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穩定成長」的迷思將弱化中國

2017-01-09 38315

要應付這些難題,極度的困難。因為此時,政府比平常更不願意冒險了。2017年秋季,中國共產黨將舉行每五年一次的全國代表大會(今年是十九大),預料總理習近平將鞏固他的權力。在此之前,北京不會願意冒險改革,因為如果失敗了,將破壞整個氛圍。

中國內外危機四伏

2016年初,最令投資人擔憂的經濟體,就是中國,股市的大崩盤讓人記憶猶新。當時存戶預期人民幣將走貶,大批資金因而出走。然而,最後其他國家才是2016年的輸家。沒錯,以某些方面而言,中國經濟已經不若當年之弱;這個態勢也已經維持了許多年。生產者物價,在維持了54個月的負成長之後,終於轉正。公司獲利也上揚。某些目標更見到了成果:煤與鋼鐵生產過剩的改善,以及房屋存量過剩也獲得減少。中國經濟在連續3季達到6.7%的年成長之後,無巧不巧,經濟學家對於2016年第4季的預測也來到6.7%左右。

然而,表面的穩定只是假象。種種風險隱藏在中國國內與國外。若不急起改革,投資人對中國的印象,將再度貶至中間之國(Middle Kingdom)的層級。

造成焦慮的一個明顯原因,便是潛藏的貿易戰爭。這得看川普1月上任後會怎麼做。但是緊張已經升高。因為中國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15年後,理應在2016年的12月,獲得完全市場經濟地位,卻遭西方世界反對。中國視之為打破承諾,因此一場以牙還牙的保護主義遊戲,將接踵而至。

另一個引爆點是貨幣。對於美國升息的期待,已經造成了強勢美元,對人民幣也將造成影響。同時,中國的公司和人民,對於外國資產需求之增加,又再度讓人民幣幣值下滑。政府為了減緩貶勢,所祭出的一項措施,便是資本管制。但這只會讓大眾更加期待,貶值是「買死單邊」(one-way bet),而使資金出走。除此之外,若是這些管控變成常態,將破壞大眾對於經濟的信心,也將阻止未來的投資。再加上川普的陳年老調,聲稱中國蓄意讓人民幣貶值,是為了增強其出口。因此中國政府正處於兩難,一項正確的總體經濟措施,將冒著貿易戰爭的風險。

停止「穩定」

就算中國的對外貿易關係是平靜的,國內經濟也因許多陳年舊疾而蒙上陰影。雖然政府曾矢言解決,但整個國家的「去槓桿化」卻尚未起步。若干政策(著名的有,地方政府發債代替借款)已讓國家債務更有支撐。但是這些債務的成長速度,仍是名目GDP (nominal GDP) 的兩倍。總負債在2017年,將達到GDP的近300%,對中國的薪資水準而言,這是前所未有的數字。中國人民銀行,由於擔憂債券市場的支撐力,近日緊縮了短期流動性。當小型企業有感之時,就會向大銀行借錢。

最後,不動產也常常是憂慮的來源。中國祭出了一連串令人困惑的政策,限制了誰可以買房子、在哪裡買,以及使用哪一種房貸。中國的領導階層僅用三言兩語,便形容了2017年的目標:房市將看不見「巨大震盪」。但是這些處置,已經引發慣性的房屋供不應求,進而推升大城市的房價至泡沫化,而這些城市也是經濟強勁的地方,至於較小型、經濟表現衰弱的城市,房屋則是過剩。倘若中國小心留意房價所帶來的訊息,它將會根據人口來調整不動產市場。然而,它目前正在進行的,卻是讓人口配合不動產市場。此舉將使人民—特別是低收入者,被逐出大城市。

要應付這些難題,極度的困難。因為此時,政府比平常更不願意冒險了。2017年秋季,中國共產黨將舉行每五年一次的全國代表大會(今年是十九大),預料總理習近平將鞏固他的權力。在此之前,北京不會願意冒險改革,因為如果失敗了,將破壞整個氛圍。

然而,追求經濟穩定將自食惡果。以與美國交涉為例,漸進式的改變醞釀了不少麻煩:對市場讓步,以及讓人民幣貶值,將加速貿易戰爭。若官方真要減緩中國的信用成長,整體經濟將立刻有感。當習近平要經濟成長來到6.5%左右之時,誰敢冒這個風險?投資人可能喜歡看似穩定。但是,為了避免明日的崩盤,中國應該接受今日的顛簸。

【此文為編譯文章,原文刊載於12月24日出刊之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文章標題為An obsession with stable growth leads to vulnerabilities in China。】
原文出處【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