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太陽花學運到李永得事件看台灣社會風向

2017-03-21 7296

過去三年的時間,風向變了、話語權變了、社會也變了。三年前會得到掌聲的事,三年後卻得到截然不同的結果。三年前大受歡迎的政策,三年後卻完全不是同一回事。上任以來一直悶著頭搞「轉型正義」、《保防法》、《反滲透法》的民進黨,應該認真的去研究這個案例,抬頭看看現在的現實世界,跟自己的想像有多大的差距。

單厚之/評論

「你是否能夠接受,警察要求出示身份證進行盤查,儘管他的行為舉止沒有可疑,純粹看起來很像壞人?有可能錯判;當然,也可能因此真的抓到壞人?」截至截稿為止,有12357位網民選擇了能接受、4861人選擇「不能接受」,比例大約是72:28。

這個網路民調並不是媒體或臉書的民調,而是PTT的民調,必須要有PTT的帳號、下載一個APP才能夠投票,不太容易用LINE或FB來拉票、灌票。雖然投票還沒結束,但整個過程中,能與不能的比例,大約一直都是穩定的七三開(三成不接受、七成接受),並沒有太大的起伏。PTT世代對此事的看法,應該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李永得被臨檢的是非對錯,各方的評論很多。撇開要立《保防法》、《反滲透法》,又指責台灣成為「警察國家」的矛盾不談;回到事件的本身,台北轉運站的確是犯罪熱點,也是公告過的「指定公共場所」,基本上警方盤查並非於法無據。但警方「合理懷疑其有犯罪之嫌疑或有犯罪之虞者」的自由心證空間是否太大,各方則有不同的看法。

從李永得的角度來看,當下他並沒有表明身份,只是事後上網「討拍」,說是「耍官威」,是言過其實。而明明李永得的質疑並非沒有道理,網路上卻是一片撻伐之聲,連原本第一時間聲援李永得、嗆聲警察「皮在癢」的市議員劉耀仁,最後卻被網民修理到主動刪文。這恐怕才出乎綠營的意料之外。

三年前的此時,太陽花學運正如火如荼的展開,學生攻占立法院議場,立委在外面看門擋警察。那時只要談到警察,多半是跟國家暴力、侵害人權等字眼連在一起;群眾一呼百應,一點小事就包圍警察局,要求放人、要分局長「出來面對」!社會上的公知還紛紛跳出來聲援、拍手叫好。

曾幾何時,整個社會的風向竟然變了。今天的警察,經常是和「大外割」、「霸氣」、「暖男」等字眼連在一起;偶有警察修理小屁孩、起訴嗆聲的民眾,網路幾乎都是一面倒的叫好。遠的不談,日前三立報導消防員開消防車去打球,結果卻被網民噓爆,這在過去根本是不可思議的事。

三年前的今天,眾籌、直播、公共政策平台等技術,還是少數人的專利,剪接也還是件讓很多人望之卻步的事;社會上的多數人,只是資訊的「二傳手」而已,話語權集中在少數人的手中,被社會公知領導、被懶人包左右,都是很自然的事。

三年後的今天,直播、投票、上傳影音、做特效,對很多人都已經是家常便飯,話語權也從少數「進步青年」的手中,回到庶民的手裡。這些庶民視角、庶民語言產製的內容,少了高深的理論、進步的高調,卻直覺、言簡意賅,更容易消化吸收。

三年前,警察是這場社群革命的弱勢族群,完全跟不上社群時代的腳步,被進步力量打到毫無反擊的能力。為了自保,警察值勤時被迫人人配上攝影機,他們比任何人都知道「錄影中,請微笑」的道理。三年之後,警察已經成為網路影音內容的主要提供者之一,他們早已不再是當年任人宰割的那一群人。你還記得上一次看到關於警察負面的新聞,是多久以前了嗎?

另一方面,民眾也受夠了各種各樣的網路刁民。今天說的天花亂墜、可憐兮兮,明天被起底打臉、惡形惡狀的新聞,比比皆是、層出不窮。經驗法則在在顯示,越是完美的故事,越是不可信。即便你未必喜歡警察,但警察的穩定度、可信度,都比那些未經查證、無法查證的網路傳言好得太多。

發言權的轉變,改變了很多事情。包括同婚、包括年金改革,如果按照過去的氛圍,都應該是摧枯拉朽、易如反掌之事,如今卻都困難重重。雖然無論「護家盟」、「八百壯士」在很多人眼中都成了「貶抑」的字眼,但站在他們對面的那一方,其實也沒討到好處。

臉書上競逐的訊息量越來越大,每個議題的同溫層都越來越小,能感動的人也越來越少。很多社運團體對民進黨又硬不起來,打著「進步」招牌的遊行,如今能號召上街的人數,往往還不到過去的零頭。

李永得事件只反應了冰山的一角。過去三年的時間,風向變了、話語權變了、社會也變了。三年前會得到掌聲的事,三年後卻得到截然不同的結果。三年前大受歡迎的政策,三年後卻完全不是同一回事。上任以來一直悶著頭搞「轉型正義」、《保防法》、《反滲透法》的民進黨,應該認真的去研究這個案例,抬頭看看現在的現實世界,跟自己的想像有多大的差距。

【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