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陷入危機時代,賴清德如何領導?

2024-02-27 29839

賴清德當選總統沒有歡欣氛圍,反而難題紛至沓來。立法院在野黨合作態勢基本確立,民進黨的國會少數地位很難掙脫,未來的政策、法案、預算與人事提名全將寸步難行。

陳國祥/評論

賴清德當選總統沒有歡欣氛圍,反而難題紛至沓來。立法院在野黨合作態勢基本確立,民進黨的國會少數地位很難掙脫,未來的政策、法案、預算與人事提名全將寸步難行。對岸認定他的台獨理念深入骨髓,「倚美謀獨」的油門必定猛踩不放,為此必然持續加大施壓力度;而在國內一些重大問題上,久拖不決,多已到爆破邊緣,非尋求根本解決之道不可。

台灣的安全危機迫在眉睫。賴清德的當選就是危機的一大來源,何況他目前對危機並未展現緩解之道。這次大陸漁船在金門海域和海巡署船隻發生追撞而死二人事件,原本只是單純的漁民越界捕魚事件,卻管轄權的爭執,陸方拒絕沿用一直以來的漁事糾紛解決辦法,逕行宣布金廈海域不存在「中線與限制水域」,進而臨檢我方遊艇,甚至派遣海監船到馬祖海域施威,立場之強硬直有否定我方治權的態勢,顯示兩岸對弈的遊戲規則被單方面改變了。為了遂其壓制台獨的對台政策核心,中共先抹去海峽中線默契,如今在台海「內海化」上再跨進一步,加快鯨吞蠶食我方主權與治權空間。

外交上意圖將台灣問題「內政化」更是不遺餘力。美方聲稱聯合國二七五八號決議並未解決台灣的國際參與問題,中共回敬以諾魯共和國與我斷交宣言,特別著力於聯合國決議。「一中」加反獨條款,意在強化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一部分的理據,業已著手實施圍堵台灣手段,未來更意圖全面窒息賴清德政府的國際空間。

中共針對兩岸不公平貿易的制裁措施不僅已做好準備,且已持續開展,選後不再有政治顧忌,勢必加快、加緊、加力實施,用以製造賴政府的經貿危機。台灣每年對陸的順差為達千億美元之譜,其中傳統產業佔相當比重,但近七成商品是零組件與半成品,經過在大陸台商或陸商加工組裝後,再出口到其他國家。台灣在這個過程中賺到大量的順差。陸方取消關稅優惠甚至限制進口,影響相當可觀。陸方擺明將對不公平貿易採取制裁措施,蔡政府完全相應不理,苦果將由賴政府承擔,後果堪憂。

內政上的其他深重危機緊接而來,賴清德的臂膀再厚實,也將是沈重負荷。蔡政府長年拖延不決的問題,如能源危機、政府負債快速累進、台電鉅額虧損、勞保破產時日逼近以及健保危機等,都將陸續撲來。如果處在一黨全面執政或是政黨之間關係良好時代,協商出共同可以接受的對策尚有機會,如今民進黨既是少數統治、國會少數,在野黨且有結盟共同杯葛或抵制的態勢,賴清德政府如何能不陷入少數執政的危機?

台灣進入嚴重危機的時代,賴政府勢必內外交逼,不僅寸步難行,且外來的、內生的危機都將與時俱重。賴清德的執政方式必須因應危機而行,最重要的是確立四大原則:

1、政策的協調者而不是主導者:一個少數統治又是國會少數的執政黨,斷無主導政策與法案的正當性,也沒有權力堅持本黨的政見;所有神主牌都要擱在一邊,所有基於意識形態而來的政策主張都沒有堅持的權力。賴政府再也不能以政策主導者自居,只能放下姿態,放軟身段,老老實實扮演政策協調者的角色,否則引發的激烈黨爭必將癱瘓政治,馴至一事無成。

2、權力的共享者而不是分配者:由於只有百分之四十總統選票和百分之四十五立法院席次,實在沒有資格獨攬權力與資源分配大權,而必須與在野黨分享行政權,無論是政策的擬訂、人事的安排、預算的編列都必須事先與在野黨充分溝通,尊重其意,否則必將遭致無休無止的反對與杯葛。

3、關係的妥協者而不是堅持者:在政黨關係上,全面執政時期堅持「以我為主」的時代不復存在,如何處理政黨之間關係,不再取決於執政黨,居國會多數的在野黨才是政黨關係的決定者。所以,朝野政黨關係如何界定、如何處置,決定權在於在野黨而非執政黨。民進黨只有妥協的份,而沒有堅持主導地位的實力,所以必須時時、事事與在野黨妥協。

4、問題的解決者而不是貫徹者:執政黨承擔解決問題的責任,再多的心酸與苦楚都必須吞下,只有隱忍才能成事。事事求貫徹己意已經行不通,要解決問題,只有尋求共識、公決一途。內政問題如此,兩岸關係更必須拋棄我執,充分與在野黨協商共議,尊重主流民意,以多數台灣民意的立場處理兩岸關係,才有可能形成共同意志一致對外。

【圖片來源:中評社】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