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進入政治「大亂鬥」時代

2024-01-15 24603

開議之後,三黨不過半的國會,在野黨必定強力杯葛行政權,造成議事亂象。國民黨被民進黨欺壓八年,好不容易再成立法院最大政黨,當然要揚眉吐氣,一展雄風;民眾黨以少搏大,當然不會成為執政黨的尾巴黨,力求表現,自屬必然。兩個在野黨爭相搶戲,競逐吸睛,執政黨豈能安然無恙?

陳國祥/評論

這次總統與立法委員選舉結果將大幅轉變台灣的政治氣候,未來四年即使不是狂風驟雨肆虐,至少是強風大雨侵襲,中央政府將擾攘不安,政爭連綿,一刻不得安寧,政務必也無法順暢推動。

近八年來全面執政一黨獨攬的安穩局面將被連根拔起,未來沒有一個政黨可以說了算,朝野三個政黨必定互不相讓,爾虞我詐不絕,怒罵痛責不息。台灣政治從此進入「大亂鬥」時代。

賴清德只獲四成選民支持,換算成全體國民的支持率,只有百分之二十八點五,是不折不扣的少數總統,權力基礎薄弱,極度欠缺多數統治的正當性。他所隸屬的民進黨在立法院是第二大政黨,距離過半數席次還差六席。在野的國民黨、民眾黨加無黨籍立委共有六十四席,朝小野大,行政立法兩權分立態勢確定。執政黨在立法院不但居於少數,還有一個關鍵性少數的民眾黨,擺明要左右逢源,在兩大黨之間擺動,尋求利益極大化。

除非民進黨和民眾黨組成聯合政府,共同執政,兩黨在這個基礎上在立法院組成安定多數,一體運作。然而,民進黨與柯文哲以及民眾黨一些要角仇大怨深,豈能拋開嫌隙而合作無間?

何況兩黨政見不盡一致,摩擦在所難免,彼此又各有所圖,難以無縫合作,又如何能確保兩黨合作無間且長期情投意合?如果民進黨無意或無法結合民眾黨,只讓出幾個閣員及國營企業職位給民眾黨,在立法院只做議題合作,則這種關係將很不穩固,事事在變,時時有拆夥可能。執政黨在立法院沒有穩固的多數席次支撐,施政、立法、預算如何能盡如己意?被立法院在野黨杯葛、反對、刁難在所難免。

民眾黨有其獨立性與自主性,如果成為執政黨的附庸,則其「打破藍綠高牆」的理念如何落實?其監督制衡執政黨的職分如何彰顯與落實?如果為了凸顯其在野的獨立地位與制衡能量,而與國民黨合作,強力監督執政黨,則民進黨在立法院席次居於少數的缺憾必將造成重傷害,施政寸步難行,整天忙著叩頭、讓步、妥協,還有何政策方向可言?如果國民黨團和民眾黨團意見不一,民進黨又將如何折衷?如果順了姑情違了嫂意,又能如何完成整合?

未來三黨在國會中無可避免的將是競合關係,權謀、詭詐稀鬆平常,耍心機與手段、相互較勁更是家常便飯。這只是就錯綜複雜的政黨關係而言,如果將個別立委的戰鬥意志與刁難意圖加總起來,席次居少數的執政黨必然經常被打得鼻青臉腫,斯文掃地,又如何能順暢遂行己意?偏偏這回上位的立委,無論是國民黨還是民眾黨,凶悍、犀利與能言善辯者多到不可計數,「大亂鬥」的慘烈程度可想而知。

三黨的合縱連橫、耍弄權謀已從立法院的正、副院長選舉啟動。國民黨提名韓國瑜為不分區立委的第一名,黨內的共識就是韓將出任立法院長,奈何藍營立委選舉未達過半席次,必須有民眾黨協力。這就墊高了柯文哲擺高姿態,給他討價還價的本錢。民進黨不會坐視藍白合推出正、副院長的戲碼順利上演,使出狠辣毒招也是可能的。這個過程與結果將是新立院未來震撼性樂曲的前奏。

開議之後,三黨不過半的國會,在野黨必定強力杯葛行政權,造成議事亂象。國民黨被民進黨欺壓八年,好不容易再成立法院最大政黨,當然要揚眉吐氣,一展雄風;民眾黨以少搏大,當然不會成為執政黨的尾巴黨,力求表現,自屬必然。兩個在野黨爭相搶戲,競逐吸睛,執政黨豈能安然無恙?

立法院將成未來台灣政治惡鬥的風暴中心。民進黨過去在野時,在立法院進行的鬥爭十分凶狠,現在成為被監督制衡的對象,又缺乏優勢席次護駕,在野黨行將展開的議事鬥爭,其實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其中一些手法可能還是從民進黨的過往示範學來的。而且,民進黨全面執政以來表現十足鴨霸,欺壓弱勢政黨從不手軟,如今是在野黨報復的時刻,他們豈會客氣與放水?

民進黨政府面對立法院山雨欲來的「大亂鬥」,光是高舉議事效率大旗吶喊,恐怕無濟於事,更難引起同情。不如放下執政黨身段,好好與在野黨協商,儘量讓步妥協,設法尋求共識,再推出法案與預算案,才是最佳因應之道。

【圖片為文章示意圖,資料照】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