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別整天想著打憲法擦邊球

2024-03-06 30581

眾所周知,台灣修憲的門檻是不可企及的高,修憲是不可能的任務,而現在大法官會議的結構,在野黨想要贏得釋憲也毫無機會,更何況還是一些本身就有嚴重瑕疵和爭議的案子。既然這些議題只是譁眾取寵,注定不可能改變任何事情、造福民眾,國民黨有什麼道理一天到晚在這些議題上大做文章,浪費自己和民眾的時間。

單厚之/評論

新國會開議,在民眾黨率先拋出國會改革議題之後,朝野已經在多個議題槓上,其中包括國會改革、總統選制、翻船案調閱小組都有觸及憲政層次的疑慮,而在野黨並不完全占理,也未必真的討好。

最近的一個案子是藍白黨團要求針對金門翻船案成立調閱小組,但民進團幹事長吳思瑤卻拿出釋字第729號解釋,主張「偵察中案件立院不得調閱相關文件」,成立調閱小組是「違憲」,而黃國昌則反嗆民進黨立委「法學常識不及格」,朝野立委大噴口水。

釋字第729號解釋是針對「立法院得否調閱檢察機關之偵察卷證」,大法官會議認為為保障檢察機關獨立行使職權,對於偵察中的案件,立法院不得向檢調機關調閱相關卷證。

單單看這幾句話就很清楚,大法官的意思是,立法院不能影響檢調機關辦案,所以不能去跟檢調要偵察中的案件的資料,而不是說只要檢調機關介入調查了任何案件,立法院就不能去瞭解、追究。否則豈不是所有行政機關的弊案,只要檢調一啟動調查,任何人都碰不得、問不得,原本應該懲戒不法的檢調機關,反而成為行政部門違法的避風港。

在這個案子裡面,立院即便成立調閱小組,也不能去找檢調要資料,影響檢調偵辦,但並不影響調閱小組向行政部門要資料,釐清事實、追究責任。檢調機關查的刑事責任,而政治責任、行政責任則理當由立法院和監察院來追究,即便監察院擺爛不聞不問,也不影響立法院行使職權。

另一起是國民黨立委翁曉玲研擬提案修法,將總統選舉改為二輪投票,若首輪投票率未過半,則將在14天後進行二輪投票。這個議題同樣被吳思瑤批評為毀憲亂政、異想天開,而在野黨立委也有人擔心社會成本過高。

《憲法增修條文》中明訂,「總統、副總統候選人應聯名登記,在選票上同列一組圈選,以得票最多之一組為當選」,從文意上看顯然並不是二輪投票,但也有法界人士認為有解釋的空間,可以在《總統選罷法》中增列相關的規定。

但所謂有解釋的空間,意味著立法院即便通過了也可能不算數,大法官會議才是最終的裁決者,以過去幾年大法官會議的表現,結局會如何已經很清楚了,國民黨團再努力也注定是徒勞無功。

翁曉玲是不分區立委,理論上應該儘可能的貼近黨意,但翁曉玲的案子真的符合國民黨的利益嗎?國民黨或許會認為,「二輪投票」是制度迫使「藍白合」,如果有二輪投票,今年初國民黨可能就是勝利者。但二輪投票其實是讓選民完全可以任性、隨心所欲,不用擔心自己最討厭的結果、不用勉強去棄保,以選前柯文哲和侯友宜的氣勢消長,如果真的完全排除棄保,侯友宜很可能在第一輪會真的變成「侯老三」,反而是柯文哲和賴清德進入第二輪。

二輪投票其實對小黨遠比大黨更有利。如果沒有二輪投票,柯文哲永遠都不可能當選總統,但如果真有二輪投票,柯文哲的機率就會大得多。國民黨和翁曉玲還必須回答另一個問題,如果二輪投票是比較好的制度,為何只有總統要改二輪投票,立委、縣市長這些同樣都是單一席次的選舉,是不是也該跟著改?這會是國民黨想要的結果嗎?

國會改革這屆最早是黃國昌喊出來的,但近日的表現卻遠比民眾黨更「衝」,國民黨總召傅(山昆)萁等人提案,要在《刑法》增加「藐視國會罪」,對於在總質詢時隱匿、做虛偽不實陳述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十萬元以下罰金,就連官員「反質詢」也要處六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

原本各方提出「藐視國會罪」都是針對「聽證調查」,要受邀在聽證調查中作證者不能缺席、做偽證,但國民黨卻異想天開,把總質詢、反質詢都列入藐視國會的範圍,還要處以刑責。

釋字585號解釋給了國會調查權,但該解釋中對於違反協助調查義務者,也只給了「於科處罰鍰之範圍內,施以合理之強制手段」的權力。意思是,如果受邀作證卻不出席或作偽證者,也只能罰錢,不會有刑責。如果連委員會成立聽證調查小組或特別委員會,都只能罰錢,個別委員的質詢權又如何能上綱到刑責?

再者,即便真按國民黨的主張完成立法,大法官會議也沒有宣布違憲,所有官員是否有隱匿、不實、有沒有反質詢、該判處怎樣的刑責和罰金,也都要法官來決定,不僅曠日廢時、浪費司法資源,也無法達到震懾行政部門,強化立院監督的效果。這樣的提案除了聽起來很聳動,讓提案人自己爽一下之外,又有什麼實質的效果?

立場親綠的律師林智群就說,「整天問白癡問題,還要人家不藐視你」。除了藍綠的立場不同之外,這樣的說法其實一定程度的反應了民眾的心聲。立委本身的社會形象比起官員也好不到哪裡去,藍白兩黨至今的「國會改革」,一再給人一種立委想要「擴權」的印象,而且把擴權當成理所當然,卻說不清楚對民眾和社會有什麼益處。尤其這屆藍白很多都是新科立委,連立法院東南西北都還搞不清楚,連基本的職權都還無法掌握,就一天到晚高喊國會改革,但此時此刻的這些新科立委,真的知道自己需要什麼嗎?

眾所周知,台灣修憲的門檻是不可企及的高,修憲是不可能的任務,而現在大法官會議的結構,在野黨想要贏得釋憲也毫無機會,更何況還是一些本身就有嚴重瑕疵和爭議的案子。既然這些議題只是譁眾取寵,注定不可能改變任何事情、造福民眾,國民黨有什麼道理一天到晚在這些議題上大做文章,浪費自己和民眾的時間。

選前每個人都講「民生法案」,選後卻天天玩政治、碰一些永遠不會過的憲法「擦邊球」,這會是民眾希望看到的國會最大黨嗎?國民黨別總想著「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應該認真想想如何才能不負民眾的付託,是否能在會期末交出一張漂亮的修法成績單?

【圖片為文章示意圖,資料照】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