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弘茂的善意橄欖枝,大陸應該看懂「門道」!

2017-01-19 6499

大家都相當地清楚, 兩岸關係發展是不會因為田弘茂的金門會面提議而有其積極性的政治突破,但選在這個時機提出則會有其難以言喻的無形功能與價值可以創造,至少是降低兩岸政治敵意螺絲繼續上升、減少雙方政治誤解與誤判機會的重要起點…

陳淞山/評論

海基會董事長田弘茂在媒體年終餐敘時表示,大陸海協會會長陳德銘曾三度訪台,還沒有去過金門,若時機合適,期待與他見面,或可考慮會面地點從金門開始,希望陸方慎重考慮。田更引用海協會前會長汪道涵提過的詩句:「海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盼雙方秉持初衷,讓兩岸關係低盪狀態早日獲改善,共同尋找和諧繁榮情景。

對此,大陸海協會隨後立即以「負責人士」名義表示,「九二共識」是檢驗所謂善意的試金石,大陸多次表明,只有海基會得到授權,向海協會確認堅決體現「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兩會授權協商和聯繫機制才得以重啟。他們強調,台灣方面和海基會應十分清楚造成當前兩岸陷入僵局和兩會協商機制停擺癥結是什麼,不解決是否承認「九二共識」這個雙方互動基礎問題,講再多話,對化解僵局都沒有意義。

上海台研所常務副所長倪永杰則認為,問題關鍵不在於海基會說什麼、或邀誰訪台,田的說法完全「避重就輕」,可能是海基會最近業務較閒,企圖在春節前說些好話、製造新聞,但繞開關鍵問題,就難打開僵局。

其實,田弘茂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間點以金門這個地點做為兩岸政治可能融冰的搭橋起點?是有其特殊的政治考量。畢竟,蔡英文總統剛從訪問中南美洲、過境美國回來,此時由田弘茂遞出對大陸的善意橄欖枝,意在表明台灣期盼能與美、中維持「等距關係」的政治交往及互動,這是蔡英文在這段期間與美方重要官員及重量級智庫人士接觸溝通並親自掌握川普總統即將上台前所可能面臨的其上任後對台衝擊的影響,所綜合而成的國家整體戰略方向的初步判斷及決策定位,台灣不希望也不想成為美、中對抗的政治棋子,更不願意因為兩岸關係的政治僵局與現況困境造成別人有可趁之機來破壞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與安全的現狀。

因此,田弘茂選在這個政治時機的「被授權」出手,不是因為農曆年將至「閒閒沒事做」的說好話或刻意製造新聞話題,而是有其特別政治意涵的維繫美、中關係的政治戰略布局思維,是蔡英文總統與美方「第一手」的互動及溝通交流後所體現的外交與兩岸政策的政略方向。

再來,金門在兩岸交流有其相當特殊的歷史意義,1990年9月12日兩岸紅十字會簽署金門協議處理偷渡客遣返問題,開啟兩岸接觸對話新局,繼之,台灣先後成立了國統會、陸委會與海基會,大陸則成立海協會,當時在過程當中也經歷了各種檯面上與檯面下的接觸溝通及磋商,這是兩岸破冰甚至融冰,進而逐漸走進兩岸和平發展道路與大局的重要政治歷程,金門對話與金門協議有其無法抹滅的歷史意義及政治價值。更何況,從台灣的角度出發,蔡總統當年在陸委會主委任內所推動的金、廈小三通也有其歷史性的政治貢獻,此在大陸全國台聯會長汪毅夫便曾對外表示肯定,說他當年在福建省副省長任內職司其事就「有所配合」,最後,小三通的順利推動與進行便在這種雙方所刻意營造的善意及模糊的空間下打破了兩岸的緊張對峙關係,逐步邁向兩岸和解互動的往來新局。

田弘茂會提議在金門和陳德銘見面,應該就是在此歷史背景下所做的政治考慮,金門是有可能作為520後兩岸恢復協商的中繼點,他當然也相當清楚卡在「九二共識」的關鍵點,此時的政治提議不會有多大的政治作用,大陸海協會或對台決策當局此時的回應也不會有好的臉色或積極的效果產生。但是,田所想要傳達的政治善意與打破僵局的和解態度必須清楚展現出來,他更認為不論兩岸的政治層面如何地困難難解,兩岸總要交流溝通,需要逐步用行動累積善意以增加互信,而選在這個時機提出這個提議本身,更是有效彰顯蔡英文總統想要積極維持兩岸現狀的政治決心與意志,並沒有因為與川普總統的電話寒暄或「英捷之旅」的種種過程及川普的即將上任有任何的改變或調整。儘管是政治的象徵意義遠遠大過於實質的政治意義,但其所顯露出來的政治善意避免對方政治誤判的結果及作用,在兩岸高層政治溝通管道還有所問題之際,絕對有其政治必要性與重要價值。

總之,大家都相當地清楚, 兩岸關係發展是不會因為田弘茂的金門會面提議而有其積極性的政治突破,但選在這個時機提出則會有其難以言喻的無形功能與價值可以創造,至少是降低兩岸政治敵意螺絲繼續上升、減少雙方政治誤解與誤判機會的重要起點,這是目前兩岸政治僵局未解、難解困境當中,以行動展現善意的「另類」可傳話性及可控性接觸溝通途徑,希望大陸方面能夠真的理解與尊重,則兩岸關係的未來發展還是有柳暗花明的政治契機可以期待!

【圖片來源:中評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