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總統的態度危機

2017-01-04 9822

小英總統的民調滑坡式下降,應該與她在這些重大議題上不願清楚表態,以致兩邊都不討好有關。贊成的人沒有看到總統意志力的展現,沒有看到總統的態度和價值,即使通過了也沒人覺得是總統在領導,而反對的人也不會因為總統刻意搞模糊便鼓掌叫好,只會覺得總統是在壓力下被迫讓步,如此而已。

Nike有一句著名的廣告詞:「態度是一切」(Attitude is everything)。對政治人物來說,態度更直接決定他是否會被人記得和如何被記得。大多數人不記得政治人物實際上做過哪些事或做成功過哪些事,但政治人物對重大議題的態度卻永遠令人印象深刻。政治人物會讓選民歡呼、討厭、冷漠以對或嗤之以鼻的不是他的政績,而是他藉由態度所展現出來的個性、價值觀和感染力。所以,即使絕大多數美國人說不出歐巴馬八年到底有什麼政績,也無法評價他的政績好壞,但都知道他對健保改革、氣候變遷、與伊朗古巴和解、以及對同性婚姻的態度。他也是少數在下台時支持度還能超過百分之五十的美國總統。

從這個角度觀察,民進黨近來的執政危機與其說是因為政績不彰或執政無方,不如說是小英總統的「態度危機」,或者說是「沒有態度的危機」。

自五二○上台以來,小英總統主要被三大議題困擾,分別是一例一休及砍七天假、福島周邊農產品進口及同婚修法。但對這三大議題,小英總統都沒有明確表示態度。一例一休原本應該在七月份就通過,卻臨時以勞團在立法院外抗議為由拖了四個月,也讓社會莫名其妙的動盪了四個月。福島周邊食品擬開放進口是由衛福部和農委會提出,原來是準備在二十場公聽會辦完後實施,但在國民黨連番抗爭之後不了了之。同婚修法是由立委尤美女和段宜康帶頭,時代力量附和。同婚團體對小英總統遲遲沒有表態感到不耐,而媒體到現在都還在猜測小英到底是贊成修民法、立專法還是會虛晃一招,以社會沒有共識為由往後再拖。

這三大議題都是純粹的Yes or No的問題,也就是典型的「零和遊戲」(Zero-Sum Game) ,民進黨不管選擇哪個立場都會得罪另一邊的選民、不可能刀切豆腐兩面光。但在做與不做之間,領導人必須表明自己的態度、價值和做決定的理由。你相信什麼?你為什麼覺得這件事應該做而且現在就要做?做了會有什麼好處和壞處,不做會有什麼後果?在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情況下,你為什麼選擇魚而不選擇熊?不管你是認為「現在不做,以後會後悔」,還是認為「時機不成熟,以後有共識再說」,都得把話說清楚。

小英總統的民調滑坡式下降,應該與她在這些重大議題上不願清楚表態,以致兩邊都不討好有關。贊成的人沒有看到總統意志力的展現,沒有看到總統的態度和價值,即使通過了也沒人覺得是總統在領導,而反對的人也不會因為總統刻意搞模糊便鼓掌叫好,只會覺得總統是在壓力下被迫讓步,如此而已。

以福島周邊食品進口為例,台灣人每三個人出國觀光就有一個是到日本去旅遊,即使是2011年福島核災剛發生時也沒有減少,根本沒有人擔心會在日本吃到福島周邊農產品,卻誇大的擔心在台灣會吃得到,這顯然是情緒問題而非科學問題。而在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後,台灣想藉由TPP更進一步連結世界主要經濟體已經無望,只剩與各國洽談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一途,而與日本的「經濟夥伴協定」(EPA)是重中之重。在2016年出口額衰退4.5%而且完全不見好轉跡象的情況下,如何打開外貿之門已是台灣的生死問題。但台灣身為WTO會員國,對日本輸台食品的管制卻無科學根據的嚴於美國和歐盟,這叫日本如何願意把國內市場打開給台灣?悠關生死的戰略問題理應高於國內的政治鬥爭和被煽動起來的民眾情緒,這時就要領導人出來把話說清楚,出來「領導」。但我們只見部會官員們在民意壓力下噤口不語,然後行政院就宣布不了了之,也沒有把不了了之的後果向民眾說清楚,好像一切只是意外的笑話。

再以同婚修法為例,這是一個堪與美國1964的「民權法案」相比的重大立法。當年的美國總統林登・詹森不惜冒著民主黨南北大分裂的危機帶頭衝鋒,他花了八百個小時打電話和兩黨參眾議員溝通,並在國會發表了名留青史的演說,直指「美國黑人的平等權問題是如此重要,假如我們擊敗每個敵人、增加我們的財富並征服命運,卻仍對此議題持不平等態度,那麼我們將是個失敗的人與國家」。「民權法案」通過之後,美國南方白人開始唾棄民主黨轉向共和黨,但黑人卻因為詹森的領導魄力而大幅度投向民主黨。1964年底的總統大選,93%的黑人投給了詹森。而在之後四十年內,雖然民主黨再也沒有收復南方各州,卻因為新增了少數族群的支持而能選出卡特、柯林頓和歐巴馬三位總統。

反觀最近這場同婚修法的爭論,我們只知道小英總統去年曾經說過「在愛之前,大家都是平等的,我是蔡英文,我支持婚姻平權」,但大家到現在都還在猜測她的立場到底是什麼。小英總統在2016年終記者茶敘時,依然只說「現在已經走到對話期,相信以台灣社會整體成熟度,可以有理性處理的機會」,但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也只能各自解讀。可以設想,假如同婚修法真的通過,鼓掌叫好的人只會記得尤美女、段宜康和黃國昌,不會記得蔡英文。而假如同婚修法沒過,鼓掌叫好的人也不會認為是蔡英文的功勞,而是因為護家盟和國民黨的堅持。

邱吉爾曾說,「態度雖然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帶來的影響卻是無窮」,我們或可加上一句,沒有態度所帶來的影響也是無窮的。

【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