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川會的震盪效應才要開始

2017-04-12 2690

這是一次川普主導之賓主表現皆極為出色的成功會面。川普表示,自己與習發展了極優異(outstanding)的關係,並相信,很多潛在、不好的問題,將會消失。兩人第二天園內散步時的肢體語言可以證實兩人確實互動極為良好。不過,這只是序幕起頭,重頭戲還在後面。

朱駿 / 評論

在川普幾個月來對中國頻頻麻辣放砲的前奏中,習近平與川普4月6日與7日初次見了面。根據美國務卿對新聞界的簡報來看,會談主要重點落在經貿,但顯然習開場就談了「一中」話題,雙方在此議題上快速達成高度共識,令習滿意,以致不需多花時間,美方也未視此為重點;繼之以朝核與此次會談主軸的經貿議題,同時也觸及了海上自由航行的議題,但這不是會談重點。

這是一次川普主導之賓主表現皆極為出色的成功會面。川普表示,自己與習發展了極優異(outstanding)的關係,並相信,很多潛在、不好的問題,將會消失。兩人第二天園內散步時的肢體語言可以證實兩人確實互動極為良好。不過,這只是序幕起頭,重頭戲還在後面。

川普借敘利亞在朝核議題張大聲勢

由於敘利亞在會前以沙林毒氣攻擊自家百姓,川普下令,在美國當地時間4月6日晚間,他與習近平共進晚餐之前或同時,以「敘利亞政府使用化武,違反化學武器條約的義務,而且漠視聯合國安理會多年的呼籲」為由,對敘利亞發射巡弋飛彈。

這個飛彈攻擊命令應該是在習川會之前就預先下達的,川普的對外發言看來也是預先錄製的,這個命令對照他的「該有所作為」(Something should happen.)的發言,來得超常地迅速且倉促;但針對習川會似乎又是有備而來,頗有聲東擊西與項莊舞劍的綜合味道。恰恰好北韓在核武上的犯行與敘利亞在化武上的有些許類似之處,又故意在會前試射導彈挑釁,正好給了川普借敘利亞劍指北韓的絕佳時機與藉口,表示他在大陸不幫忙的情況下將採取單邊行動處理北韓核武的發言不是說著玩兒的。

北韓顯然已經是大陸必須處理的嚴重負擔

然而,劍指北韓就是劍指中國大陸,要大陸拿出具體行動,解決朝核問題到他滿意的程度,因此,會後派出航母打擊群駛向朝鮮維持壓力強度。朝核問題也是聯合國安理會決議過的重大問題,這個壓力落在大陸的肩上從人心(非國際法)的角度而言是有一定的正當性的,川普確實站在上風上手的位置。有大陸學者表示「如果金正恩仍執意核試,中方也只能放任美方採取局部軍事報復措施。」可見一斑。

由於大陸對朝核、薩德、韓國、乃至整個朝鮮半島的政策明顯失敗,進退失據,在朝核議題上,美國一旦發一點功,大陸都必須收拾後續負面效果,美方卻可迅速抽身,搖扇旁觀後效。顯然,這是美方可以產生外溢效果的絕佳切入點。所以,川普在往佛羅里達的飛機上,已經預告了北韓問題將與貿易問題會混在一起談。相信他早已發現,現階段在與中方交涉上,朝核議題比一中議題或台灣牌或南海牌好用。

就在會前,北韓又再度試射飛彈,等於奉送給川普現成的火熱話柄,為其助威。大陸方面肯定也早看清這一對自己不利的形勢,但面臨十九大10月即將要召開,令習近平必須處理好中美關係。習當面向川普表明:「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道出了內在主觀與外在客觀的實情。

在習川兩家互動熱情溫馨,同桌享受美食,談笑同歡的同時,俄國卵翼下的敘利亞卻吃美國飛彈,蒲亭斯人獨憔悴,氣得切斷熱線電話。川普可能諷刺地以大出自己意外的方式達到了離間中俄關係的目的。

只拉開了序幕,重頭戲還在後頭

不過,習近平與川普兩人都是出了名的不易相信別人的政治領導人,要在兩天真正達到關係極佳,讓中美關係就這樣取得重大的實質進展,應無可能。大陸學者所說習近平這次帶去的經貿大禮,「不但可為美國創造70萬工作機會,甚至可能達到百萬個,還包括進一步對波音飛機採購及開放大陸汽車市場。」顯然並不能滿足川普的大胃口。

是故,此會只是一個新的開始或轉折,真正的重頭戲在接下來將進行之「100天計劃」,雙方將就「外交與安全對話」、「全面經濟對話」、「執法與網路安全對話」、「社會和人文議題對話」四大領域進行談判。這些對話成果若是都能簽成協議,新的協議一定會比「第四個公報」更廣泛深入且具爆炸性。因此,這次習川的海湖之會的最終結果要等到這100天的談判結束後才能底定,我們只能拭目以待。值得注意的是,這次特別設置了「社會和人文議題對話」,這領域是大陸向來最不願讓外人碰觸的,這是否為十九大將在此領域有重大轉變的預告先聲?值得關注。

台灣必須重新務實定位兩岸關係

在中美或者中美俄博弈的賽局中,台灣是出不起上桌一賭的本錢的,這不表示台灣沒有本錢,畢竟兩岸關係與真正的國際關係性質大異,所需要的或可起到作用的能量性質也根本不同。在兩岸關係中關鍵的是可以發揮一種「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能量,不是國際大博弈中的大額現實利益。是故,台灣最大的本錢應該還是在自己不倚仗國際勢力的獨立自主,直接面對並處理兩岸關係,要懂得珍惜善用歷史資產,小心提升呵護民主活方式的發展,以這些綜合的條件作為基礎與大陸直接進行政治談判,才能找到著力點,找到著力點才能發揮作用力。

總的來看,這次的「習川會」其實是一場新典型之世紀大博弈的開始,是有可能重新界定世界秩序與大陸自身的情勢的。不論別人如何,台灣應要有務實務本的自我定位與作為,千萬不要有超過自己能力以外的遐想。