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總統訪陸,中共開展「主場外交」

2023-09-25 73987

19屆亞運會在杭州拉開序幕,北京也順勢展開它拿手的「主場外交」。其中最大的亮點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和敘利亞總統巴夏爾.阿薩德,在開幕式前進行的高峰會議。

趙春山/評論

19屆亞運會在杭州拉開序幕,北京也順勢展開它拿手的「主場外交」。其中最大的亮點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和敘利亞總統巴夏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在開幕式前進行的高峰會議。會後雙方發表聲明,建立兩國的「戰略夥伴關係」,並簽署共建「一帶一路」、經濟發展交流、經濟技術合作等多項雙邊合作文件。中敘關係自此升高了一個台階。

阿薩德此行引發外界關注,主要因為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後,他的政府即因殘酷鎮壓異己,廣受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制裁,外交陷入孤立困境。阿薩德本人形同受到「禁足」,多年來僅訪問過俄羅斯、伊朗、阿聯酋、阿曼和沙烏地阿拉伯等五個周邊國家。阿薩德這趟中國行,是他自敘國內戰爆發以來,離境最久的一次。

阿蕯德訪問大陸的目的,當然不是只為參觀運動賽事,而是希望運用中共的影響力擺脫外交孤立,並藉此尋求外部經濟援助。敘利亞長達12年的內戰,造成近50萬人死亡。根據聯合國人權辨公室去年的估算,2011年3月至2021年3月,死於軍事衝突的敘利亞平民約為306887人,相當於該國戰前總人口的1.5%。除此之外,戰爭對敘利亞的基礎設施造成了巨大的破壞,來自國際社會的制裁,無疑讓敘國經濟雪上加霜。一般估計,欲重建受到戰火摧殘的家園,至少必須耗資數百億美元。

伊朗和俄羅斯雖大力支持阿薩德掌握政權,但提供最多的是軍援;敘利亞今年5月重返阿盟,但與阿拉伯國家的和解,未能得到敘國急需的財政支持。何況任何對敘利亞的外國投資,都有可能陷入美國2020年《凱撒法案》所加諸的制裁,即凍結那些與敘利亞打交道者的資產。

阿蕯德此行倍受中共禮遇,地主國除提供「專機」服務外,並安排阿薩德一行,包括外交和僑民部長、經濟和外貿部長、總統事務部長等高階官員,走訪中國大陸不同城市及參加一系列會議。

中敘於1956年正式建交,中共在敘國內戰爆發後採中立政策,呼籲交戰雙方停火;但在聯合國安理會決議制裁敘利亞時,中共和俄羅斯一樣投的是否決票。中敘經貿關係密切,中共是敘利亞第二大進口國,後者主要進口石油、化肥、建材等商品;中國工程公司則在敘利亞開展水、電力、公路等基礎設施建設。此外,根據「新華社」報導,中共軍方曾於2016年同意向阿薩德政府提供訓練和人道援助。敘利亞還和中共分享情報,因為中共擔心極端穆斯林維吾爾人會到敘利亞參戰。

談中敘關係不能忽略中共的「一帶一路」。敘利亞被視為古代中國絲綢之路的一部分,隨著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敘利亞成為中共在中東急欲爭取的外交對象。敘利亞於2022年加入「一帶一路」倡議後,中國國有能源公司在敘國總共投資了30億美元。

從習近平與阿薩德發表的聯合聲明看,雙方各取所需,達到相互「取暖」的效果。聯合聲明只有六條,而敘利亞在第一條就開門見山,表明堅定奉行「一個中國原則」,承認「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並支持中國大陸對涉港及涉疆問題的政治立場。

相對地,中方也投桃報李,表明「堅定支持敘利亞維護國家獨立、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支持敘利亞人民走符合本國國情的發展道路」;「支援敘利亞政府採取的旨在維護國家安全、穩定、發展的政策與舉措」;「反對外部勢力干涉敘利亞內政、破壞敘利亞安全穩定」;「反對在敘利亞非法軍事存在、開展非法軍事行動、非法掠奪敘利亞自然資源」;「敦促有關國家立即解除所有對敘利亞非法單邊制裁」。

目前看來,敘利亞內戰不會在短時間內完全結束,但各方均同意狀況需要政治解決,這就使得中共在成功斡旋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的復交行動後,又在中東外交戰場上攻下一城。

華府智庫「中東研究所」(Middle East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阿西爾(Ibrahim Al-Assil)對「美國之音」說,「敘利亞的地理位置對中國提供了巨大的影響力。任何一個國際玩家,如果他們首先在敘利亞有影響力,他們就可以對如此多的鄰國獲得一些影響力。」

阿西爾言下之意,指的是土耳其、伊拉克、以色列、約旦,以及如俄羅斯和美國那樣的大國。這些國家都涉及敘利亞的內戰情勢,所以,對中共而言,阿西爾認為「這更多涉及地緣經濟利益,而不僅是增加對敘利亞投資這個單純的中國經濟利益。」

中共前外交部長秦剛,在中共「十四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於3月7日舉行的記者會上,曾對未來中國的中東政策重點,提出下列的看法:

「中國支持中東國家戰略自主,反對外部勢力干涉中東國家內政。中國將繼續主持公道,支持中東國家通過對話協商推動熱點問題政治解決。中國完全尊重中東國家主人翁地位,不會去填補所謂『真空 』,也不搞排他小圈子。我們願做中東安全穩定的促進者、發展繁榮的合作者、團結自強的推動者。」

秦剛說中共不會填補「真空」,但「紐約時報」早在去年三月就報導,「隨著美國對中東數十年的戰爭和動盪產生疲勞,尋求限制它在該地區的參與,中國正在與美國在中東地區的朋友和敵人加深關係。」

美國介入中東事務有長久歷史,中共無意也無力挑戰美國在該地區的支配角色;但亞非拉是美國發揮全球影響力的一個「薄弱環節」,身為發展中國家的一員,中共或許認為,它可以在中美「圍堵和反圍堵的鬥爭」中,找到「突圍」的缺口。

【圖片來源:中新網】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