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天空不能太藍

2023-05-29 14961

有一位政論家指出,國民黨「在黨萎靡的時候,要靠『戰鬥藍』站前面衝鋒陷陣,在黨行情回升的時候,要靠『鬥倒戰鬥藍』討好搖擺選民與年輕人。」這個說法流於刻薄,但雖不中亦不遠矣。台灣的天空真的不能太藍。

陳國祥/評論

侯友宜被國民黨徵召為總統候選人之後,綠營人士罵聲不多,反而是深藍人士罵聲不絕,至今未平息。一個典型的範例是一位素行良好而聲譽不惡的深藍人士改稱侯友宜為「侯有疑」。他在臉書上貼文說:「侯『有疑』就是令人有疑!一、急著拜會王金平?喬王當年在立法院,就是因為太會喬,終於把國民黨喬成了在野黨!侯搶著捻香拜王,是嫌票太多嗎?二、許多藍營支持者對侯有疑!譬如:親中?和中?反中?台獨?華獨?藍皮綠骨?藍皮白骨?一再閃避問題,無法解決問題!」

這種論調讓人想起一句話:有這樣的同志,還需要敵人嗎?

民進黨舉黨一致力挺賴清德,國民黨經過周詳規劃的程序,以毫無疑點的參考數據徵召侯友宜,連競爭者郭台銘都沒有公開提出疑義,反倒是一些深藍人士無法接受侯友宜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趙少康之類的傳統國民黨意見領袖痛責朱立倫「耍弄」郭台銘,其實毫無根據,甚至恰恰相反,其他更兇狠的惡聲更是令人不忍卒聞。

一些民調顯示,侯友宜被徵召後沒有慶祝行情,反而支持度跌落5趴,其中的緣由很可能就是一些深藍人士心裡賭爛,故意表態不支持侯,或者已經如他們自己說的,轉而支持柯文哲。黨內異聲這麼多,顯示國民黨的內部整合困難,但一些深藍人士就是不能或不願轉念,他們無法支持本土色彩濃厚的黨內「台派」代表國民黨參選。

國民黨要重回執政,將台灣從綠地翻轉成為藍天,最重要的憑藉是黨內團結一致,眾志成城。根據各項民調,台灣民眾的政黨認同以民進黨居多,國民黨明顯居下風。所以,國民黨舉黨一致都不易勝選,何況鬧內鬨。而且,國民黨的餅變小了,必須搶食中間選民的餅,而以國民黨深藍的那套思維,中間選民簡直感到聞到酸臭味一樣敬謝不敏。

台灣民意「去深藍化」的趨勢早已確立,只有像侯友宜這種本土型的國民黨政治人物才有爭鋒的能耐。2020年8月美麗島電子報發布的一份民調就已顯示,侯友宜民調居於「超高」的領先局面,其中在「信任指數」上,侯以74.1遙遙領先了鄭文燦的62.2、賴清德的61.9、朱立倫的56.5與柯文哲的45.5,也領先了現任蔡英文總統的59.7。另外,美麗島電子報當年7月6日到7日所做成的新北市民調結果,顯示侯友宜市長在新北市市民的民調當中以87.4%信任度與89.4%滿意度遠遠超越其他市長,呈現橫掃千軍態勢。即使跟前市長、前長官朱立倫相比,侯也明顯居於優勢。美麗島電子報2020年8月國政民調結果,也同樣顯現出他以82%信任、8.3%不信任的超高信任度領先群雄,遠優於朱立倫56.7%信任、30.3%不信任的評價。

當時從侯朱懸殊的數據來看,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認為,侯友宜就是國民黨的「救世主」。侯友宜何以獲得超黨派立場者的支持?除了實質面的施政結果,吳子嘉董事長當時就已點出,侯友宜的優勢在善於保持距離「非常不國民黨」,因此吸引到不少中間選民。

根據這樣的民意取向,筆者也在同年9月9日在美麗導電子報發表「國民黨絕地反攻出現生機?」一文,認定侯友宜代表國民黨參選2024年總統已經沒有懸念,因為「侯友宜滿意度與信任度如此之高,不滿意度和不信任度又如此之低,顯然他不只獲得同黨民眾的支持,也能博得多數無政黨及民進黨、時代力量不同政治立場者的支持。他獲得其他陣營民眾的支持,才能達到這麼高的數據。侯超越群倫的優勢在於低度政治性、黨派性與鬥爭性,頗符合當前厭惡政黨惡鬥的民心。目前民調顯示,唯有他能拯救殘弱的國民黨,靠一具威力強大的馬達,把國民黨大幅度拉向前。如果參選總統,不是他有求於國民黨,而是國民黨有求於他。」

國民黨除非脫離深藍泥淖向中間地帶挪動,在台灣這塊大地上汲取更多養分,才有生根再起的機會,否則在中央執政權的爭奪上必將越來越看不見民進黨的後車燈。現在總統大選的決戰場在於中間地帶,周韻采教授近日分析2020年不分區立委的政黨得票率,發現民眾黨加時代力量約為1成9,顯示台灣非藍非綠勢力占有穩定的2成選票,而第三勢力加民進黨不分區得票率與國民黨比即為小英與韓國瑜總統得票率6比4之比值,顯示韓國瑜完全未得益於第三勢力加持。由此可見,即使有深藍選民的狂熱支持,踴躍投票,能進到藍營籃子的選票還是不夠的,而且隨著深藍選民日漸凋零,差距必然越來越大。

台灣的主流民意是親美反中居多數,中共對台灣的軍事施壓、統一意圖以及種種不符合台灣民眾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作為,更使中共在台灣甚不得人心,反之者收益,親之者受害。這就是民進黨近十年來操弄民意而轉動缽滿盆滿的主要緣由。許多深藍人士固執於傳統國民黨思路,轉不過來,因此離主流民意越來越遠。

即使這次大選由於是在戰爭陰霾濃厚的時空背景下舉行,民進黨路線被許多民眾認定有引戰的危險,因此他們認為選戰策略應旗幟鮮明地主張2024是「戰爭vs和平」的賽局,台灣不能讓美國予取予求。這個戰略基本正確,但光憑這個主軸仍很難勝選,還得對中間與年輕選民顯示國民黨也能抗拒對岸的武統壓力,而不光是「避戰主和」而已。「深藍語境」有時而窮,必須與時俱進,不斷向中間靠攏,向年輕選民貼近,否則必然難擋恐龍化趨向。

有一位政論家指出,國民黨「在黨萎靡的時候,要靠『戰鬥藍』站前面衝鋒陷陣,在黨行情回升的時候,要靠『鬥倒戰鬥藍』討好搖擺選民與年輕人。」這個說法流於刻薄,但雖不中亦不遠矣。台灣的天空真的不能太藍。

【圖片為文章示意圖】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