範圍也不足,但執行力、親和力與包容力均有佳評,具有匡正政風、穩定兩岸、團結各方的潛在能量。如果他能整合各方,提振聲望,成為非綠陣營的共主,則有機會成為台灣的權力與價值觀新主流,在使國民黨回復成為台灣主流力量的同時,將民眾珍愛和平民主、期求安樂和諧、盼望全面團結的價值導入主流地位,成為執政的指引方針,則未嘗不是台灣邁向政治轉型與社會提升的新機會。

台灣已到了大船必須轉向的時候了,政權主導的執政方向必須更張,首先是兩岸關係必須緩和緊張確保和平,同時改變目前的對立分裂狀態,重建溝通協調與團結一體的空間,至於專權霸道、恣意妄為、貪瀆腐化也必須幡然導正。侯友宜角逐總統大位,不僅是個人權位的追求,更是台灣重建主流價值希望之所繫。他應抓住自己在台灣發展全局中可以扮演的引領角色,同時清晰提出台灣應該恢復與體現的主流價值,讓這次大選成為因此具有全面翻新的歷史性意義。

【圖片為資料照,翻攝自侯友宜臉書專頁】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