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愧、羞愧、再羞愧

2016-01-28 4118

在國民黨口口聲聲要檢討改進之際,還想要存活的國民黨,拿不拿掉中國國民黨名稱上的「中國」兩字,其實並不重要,推不推出本省籍黨主席人選,也不必刻意,早點面對糾結在國民黨內心深處的傲慢心態,知恥羞愧的檢討造成敗亡的人與事,早日解構國民黨失衡不當的族群成份,才是當務之急。

國民黨在2016總統大選慘敗後,未見國民黨領導階層深刻反省,卻見黨內外省勢力當仁不讓的爭搶黨主席,國民黨與台灣社會漸行漸遠後,深化族群對立氛圍的國民黨,如果不深刻檢討國民黨族群失衡的結構問題,羞愧知恥的面對敗選原因,短期內的國民黨,顯然仍將是台灣政治的亂源。

國民黨敗選的原因很多,但見證國民黨會繼續敗亡的最大的徵兆,就是未見國民黨上下有羞愧檢討之心。領導國家七年多,導致國民黨慘敗的馬英九總統,選後可以事不關己的繼續自我感覺良好,黨內上下對其責任一概噤聲不語;曾力爭黨主席的朱立倫,可以滿嘴扛責後,臉不紅氣不喘的回到新北市做好做滿;曾因條件不足而遭「換柱」的洪秀柱,可以逢選必爭的再次爭搶黨主席;撿便宜自肥參選基隆立委卻落敗的郝龍斌,也可以一付氣定神閒的想更上一層樓。就連以新生代自居的年輕政客,選後也好像得了失憶症般,忘了自己過去在黨內位居要津卻尸位素餐的責任,搖身一 變成了名嘴改革派,「客觀」的批評起國民黨來。

這種不見羞愧的傲慢心態,其來有自。國民黨自大陸撤退來台時,扛著反攻復國的軍旗,再加上來台水土不服,視台灣自己同胞如戰敗的日本人,加上二二八、白色恐怖、戒嚴、威權統治的推波助瀾,早已將許多本省人推出於中國人之外,其後國民黨領導階級雖然刻意裝扮了一些「吹台青」,但族群的不平之氣,仍然星火燎原。台獨、黨外、民進黨應運而生,國民黨領導階層卻視若無睹,其扈從者也順水推舟,撿一天便宜是一天便宜。

直到民主化潮流掩至,國民黨沒有辦法再靠著包山包海的集權意志統治台灣。剛開始,國民黨還能藉著人民期盼安定的心態,推出一些打著清廉招牌的所謂「清流」,或是靠著不成材的對手貪瀆枉法、中國大陸的犯台威脅而能苟活,但當這些形象牌最後也被看破手腳,僅有私心自用、傲慢無能,或唯命是從,無能施政的結果,使得台灣競爭力大幅衰退,終致國民黨遭大多數台灣人民全面棄守。

事實上,深入分析國民黨黨員結構,全黨33萬多名黨員中,以外省退伍軍人為主的黃復興黨部占了約9萬多人,其歷次參與黨內投票率高達九成,剩下的24萬黨員,平均投票率卻只有約四成,其中還要分配一些票給黃復興所支持的人選,這種顯然與台灣社會脫節的特定族群結構,難怪當黨內出現大老指本省人是「皇民」、「日本人」的歧視言論時,未見國民黨嚴肅對待;大敗選後,洪秀柱、郝龍斌之流還敢無視黨內多數本土族群的不滿之情,恬然不知恥的繼續爭搶黨主席之位。

更有甚者,國民黨權貴階級因傲慢無能大失民心後,或仗恃著與中國大陸較為親近的族群淵源,甘為大陸買辦、馬前卒,以維持其既得利益;或自以為兩岸交流重於一切,而未能正視大陸因而乘勢霸凌、壓迫台灣的醜陋人性。種種錯誤作為,不但重新勾起了本省族群過去被「高級」外省人統治的痛苦記憶,更造成本省人有再次面對「台灣的外省人結合中國大陸新外省人再來統治台灣人」的嚴重疑慮,不但使得台灣的外省二代、三代無端受累,不甘再被「統治」的台灣人和台灣的年輕世代當然要群起出走。

在國民黨口口聲聲要檢討改進之際,還想要存活的國民黨,拿不拿掉中國國民黨名稱上的「中國」兩字,其實並不重要,推不推出本省籍黨主席人選,也不必刻意,早點面對糾結在國民黨內心深處的傲慢心態,知恥羞愧的檢討造成敗亡的人與事,早日解構國民黨失衡不當的族群成份,才是當務之急。否則,國民黨的傾圮瓦解不只是現在進行式,也將是未來進行式,這個走入死胡同的單一族群政黨,其對台灣可能造成的傷害,也只會與日俱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